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粗口粗暴脏话 太紧太深了受不了黑人

“来来来,让我看看你大言不惭说这些话的时候脸红没有?”

“哎哟我去!你这脸这么白,一点儿都看不出来红啊,糊了多少层牛皮?你这技术好啊,糊了那么多层牛皮,外表竟然半点都看不出来。”

“我可得好好研究一下呢。”

说话间,走到叶依柔跟前,捏住她的腮帮子,用力往两边扯了扯。

“啧啧,你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的?”

“这也太自然了!”

叶凤顷嘴上说的都是些好话,实际尽是嘲讽。

叶依柔被她捏的脸颊生疼,抬手就去推她。

“叶凤顷,你不要太过分!”

也不知道那小贱人用的是什么手法,看上去只是在她脸上捏了两下,可她的脸却疼的要命。

最最关键的是――

她能确定自己的脸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疼的要命。

挣脱开叶凤顷的手后,急忙去捂自己的脸。

“你……”

“你对我做了什么?想毁我的脸?你可真恶毒!”

尽管她声音叫的很大,却也没什么人听见。

因为叶府早就一分为二了,东边是姚淑婉的地盘,西边是叶长青的。

她如今是在姚淑婉的地盘上,就算叫的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帮她。

叶依柔哭的梨花带雨,看向慕容烈“王爷,你不记得柔儿待你的好了吗?”

“你十一岁那年,被太监推入湖中,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救的你……”

越说越伤心,到最后干脆伏在地上,看上去可怜极了。

还把救慕容烈的事搬出来。

无非就是知道他是个重感情的人,想借此挽回些什么。

然而……

她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慕容烈虽然感念她的救命之恩,却也不是个是非不分的人。

今儿在御花园发生的事,他什么都知道了。

看着叶依柔楚楚可怜的模样,摇了摇头。

“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本王吗?”

“叶依柔,你竟然还敢提到和本王的情份,本王只问你你与恒王殿下苟且多久了?”

事发的时候,他虽然不在现场,但也离得不远。

很多人的议论他都听见了。

“叶依柔,本王与你从未圆房,你今日做下苟且之事,本应有落红,却是没有,你要如何解释?”

叶凤顷站在一旁,都要给他鼓掌了。

知道这人嘴巴笨,一向不喜欢和人嘴炮。

现在才明白这厮精明起来的时候,谁也别想骗过他。

忍不住冲他竖起大拇指。

行啊,不傻!

叶依柔没想到他竟问的如此直接,连落红这等隐秘之事都说的出口,当下心中一阵翻滚。

“我……”

“王爷,柔儿听说,许多女子未必初夜都有落红,宫里的嬷嬷也是这样说的,不信您去问。”

她与慕容奉早就勾搭在一起了,三年前就已经非处子之身。

之所以这样说,无非就是骗慕容烈。

他就开了一回荤,能知道个什么?!

这七年来,他一直在外征战,哪知道她的清苦!

旁的姑娘,十五、六岁就出嫁了,相夫教子,夫妻恩爱。

只有她,等啊等,从一年等到两年,又从两年等到三年,见不到夫君,终日只能抱着他写的书信流泪。

她和太子的事,非一朝一夕之功。

反正没人知道,没什么可怕的。

h文粗口粗暴脏话 太紧太深了受不了黑人

慕容烈不知道这里头还有这等名堂,与叶凤顷对望一眼,都没有说话。

不过……

他很快就问叶依柔“就算你说的对,今日你与恒王哥哥已有夫妻之实,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你做下这等苟且之事的时候,可有想过本王的感受?”

若是换成旁人,被侧室戴了绿帽,一定气急败坏,杀人的心都有。

可这位爷偏就开心的很。

巴不得叶依柔给他戴绿帽子。

叶凤顷看着那人眼底透出来的笑意,真不知该同情他,还是该夸他聪明。

看着男人笑盈盈的眼睛,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知这位竟然有喜欢戴绿帽子的怪癖!

叶依柔被他问得接上不话,脸白如纸,死死咬着下唇,好半天也没能挤出来一个字。

直到口腔里有血腥的味道散开,她才跪行至慕容烈跟前。

“王爷,妾身不知道你为何要将恒王殿下打晕放在我身边,但有件事妾身要同你说明白。”

“今天晚上的事,是有人陷害我!”

“有人给妾身下了药!”

说话间,眼睛看向叶凤顷,眸底尽是恨意。

不给慕容烈问话的机会,指着叶凤顷大骂“是她!”

“就是这个贱人给妾身下了药!”

“如果不是她,妾身绝对不会做出背叛王爷之事,在妾身的心里,王爷才是最重要的那个!”

她好恨啊,恨得眼睛都红了。

起身扑向叶凤顷“贱人,我要杀了你!”

“都是你害我!”

叶凤顷站的离她很近,完全没有躲避的空间。

而且,叶依柔这一下又是把她往死里扑,叶凤顷根本反应不及。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扑倒摔在地上的时候,只听得“砰”一声。

叶凤顷预期中的疼痛没有来临。

她急忙睁开眼睛去看。

就瞧见叶依柔痛苦的捂着肚子在地上滚,五官揪成一团,蜷的跟个虾米似的。

“我好痛……”

“王爷,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妾身到底哪里对不起你?”

“当初,妾身救你命的时候,可从来没想到你今天会这样对我!”

啧啧啧……

叶凤顷看着躺在地上蜷成虾米似的小白花,摇了摇头。

“叶依柔,你只会拿救命之恩要挟慕容烈?”

“可别忘了,当初救人是你自己做的选择,慕容烈没让你救他!”

虽说这话有些强词夺理,但她是真的怒了。

特喵的,就因为你救过慕容烈,他这一辈子都要由你掌握?

啊呸!

什么逻辑!

合着救慕容烈一命,他这一辈子都得搭给你?

怼完小白花后,看向慕容烈,狗男人刚才表现的很好,她得好好奖励他。

叶依柔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王爷,柔儿好痛,你怎么能柔儿下这样的狠手?”

“就算你不念在往日情份上,也念着我对你的救命之恩,好吗?”

她哭的伤心,原就瘦弱的身子蜷成一团,愈发让人觉得可怜。

指责慕容烈的时候,也不敢用太大声音,给人一种“我特别特别虚弱”的感觉。

远处的袁刚和莫风对看一眼,皆是摇头。

“柔侧妃也就这么点本事,惯会装可怜卖惨。”

“可不是咋地!当初可是骗过了王爷呢!那会儿因为她,王爷对王妃多差啊!”

“咦,你这话我不赞同,如今王爷可没被小白花搅扰的心神不安,你看刚才那一下,多威武英猛!”

“说的也是!方才王爷踢柔侧妃那一下真是过瘾!”

“我跟你说,往后咱们可得抱住王妃这棵参天大树,只要哄得王妃开心,就是拆了王府,王爷也不会罚咱们。”

“说的没错!”

两人还击了一下掌。

慕容烈站在叶凤顷身旁,看着冲自己笑的小女人,满是戾气的眉眼不由得散去几分。

确认叶依柔没有碰着她以后,放下心来。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2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