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乳环奶牛校花小说 Sm俱乐部重口小说

男人叹息一声,随即长腿迈开,兀自踏进叶府大门。

莫风急忙跟上。

得亏姚淑婉不是个爱出头的人,听说叶长青和许氏拿着长棍短棒来找自己麻烦的时候,她没想着要开门迎敌。

而是想办法躲着,不跟他们硬碰硬。

毕竟……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道人家,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正急得团团转之际,听到院门外传来女儿的声音。

“你们要做什么?!”

叶凤顷一身月白襦裙,气势凌人站在月光下,杏眸微眯,望着为首的许氏和叶长青。

周身透着股子肃杀之气,似笑非笑望着二人。

“不是都和离了么?还来做甚?”

上次叶长青来找麻烦的时候,她就给他用了点毒。

没想到,这人竟是个不怕死的!

提及上次的事,叶长青便气不打一处来。

“逆女!我是你父亲!你居然对我下毒!不怕天打雷劈吗?”

那次,叶凤顷送给他的毒,足足让他疼了三天,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的那种。

硬生生饿了三天,连口水都不敢喝。

好在许氏请的大夫是个厉害角色,配制出了解药,给他解了毒。

只不过……

他心有余悸,只要一想到那蚀骨剜心的痛,就不自觉的后怕,看到叶凤顷更加生气。

“老夫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不知孝道为何物的东西!”

许氏站在他身旁,看着气势凌人的叶凤顷,丝毫不掩饰眼底的恨意。

“你这小贱人,今天御花园里的事别说你不知道!分明就是你搞的鬼!”

“是你给柔儿下药,坏她名声!”

“你怎么这么恶毒!”

两人一上来就吧吧吧说了一大通,矛头直指叶凤顷,把所有过错都推到她身上。

叶凤顷可不是省油的灯。

上前一步,将翠儿挡在身后,冷笑着看向那对夫妻。

“叶长青,你扪心自问这么多年你给我买过几件衣裳?送过几件头饰?喂过我几次饭?我生病你知道吗?我难过伤心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如果你这样都算是父亲对女儿的爱护之道,那我也用这样的孝道还你,如何?”

说起原主的这位生父,叶凤顷就气不打一处来。

对女儿不闻不问,直接把她当空气,这样的父亲也叫父亲?

合着,他只需要颗精子就是尽了做父亲的职责?

叶长青被叶凤顷噎得接不上话来,气得呼哧哧直喘粗气。

“叶凤顷,不管怎么说,我是你父亲!是你的长辈!你给我下毒,这事儿怎么都说不过去!”

“今儿如果你还敢给我下毒,别怪我不念旧情!”

许氏急忙温柔的替他顺气“老爷,你可千万不能动气,保重身子要紧。”

叶凤顷只觉得好笑,仰天大笑。

“叶大人,你觉得活到现在,我还在意名声吗?”

“名声是个什么东西?能当饭吃?”

“你想怎么跟世人说就怎么说,我不介意!”

天底下最不要脸的人怕就是这叶长青了,他怎么有勇气来质问她!

许氏没想到叶凤顷这么不在意,看一眼叶长青,劝道“老爷,咱们别跟她废话,直接叫家丁动手。”

“我还不信了,打她一顿,这小贱人会不老实!”

叶长青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与其在这里吵嘴,不如直接打叶凤顷一顿来的畅快。

登时招呼家丁“动手!”

这些家丁在叶凤顷手里吃过亏,知道她的厉害。

但……

他们拿叶长青给的工钱,要养家糊口,纵然知道叶凤顷惹不得,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谁敢!”

就在众人小心翼翼上来准备围攻叶凤顷这际,慕容烈从天而降。

男人一袭月牙白,与叶凤顷并肩而立,眉目间透着冷绝。

他身后立着莫风和袁刚,二人皆是长剑出鞘的防御姿势。

性奴乳环奶牛校花小说 Sm俱乐部重口小说

叶长青再也没想到慕容烈会来,见到他的那一刻,狠狠愣了一下。

立刻俯身行礼“老臣叶长青,见过宁王殿下。”

自打知道这个挂名老丈人对叶凤顷不好之后,每次慕容烈看到他都想打人。

奈何……

碍着他宁亲王的头衔,不能随意打人,这才没有动手。

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叶长青,他冷冷一笑“本王倒是不知叶大人如此厉害呢,胆敢对本王的王妃手。”

他生的眉眼如画,这一笑,更是灿若春花。

只是……

笑里透出来的杀气让人心惊。

叶长青惊讶不已“王……王妃?”

“王爷什么时候有王妃了?”

慕容烈的王妃不应该是柔儿吗?

许氏一看这架势,摆明了是慕容烈要护着叶凤顷,急忙跪下大哭。

“王爷,你不管我们柔儿了吗?”

“你的王妃不应该是柔儿吗?”

其实……

她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心虚。

毕竟,今天御花园湖边的事大家都看见了。

慕容烈看向满脸泪痕的许氏“叶二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本王的正妃可从来不是叶依柔!”

现在,他无比庆幸当初顷顷逼着他拿掉叶依柔的正妃头衔。

否则的话,今日叶依柔还顶着宁王妃的头衔呢。

许氏知道今天的事叶凤顷脱不了干系,指着她“宁王殿下,柔儿之所以有今日,都是这个女人害的!”

“今儿的事,是她下的药,要不然柔儿也不会这般!”

“晚宴的时候,我亲眼看到她给柔儿下药!”

叶凤顷听到这里,真想撕烂她的嘴!

特喵的,这许氏挺会说谎的嘛!

这是看她老虎不发威,拿她当病猫啊。

“许氏,你少在那里胡说!”

虽然早就知道许氏不是什么好东西,如今听她颠倒黑白,叶凤顷还是很生气。

捋起袖子就要上前打人。

你说这许氏,人坏也就罢了,嘴巴也这么坏。

明明是叶依柔要算计慕容烈,叶凤顷把酒杯给换了,到了这会儿,竟然成了叶凤顷给叶依柔下药。

天可怜见!

这是赤果果的污蔑!

叶凤顷这爆脾气,当场就不想忍了,抬起脚就朝许氏走过去。

娘的,不揍她不行!

老娘也是有脾气的!

哪知道……

慕容烈拦住了她“顷顷!”

他见叶凤顷这般生气,心里头颇不是个滋味儿,拉住她的手“为这等人不值得!”

“莫要动气。”

紧紧抓着叶凤顷的生,不让她过去。

叶凤顷看他这反应,心头的怒火更重。

我去!

因为许氏是叶依柔的娘,他就这般护着?

一边用力甩慕容烈的手,一边朝许氏挪。

不蒸馒头争口气,今儿说不管说什么,她都要教训许氏。

可是……

慕容烈拉着她,不让她过去是几个意思?

又心疼小白花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2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