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咬牙,手指掰开了洞口的嫩肉 疯狂c肉高H

她不觉得冷,心窝处却燃起一团温暖的火苗。

姜书杳收回视线继续往前,唇边荡着浅浅笑意,她柔声应道:“好。”

两个人为着同一个目标而努力,这种感觉真好。

阿衍,我会帮你,也愿意相信你。

寒冷的十二月在高三学子一摞又一摞的卷子里过去了一半。

央津预考的时间在本周六,截止周五晚间,姜书杳完成了预考作品的最后一笔。

每个画者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枚小印章。

在画布左下角盖上姜书杳三个楷体小字,女孩明亮的眼睛静静注视了作品一阵,缓缓松出口气。

这是一幅朝日图。

就像她重新执起画笔一样,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也即将迎来新的希望。

姜书杳,你要加油。

周六清晨,会展中心大厦耸立在灰蒙蒙的雾气中。

蓉城今天又是雾霾橙色预警。

身旁这位大少爷已无形间被她熏陶,知道何为节俭,何为绿色出行。

两人几乎没作商量,各自从家里戴了口罩出来,在门口汇合,然后默契地一路走到站台,搭乘免费公交。

递交作品的地点在会展中心二十三楼,今天恰好遇到兰博车展,电梯口排满长长的队伍,整个大厅被前来观展的人流堵得水泄不通。

姜书杳有些焦虑,望着前方阻断的通道,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进得了电梯。

还剩半小时,她偏过头朝裴衍道:“你在外面等我,我直接走楼梯上去。”

女孩眼里亮晶晶的,丝毫没被二十三层楼给吓着。

裴衍哪能容她胡闹,语气沉沉:“待在这儿别动,我去趟洗手间。”

“?”

姜书杳干巴巴地瞅着某人离开,眼皮直跳。

那家伙这种时候去洗手间,绝对没什么好事。

他要干嘛。

很快有了答案。

大约五分钟过后,大厅里人群突然躁动起来。

即便站在大厦外围,也能清晰地听到里面那一阵阵急促刺耳的烟雾报警器响铃。

“……”姜书杳木讷地转动了下眼珠,看着安保人员开始紧急的疏散人流。

她站在落地玻璃门外,眼睁睁看着先前还人头攒动的大厅,短短几分钟就清空一片。

接着,一个西装革履疑似大厦经理的中年男人走到前台。

“赶快让师傅过来检修电路,整栋楼的报警器都响了,应该是人为破坏。”

听到人为破坏几个字,姜书杳彻底慌了神。

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一只大手牵住走进了大厅。

那家伙神出鬼没,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

她僵硬着身体跟上他的步伐,心虚到没边儿。

大厦经理以为是自己眼花,看了一遍又一遍,确认再确认,发现居然真是他们至臻的小裴爷。

会展中心是早年间政府与企业合作开发的楼盘项目。

出资最大的一方,就是至臻。

所以从一定程度来讲,这栋楼的归属权为至臻所有。

经理不知道什么风把这位给吹了来,焦头烂额之际,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招呼他们太子爷。

姜书杳紧张到手心出汗。

那中年男人脸上的笑才刚露出一半,裴衍将目光淡淡扫向对方,“二十三楼,刷卡让她上去。”

经理的思绪短暂凝滞一秒,连忙点头:“好好好。”

前台人员接到指示,拿着梯卡小心翼翼地走过来。

少年不耐烦地催促,“动作快点。”

时隔至今,这小魔王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躁。
一咬牙,手指掰开了洞口的嫩肉 疯狂c肉高H
经理忍不住抹了把汗,偏头斥责:“赶紧的,让你们平时别穿那么高的高跟鞋不听。”

突变的画风让姜书杳云里雾里,却又有点莫名的搞笑。

她抿了抿唇,进电梯前下意识朝裴衍看去。

少年黑色短发利落,单手插袋站在电梯门外,脸上没什么表情,眸底却温和一片。

他缓缓的低嗓令人安心。

“我在大厅等你。”

央津预考现场,非考试人员不得入内。

具体流程是,先要递交作品,然后按照编号依次进到考场与考官进行一对一面试。

考官会问及考生的一些个人基本信息,创作的灵感来源,以及作品背后想要传递的意义与价值。

姜书杳从小学习画画,国墨水彩与西方油画都涉足已久。

考官老师拿到这幅《朝日》,目光移到画上的瞬间,眼睛里的惊赞一闪而过。

今年报考的学生有很多,让人记忆深刻的作品却寥寥无几。

而眼前这幅,堪能称得上佳品。

考官掩下神色,抬起头看向端坐在对面的小女孩,露出个温和的笑来。

这场预考比想象中的顺利,直到走出考场,姜书杳还在细细琢磨刚才考官问她的问题。

全国优秀的美术院校那么多,问她为什么会选择央津。

她的回答由心而生。

喜欢央津全然靠着骨子里的那股使命感,那是她从小的梦想,即使过去十几年,这份初心仍旧不会改变。

这听起来很像千篇一律的官方式回答,大概十个考生有九个都会如此说。

然而考官的反应却令她意外。

对方沉默几秒后,摘下眼镜回复了她三个字:“很荣幸。”

那刻她不由自主地笑了。

像是得到了某种认可,尽管这种认可隐含又深奥。

她下去的时候,大厅里只剩下裴衍一人站在电子屏幕前。

他侧身而立,锋冷的脸部轮廓与这高端商务楼高度吻合。

姜书杳不由幻想着,将来有一天裴衍穿上正装该是什么样子。

褪去年少不羁,他未经世事打磨的身躯,能否承担起偌大的至臻集团。

她想要他这辈子都快快乐乐的,同时又不得不狠下心去鞭策他。

希望她的少年,在风雨中练就一身铁骨,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奋发往前,永不止息。

姜书杳要陪着裴衍一起,相互见证,彼此成长。

“我们走吧。”她来到他身旁,用指头戳了戳他的手背。

裴衍垂下眸子摸了摸女孩的脑袋,牵起她的手走出了大厦。

经理站在门外凝视良久,直到那两道身影逐渐远去,他才狐疑地自语道:“电路没问题啊,少爷是怎样做到让整栋楼的烟雾报警器同时响的?”

商务部小曾急匆匆跑过来。

“李经理,展销会那边在催,问什么时候可以——”

说到一半被经理打断,“来这里工作你要谨记一个原则。”

“得罪客户都不能得罪刚才那个人,知道吗。”

半小时前,小曾好几次想说展销会的事都被经理拿眼神制止。

他就很好奇,那个故意破坏烟雾报警器,导致大厦被迫清场,整个大厅的人都得小心伺候着的少年,究竟何方神圣。

像看出他的迷惑。

李经理临走前拍拍小曾的肩膀,“再等几年,你去至臻官网上看,CEO那栏是谁的名字。”

“……”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17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