美妇迎合h系列 偷拍女老板内裤 啊…别 了漫

主心骨下定决定要好好做人,他们哥仨再想蹦跶也没那力气。

既然蹦跶不起来,那就从现在开始,陪太子读书吧。

这个过程无疑是痛苦而酸爽的。

衍哥有杳妹妹细心教导,而他们,只能靠自己琢磨门道。

三短一长选最长。

三长一短选最短。

都一样长就选C。

牢记这个万能口诀,陈劲惊喜的发现,以前基本全军覆没的英语单选题,居然可以靠这个蒙对整整四道。

出于好奇,他伸长了脖子凑过去看老大的卷子。

“衍哥,你对了几道啊?”

不待裴衍说话,陈劲一目浏览下去,想笑不敢笑,憋得肩膀抖成筛子。

看吧,认认真真做还不如蒙呢。

你敢相信,衍哥花半小时做的二十道选择题,一道没对?

然而事实证明,陈劲还是格局太小。

裴衍懒懒扔掉手中的笔,将身体往后一靠嗤笑道:“前面十道题没选对,但老子知道错在哪里,你知道吗?”

额。

错都错了,过后讲这些有卵用?

陈劲不服气,“要能把类似的题全部做对,才叫牛逼。”

话题一起,徐侃风也来了兴致。

“要不这样,我马上去网上找找,就衍哥错的那十道题,类似的再做一遍,如果全对,陈劲就把我们仨剩下的这个月午饭包了。”

噗。

陈劲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你明知道老子现在过得拮据,还来雪上加霜。”

就上周末下雪那两天,陪一美女去冰雪城,过后被硬拉着去逛街,不小心把他那张零用钱的卡给刷爆了。

陈劲他爹那边能看到消费明细,发现全是高端化妆水包包之类的奢侈品,气得脸都绿了,当场就冻结了他的银行卡。

败家子,老陈家有祖训,把钱花任何地方,都不能花在外头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身上。

他这次是真触了老父亲的逆鳞。

说起都是辛酸泪。

徐侃风当时笑到面部抽筋,觉得那小子分明就是衰神附体。

唯一一次单独出去跟美女约会,就遭下了套。

果然啊,女人是毒药,碰不得。

想到这里,徐侃风又下意识摇了摇头。

也不全对,就如杳妹妹那样的,可比毒药还厉害千百倍。

能让横行了十几年的魔王甘心好好做人,这世上恐怕找不出第二个。

最近南方寒流涌进,学校人性化的将晚自习时间缩短了半小时。

姜书杳收拾好书包和唐醒一起下楼,经过二班教室时停住步子,“醒醒,我要等人,要不你先走。”

那妞儿贼兮兮的一笑,“什么时候换成你等他,而不是他等你啦?”

想当初,裴老大就跟个舔狗似的,每晚堵在校门口守株待兔。

时过境迁,貌似杳杳对校霸好了很多耶。

唐醒突然萌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难道两人在……

思绪间脑袋被人用手软绵绵的拍了下。

姜书杳气定神闲的道:“别瞎想,没有的事。”

哦。

也对,杳杳如此冷静的人,早恋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在她身上的。

唐醒想通后,干巴巴补充了句:“其实我觉得只要不影响学习,早恋无罪啊,就当提前适应今后的社会男女关系咯。”

纵使姜书杳再淡定,听完这妞儿有理有据的话,也忍不住笑了。

喜欢,是人类出于本能的一种心理性·行为,没有对错可言。

只是大多早恋的学生都避免不了精力分散,从而导致成绩下滑,学校作为教育者一方,自然要负起应有的责任,想方设法去杜绝这种风气。

早恋没错,学校亦没有错。

就算以此展开辩论,互辩双方也永远分不出绝对的胜负。

美妇迎合h系列 偷拍女老板内裤 啊…别 了漫

唐醒走后,姜书杳放轻脚步从后门踏进了二班教室。

与上次相比,二班真的变化很大。

角落里不再是垃圾堆成山,黑板没有乱涂乱画,甚至每个人的课桌上,堆砌的书本都相对整齐了不少。

姜书杳进去时,几颗脑袋凑在一起不知在干什么。

她没贸然打断,只安安静静地站在他们身后听。

徐侃风说:“这道题我做过好多次了,明显就选B嘛,衍哥是对的,一定是答案错了。”

陈劲反驳道:“我觉得答案没毛病啊,C这个长得与其他选项都不同,是它没错。”

“不对不对,铁锤了选B。”

“那你拿出证据来,为什么选B,能把我说服了,算你厉害。”

两人吵吵嚷嚷,被围在中间的老大显然有些不悦。

裴衍烦躁地松了松领口,“都他妈围着老子做什么,滚一边去!”

这暴脾气。

姜书杳无奈地笑了。

女孩短促的笑声打破闹哄哄的场面。

陈劲转头一看,眼睛瞬间亮成大灯泡,“杳妹妹来得正好,快快快,我这个月要不要卖脸就全靠你了。”

姜书杳走过去,顶着某人平静的注视,拿起卷子看向他们刚才讨论的那道英语单选题。

“应该选B,on,表示时间,后面接具体某一天。”

说完,她又简洁明了地给四人讲了遍in、on、at三个介词的区别与用法。

短短几句话,一下子让陈劲醍醐灌顶。

乖乖,他好像突然就变聪明了。

然而一阵沉默后,裴衍从座位上起身,面无表情地收拾好书本,直接拉着女孩往教室门口走。

“唉唉唉,衍哥你别这么小气啊,再让杳妹妹给我们讲讲其他语法呗,我这还有好多问题。”徐侃风如饥似渴地跳下椅子,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老大走的飞快,背影几乎毫无留恋。

“要补习自己花钱请家教去。”

甩下这句,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彻底消失在了三人目瞪口呆的视野中。

徐侃风颓然道:“衍哥好幸福,我要是也能拥有一个学霸小仙女就好了。”

眼见着距离高考越来越近,他离本科线还差好大一截呢。

考不上大学,就要被徐家撵出国去自生自灭,以后他这一穷二白的身板该怎么活。

身后徐侃风极力挽留的叫声确实可怜。

姜书杳边走边好奇地仰起头问身边人,“你们怎么一下子都变得这么爱学习啦?”

女孩语气含笑,还带着那么丝丝的打趣。

裴衍淡淡睨她一眼,“我为什么变成这样,你心里没数?”

好吧。

她鼓了鼓小脸,其实主要是想问其他三个,这家伙愣是只往自己身上扯。

“杳杳。”

“嗯?”

“距离高考只剩六个多月,你帮帮我。”裴衍轻声的说。

姜书杳脚步顿住,抬眸怔怔瞧着他。

认识他的十几年里,这是第一次听他用如此无力的语气对她讲话。

她眼睛发涩,像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

夜风拂过,带起周身深深的寒意。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1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