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黄小说 桃乃木香奈无码番号

闻言,周围人也忍不住说起来。

“既然找到了,不如就找人吧。”

“那不得让她把钱吐出来?”

“对,今天不给钱别想走,一个外地人来我们这边撒野?成何体统?!”

“……”

江玉还在哭诉着,“你今天要是不把钱给我,你就别想把我奶奶的画拿走!”

然而,她的发言让在场的人都懵了。

不是抢钱吗?

怎么变成抢画了?

但即便误会了,他们是一个集体,二话不说就讨伐上了顾浅绵。

“小姑娘,赶紧把钱给人家,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对啊,还有你们毁坏的东西也要一并结算。”

“太过分了,不赔钱不让走!”

顾浅绵一脸懵,这些人团结的对方也太不讲理了吧?

墨锦琛眉头紧蹙,将人护在怀里,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迅速从四周涌来将一行人包围住。

“先生,太太。”

保镖人高马大,一身戾气,看的村里人一愣一愣的,下意识后退,内心发怵。

这不是作弊吗?

怎么还允许叫外援了?

有人挺的身子,弱弱道“太过分了吧?你们欺负我们还有理了?”

顾浅绵捏了捏眉心,望向同样看呆的江玉,“你的话什么意思?重新说一遍。”

被问到,内心发怵的江玉下意识后退,不过,一想到家里空空如也,她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你拿走我奶奶的画却没给钱!”

闻言,顾浅绵听明白了,来讹钱的。

那天她明明在场还插话了,现在来说她没给钱,这明摆了想讹她。

而且,让她无语的是,期间江玉竟然连她奶奶一句都没提到。

“江玉,有时间多陪陪你奶奶吧,做这种事情毫无意义。”

她话音刚落,周边有人壮着胆子道“不是啊小姑娘,你没给钱把人给人怎么了?这不是应该的吗?”

她顺着声音寻过去,这些人明明知道她已经给钱了,却还是偏向江玉这边,这品行着实奇葩。

许是被她看的心虚,男人立马退了出去,不再说话。

“江玉,适可而止吧。”

江婶听到消息匆匆赶来,看着周边熟悉的人,心里一阵阵发寒。

可别因为这些人而失去了顾浅绵这个大老板,他们能不能发展的起来大部分都指望她了。

“顾总,您没事吧?”她讪笑,这些人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您别介意。”

“谢谢,不过我也想弄清楚我到底给没给钱。”她抬脚,刚要走向江玉却被男人拦下。

“别靠近她。”

她点头,“江玉,你说我没给钱,你有证据吗?”

“都是现金交易,我怎么可能有证据?!”顿了顿,她又道“我是没有证据,但我有人证,那天来的人都是我的证人。”

刚好,那些人今天也都来了,听到江玉叫到他们,纷纷顶着胆子站了出来。

“对,那天我们都没见到你给钱,拿了画就走了。”

“对,那天江玉叫我们的时候,我们说你只是去取钱了,谁知道是我们单纯了,还害的江奶奶受伤。”

“要不是我们没有录像,我看你还能不能狡辩!”

随着几人的愤慨发言,周围人的情绪也纷纷被调动,哪怕他们是钱已经付过了。

到时江玉只要拿到钱,他们还怕分不到一杯羹吗?

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斗不过他们。

正当所有人都势在必得的时候,顾浅绵笑了,“你们确定?这些话说出去你们都要负责。”

“废话,难道我们还能坑你一个小姑娘不成?!”

“哎呀,你们这些人怎么这样啊?”江婶气的半死,“你们会遭报应的!”

“江婶,她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要偏向她?”江玉哭诉,看向她的目光像是仇人一样,“你是不是收了她的钱才这么说的?”

“你这孩子怎么品性这般差劲?”

“江婶!”她打断她的话,“要是拿不回这些钱,我奶奶怎么办?”

“可人家钱已经给你们了。”

而且,她还听说当初顾浅绵还提醒了他们,江奶奶是懂了,可江玉不懂,恨不得把自家有钱的事情告诉所有人。

不遭贼才怪!

“江婶,你别管了!”江玉铁了心要拿钱,“你直说给不给,否则,这个村子你就别想走出去了!”

“你试试?”

男人阴冷的声音响起,深邃的黑眸似蕴育了万年寒冰,周边的气压一下子低到极点。

周围人都忍不住后退,更别提江玉,看都不敢看眼前如同王者般的男人。

但拿不到钱她不甘心!

不是一百一千,正正一百万啊!
高黄小说 桃乃木香奈无码番号
是她一辈子都触及不到的高度。

“没事,刚才的话倒是提醒我了。”顾浅绵冷笑,“正巧,我习惯交易时录像,那天的事情全部录进去了,事情到底是怎样,看看不就知道了?”

江玉脸色一白,录像?

不会吧?

那天她可没看见手机啊,这人应该是在炸她吧?

一定是!

她强装镇定,“好啊,那就看看,你要是拿不出证据,你不止要付我画钱,还要赔我精神损失费。”

“那你呢?你能给我什么?精神损失费?”

闻言,江玉蹙眉,“我为什么要给你?奇葩!”

她没说话,男人却冷嗤,“要是我们拿出证据,给不给不是你说了算。”

男人一说话,江玉又怂了,这男人虽然好看,但总觉得太危险,稍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把之前交易的录像调出来。”

“好的太太。”

不一定会儿,保镖很懂事,没有用电脑播放,而是用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投影放出来。

看着熟悉的走向,江玉震惊了,吓得差点尿裤子,还真有?!

冷汗开始从掉落,眼看着最关键的一步马上就要到了,好面子的江玉恨不得晕过去。

而刚才还振振有词作证的人也羞愤的慢慢退出了人群。

江婶看见这一幕,叹息的摇摇头,不作不死,江玉这是罪有应得啊。

“够了!”

烈日下,差点晕过去的江玉咬牙喊暂停,恨恨的盯着顾浅绵。

“真是好心计!”

顾浅绵勾唇,没理她,“刚才不知哪位说我损坏了东西?有证据可以拿出来,没有的话,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江玉眼前一暗,不甘心又不敢继续,转身就想离开,然而刚踏出去的那一下被保镖拦下。

“赛斯先生,安然先生是一个很纯粹的人,他并没有因为我没钱,而他有钱就对区别对待我啊,我对他不仅仅是感谢,而是尊敬!懂了吗?赛斯先生,不管你们说什么,都改变不了我对安然先生的看法!”

赛斯还能说什么,今天的采访糟糕透了。

从一开始那个美女,到现在的玛薇,开了个坏头,然后一个失败的结尾。

他想带节奏,但完全没带起来。

从玛薇房子里出来,赛斯才反应过来,人家连一杯咖啡都没给,那个小姑娘更是没有回头看他们一眼。

显然对他们很不满。

节目播出后,玛薇的话引起网友的热烈讨论。

对于安然所做的一切,大家这才知道,玛薇当初只要了50万,而她的心里价位其实只有30万。

是安然自己主动加钱,那这个事就不能说人家目的不纯了。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结果是好的,就跟最开始的那位女士说的一样,有个好结果不就可以,何必要在乎人家的出发点是什么呢?”

“连当事人都很对安然先生很尊敬,那些人还有什么资格质疑安然老师,钱给多了有错了?”

“对,如果只是给了100万,也许大家反应还没这么大,但给了200万,你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吗?多少人心里遗憾,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的老婆老公,他们妒忌他们羡慕,所以他们要攻击安然先生的行为。”

“其实,我觉得赛斯就一直没按好心。”

“还有什么可说的,虽然现在娱乐圈的事,我看不太懂,但如果可以的话,看电影我一定会去AMR院线,毕竟人家有责任感!谁也说不好自己以后会出什么事,譬如说枪击案什么的……”

西洲是世界上持枪人数最多的国家,街头经常发生枪战。

还有一些对生活不满,心理变态的家伙,将情绪发泄在社会上,经常会选择公共场合,电影院就是这些事情的高发地。

那人说一点不夸张,这是个大家需要考虑的事。

毕竟万一发生这种事情,电影院都会第一时间撇清关系,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你能有个几万块,多的十来万就不错了。

打死打残,全部听天由命。

可在AMR就不一样了。

换句话说,安然给钱大方,但他也会因此而加强影院的各方面安保问题,杜绝这些事情发生。

赔一个两个他受得了,赔的多了谁受的了?

没谁是神经病,希望发生不好的事情,但万一发生了,在这里就多了一层保障。

这话放在夏洲,估计大家笑笑就过去了。

因为夏洲是全世界最安然的国家之一,跟西洲的危险性比起来,强出一百倍去。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2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