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仙君楚晚宁大殿上开车 伦欲短篇小说TXT

不知道那人在干什么,姜书杳有些好奇,转过头去看他。

这时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

她眼前一晃,整个人已经被某人用手拎了出去。

“想要签名还不容易,找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全方位无死角的给老子签可行?”

“……”

裴衍拎她的姿势有些变态。

脑袋受重心影响只能朝下,加之听完他的虎狼之词,只觉一股血气直冲脑门。

“你放我下来,你是魔鬼吗,跟我说这些话。”女孩手脚并用的挣扎。

钥匙开门进去,双腿总算在玄关处着地。

她涨红了脸狠狠瞪他。

灯没开,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

但面前人的眼睛比这夜晚更黑。

她看不清裴衍脸上是什么表情,只知道被那双眸子逼视的灼人。

而后,他的手慢慢抬起,微凉的手指轻轻划过她脸颊。

暗哑的嗓音仿佛从海底传来,“杳杳,我只是你一个人的魔鬼。”

姜书杳微微发怔,抿了抿唇正想开腔,头顶的灯一下子亮了。

起初她没有发现屋子里有什么不同。

直到一丝夜风从窗户钻入,她敏锐地闻到空气中,有那么丝丝似曾相识的味道。

姜书杳缓缓转身,迈开步子走到了客厅。

眼前的景象让她恍然失神。

此刻看到的一切,比当初裴衍凭空给她变出一间画室更为震心。

墙上挂满了画,水彩画,素描,油画,有她四岁时的涂鸦,五岁时的参赛作品,六岁时的竹石图,七岁时的滕王阁写生……

这些画早该随着十年前那场地震,掩埋在老宅破碎的废墟里。

可现在,它们全都活生生摆在自己的眼前。

许久许久,她偏头看向不知何时站在身旁的裴衍,问他:“那一年,你真去过民乐?”

民乐位于蓉城边上的一座小镇。

小时候爸妈工作刚起步,她跟着祖父祖母在那里度过了一段幸福的童年时光。

但一场地震,让民乐从此失去了生机。

后来经济得以恢复,蓉城迅速发展,民乐不再重建户宅,现在已是一片繁华的旅游盛地。

可这些画,她曾经因为失去它们,而哭闹了无数个晚上。

那时的少年青涩懵懂,为了哄她开心,放出狂言说要帮她找回来。

地震过后,余震不断。

他真就瞒天过海,单枪匹马地杀到了民乐老家。

七八岁的年纪,并不懂得为何生命可贵。

姜书杳犹记得,当少年满身污垢,滑稽的站在她面前说:“对不起,我没找到你老家的位置。”

那刻她竟破涕为笑,开心多于了失望。

她在想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啊,明明去过好几回,居然连她住哪儿都找不到。

直到后来,她跟随父母重返故土,远远望去一马平川,哪还有地震前家火通明的样子。

她才蓦然明白,不是裴衍笨,而是从前的民乐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一晃十年,少年褪去青涩,身上多了几分不知天高地厚的羁荡。

也在她十八岁成年这天,将小时候未实现的承诺,就这般毫无征兆地,惊喜奉上。

原来那家伙找到了画,只是故意藏着不给她。

好恶劣。

女孩尚还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中,裴衍漫不经心地从她身后路过,朝露台外走去。

他从储物柜里拿进来一个盒子,放在桌上,示意她:“打开看看。”

嗯?

还有礼物。

女孩的样子过于意外,似乎以为今晚的惊喜仅止步于墙上这些画。
踏仙君楚晚宁大殿上开车 伦欲短篇小说TXT
裴衍神色倦懒地仰靠在沙发上,目光灼灼的看她。

总有种错觉,他今晚似乎很累。

姜书杳慢慢走过去,蹲在茶几前,没急着去打开盒子,先将视线转向裴衍。

她心有迟疑,试探着问:“里面的东西,值多少钱?”

大概上次那幅《夕辞》是真让她印象深刻,以至于,此刻就如解密潘多拉宝盒一样,除了紧张,只剩忐忑。

她如此反应,裴衍实在再难坐得住。

他大手一伸,直接将人拎到沙发上。

俯身过去三两下将礼盒外的丝带拆开,从里面捞起一件裙子。

姜书杳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结结巴巴道:“你,你居然给我买这个!”

天知道,她已经整整六年没穿过裙子了。

而导致她不敢穿裙子的罪魁祸首,正是身旁这位。

六年级的时候,裴衍有一次拿毛毛虫吓她,打闹间不小心把她裙子给撩了起来,然后……

虽然穿了安全底裤。

但她幼小的心灵还是受到了很深的创伤。

那件事姜书杳羞于告诉父母,曾有一段时间见着裴衍就跑,躲他躲得远远的,连和他说一句连贯的话都觉困难。

某人的所作所为,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

所以,从此是打死也不愿意再穿裙子,打死都不。

女孩视死如归的表情,把裴衍逗得哭笑不得。

他眯着眼捏住她下巴,低声命令道:“进去换上,老子要让你走出那段心理障碍。”

姜书杳使劲摇头,眼神充满抗拒。

“谁要穿你的裙子,别逼我跟你绝交!赶紧拿走!”

呵。

裴衍饶有兴味地扯了下唇角,“杳杳,你都成年了,还揪着小时候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放干嘛,乖,去换上给我看看,尺寸合不合适。”

冬日夜晚,他说话又苏又沉。

她觉得自己快要疯掉。

姜书杳从他魔爪下抽身闪到一边去,咽了咽口水,“礼物我收下了,以后时机成熟我再穿行不行。”

小丫头有进步,知道采用迂回战术。

裴衍也没真打算强迫她,寡淡地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扫兴。

看看时间,还差一分钟到九点。

门铃很准时的响起,店里订的蛋糕到了。

裴衍起身去开门,余光里女孩的身影一晃而过。

她动作极快的将茶几上那条裙子收入盒子拿进了卧室,生怕他再生出什么魔鬼心思。

如果老天爷提前告诉她,成年之后将面临种种惊悚,她决计不会对这个晚上有丝毫期待。

但在看到桌子上的慕斯蛋糕后,发现过生日也有过生日的好处。

就如对着蛋糕吹蜡烛许愿的仪式感,是其他任何时候都无法体会到的。

两个人吃八寸的蛋糕有些为难。

裴衍不喜甜食,却还是硬生生陪她吃了好几块。

剩下的蛋糕,基本被她用手抠起来抹在了裴衍脸上。

那家伙也不反抗,由着她一坨一坨地往他脸上敷,一副今晚你是老大你开心就好的姿态,坐在餐桌前懒懒发笑,一会儿就变成了张大花脸。

父母不在的日子,姜书杳没想过她和裴衍的关系,能突飞猛进到这种地步。

尽管不可思议,但她坦然接受。

十点多的时候,父母打来视频电话。

裴衍顶着个蛋糕脸,帮她将视频接到电视上,省得她一直握着手机累。

屋子里静悄悄的,朱韵问闺女:“阿衍不是在陪你一起过生日吗,怎么没见着人?”

姜书杳拿余光斜视了旁边一眼,要笑不笑。

那家伙没露脸,隔着屏幕依次喊了声干妈和姜叔。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1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