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让人有反应的小文章 夫人多妩媚白玉钩

临走前朱韵告诉丈夫:“幸好那些画还没蒙尘,一切都来得及。”

姜庭松能感受到妻子这短短几天心境的变化,然而分别在即,他一个大男人止不住地眼眶发红,那刻无论谈及怎样的话题,都显得沉重不已。

孩子将来的路总要她自己去走,父母能给的只有引导与陪伴。

可经历这番磨难,姜庭松算明白。

其实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关了整整半月,对门那家伙最近也开始心浮气躁。

有一次无意听到陈劲在游戏里咆哮,说在家待着都快生霉,想骑摩托车去兴隆湖大道上狂飙几圈。

裴衍仰躺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微眯的眸子里划过明显的心动。

她当场警铃大作,走过去一把夺了他的手机,冲陈劲那头道:“兴隆湖飙车是吧,你们怎么不上天。”

“……”

女孩嗓子温吞,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口齿异常清晰。

陈劲巴巴地将手机合上。

他给忘了,衍哥现在是有人管的。

真是大意了。

看着沙发上那坨,姜书杳顿然又没了脾气:“医院本来就床位紧张,你们还一个个的争着往里送。”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难道他们不知道。

裴衍懒懒掀起眼皮,反问:“那我这种每天串门的,算不算给社区添乱?”

她:“……”

女孩定定看了他一阵,转身进了书房。

“从今天开始,自己回去好好待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爱怎样怎样。”

客厅安静两秒。

裴衍烦躁地揪了把头发,从沙发上站起来。

妈的。

又说错话了。

他走到书房外去敲门,“杳杳。”

“出来。”

“我给你看样东西。”

里面无人应声,他再敲。

姜书杳根本不想理他,戴着耳机练习英语听力,完全无视门外的魔音。

她知道那混蛋耐心不好,坚持不过五分钟。

一小段听力结束,果然门外已经没了动静。

整个下午,姜书杳沉浸在密密麻麻的练习题里,等脑子累了,就去画室画几笔水彩,权当做放松。

直到夜间七点,外面已经黑透,也没见裴衍过来吃饭。

她拿出手机发微信过去,也久久无回应。

很好,不来就不来。

她才懒得管他。

姜书杳面无表情地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拿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疫情期间,许多综艺都停播。

唯一用来打发时间的,就是把之前落下的热门电影一部部的补上。

《速度与激情5》才看不过几分钟,电影里就出现男主人公与反派飙车的场面。

她冷不丁的汗毛直立,拾起手机就跑出了门。

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她来敲门。

姜书杳自然不会边敲边喊,第五下的时候,她果断转身回了家,把钥匙找出来。

开门后,迎面而来的黑暗。

看着满室冷清,几乎瞬间应证了她的猜测,那家伙居然真不知死活地跑出去飙车了。

姜书杳无力的泄气,伸手去摸索墙上开关。

手指刚要触碰到玄关处的按钮,浴室那边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黑暗中,她听到少年清淡的嗓音:“应该是跳闸,站着别动,我来弄。”

那混蛋在家!

姜书杳抿了下唇,觉得自己有些关心则乱。
看了让人有反应的小文章 夫人多妩媚白玉钩
她不知道他家的电闸阀门在哪儿,只能听话的站在原地。

少年带着沐浴后清香的身体从她面前走过,窸窣一阵后,客厅亮起了灯。

光线恢复,姜书杳下意识望向沙发旁的人。

只一眼,吓得她迅速将眼睛移开。

裴衍没穿衣服,只在下面围了条白色浴巾。

他发梢还滴着水,腹部肌肉紧实,流畅的线条一路往下,姜书杳不敢再想,随即反身朝门口走。

“快八点了,收拾完就过来吃饭。”

女孩脸颊绯红,说话时声音略显异常。

灯光下裴衍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黑漆漆的眸子看着女孩逃也似的离开,唇边荡起隐约笑意。

他差点忘了,公主年满十八,已成年。

刚刚害羞的样子,真他妈·想抱住她亲一口。

裴衍脑子里装的都是废料,就算成绩上升九十九名,也掩盖不了他魔鬼的本性。

魔鬼强吻公主,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这魔鬼,太爱公主。

他怕她被吓出心里阴影。

九点的时候,姜庭松从社区做完志愿者工作回来,附带去药店买了消毒液和酒精。

家里食材充足,趁着两孩子复习功课的时候,他去厨房煮了些汤圆端进书房。

姜书杳正给裴衍讲一道物理题。

闺女手里握着笔杆,认真地在草稿纸上画着受力分析图,思路清晰,耐心十足。

再看坐在一旁的裴衍,那小子短短两月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仅老裴,就是他这个做叔叔的,看在眼里也甚觉得欣慰。

朱韵说得对,孩子们都长大,也都懂事了。

在这节骨眼上,他们知道如何按照有序的计划来学习,疫情并没有打乱节奏,反而让生活变得更平静。

三月来临,万物复苏。

疫情在达到爆发峰值后,总算一点点地呈缓和趋势回落。

随着每日新增感染人数的减少,全市各地按照高中、初中、小学的顺序,开始有条不紊地恢复返校上课。

返校前一日,姜书杳跟着裴衍去社区做核酸检查。

也是在这一天,央津自考办公室发来邮件,正式将下次复考的时间确定为三月下旬。

姜书杳看着邮件怔怔发呆。

她梦寐以求的首都,如今同样被疫情的阴云笼罩。

明明现下还站在蓉城这片故土上,可一想到母亲归期未定,几月后她却要离家奔向遥远的北方,心头的那股不舍,浓烈到快要淹没她看到央津邮件的所有喜悦。

思绪间,手机被身边人抽走。

她不明所以地望向裴衍,见他神色淡淡地瞥了眼屏幕,低声问:“怎么不高兴。”

姜书杳不知道该怎样对他讲。

酝酿了良久,才轻轻道:“我担心检查结果是阳性。”

这种时候,她难得还有心思一本正经地开着玩笑。

但谁不担心呢。

近期出现了好几例无症状感染者,现场估计没人能百分百保证身体没毛病。

遇着事,女生总会比男生容易多愁善感。

裴衍大手拂过她的发顶,嗤了一声:“怕什么,就算进重症监护室,也有老子陪着你。”

还是漫不经心的语气,听在耳朵里却让她鼻子一酸。

“医院已经很久没传回驰援人员的信息了,你说我妈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上次视频都还是十天前,过去这么久,也不知道那边怎样了。”

大抵是又触到了女孩的心事,她说近几天老是做奇奇怪怪的噩梦,都是与她母亲有关。

裴衍不懂得安慰人,沉默一阵后,替她分析:“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你见华仁每次传回来的讯息,有几条是好的。”

看着他冷静的样子,姜书杳恍然间产生种错觉。

有时候,身旁这家伙给她的安全感,竟比她亲爹还足。

没由来的,她就觉得他说的话很有道理和信服力。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18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