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再次挑战3p 岳的下面没有穿内裤

一辆巡警车在马路上呼啸而过。

冯笃被两个执法队队员夹在中间,他呼吸急促,大脑拼命运转。

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逃脱他们的桎梏?什么办法……快想啊、快想啊……

突然,冯笃灵光一现。

他开始拼命挣扎“放开我、放开我!你们现在不能处置我!我和欧尼雅还有个合作,一定需要我本人到场,我不能迟到!”

两个队员本来在用力按住他,闻言微微松了些,皆扭头看向小队长“……队长?”

小队长手里上下抛着个手机“别理他。”

“我说的是真的。”冯笃镇定下来,他的视线紧紧跟着手机上下移动,“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现在就打电话给他们。”

小队长只认为冯笃又在耍什么小心思,他接住落下来的手机,紧紧将其握住,而后重重冷哼一声,“想要手机?妄想!”

“你替我给他们发条短信也好……”

冯笃一开始还有商有量,见小队长一直咬紧牙关不松口,他开始恐吓“我告诉你,这笔生意非常重要,如果你们害我亏损利润,那这件事……”

小队长斜他一眼“非常重要?”

冯笃以为事情有望,拼命点头“嗯嗯!”

小队长却话题一转“谈合作的话,欧尼雅的负责人不在这,但总公司ven的执行长在,你要不要见?”

ven的执行长?!

冯笃大吃一惊,ven是在全球海外出了名的大公司,旗下包揽服饰、化妆品、娱乐等等众多项目,一向是只见龙首不见龙尾的存在。

而今,这小队长竟然说……

冯笃忍不住笑出声,他嘲弄道“不愿意给我手机就不给呗,说什么大话。如果你真能让我见到ven的执行长,你把我的脑袋拧下来都行。”

小队长也嘲讽一笑,“谁稀罕你的脑袋?你头上这玩意儿,撑死了也就能加点身高,没点卵用。”

冯笃被说得面红耳赤,正要反驳,乘坐的车子骤然停下——执法队总部到了。

冯笃跟着小队长乖乖进了审讯室,屁股刚刚挨到座,聂风就走进来“人到了?”

冯笃认出聂风的身份,他吃惊不已,心下暗想“这件小事竟然能够惊动聂家?不应该啊。”

小队长迎向聂风,他对后者敬了个礼,而后笑道“队长,你是不知道,刚才在路上,冯笃说如果他能够见到ven的执行长,他就把脑袋拧下来!”

“哦?他真的这么说?”

一向不苟言笑的聂风勾起唇角,他将自己挡在门前的身体挪了一个身位,一边漏出自己身后的人,一边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

“秦阔,现在有人要为了你把自己的脑袋拧下来,你感不感动?”

秦阔面无表情地挨着他坐下,声音很冷“感动。”

见状,聂风无奈摊手“你这人真没意思。”

才理清楚状况的冯笃,此时嘴巴已经张大到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我我我……你、你……”指了指秦阔又指了指自己,半天说不出话来。

秦阔微微歪头看他,声音很淡“合作的事不用担心,欧尼雅不缺那点钱。”

“那点钱”到底是哪点钱?是指那个合作带来的收益,还是指取消协议后的违约金?

冯笃被自己的猜想惊到,嘴唇发抖,仍然说不出话来。

一室静默中,小队长极为机灵地主动递上一份文件“这是冯桦以前做过的缺德事,欺男霸女、寻滋挑事……件件都有记录……”

他的声音慢慢低下去“而且就在今天,我们还查出,他身上背负三条人命——死刑没得跑了!”

冯笃听着这一切,他神色恍惚。

冯桦是他的独苗苗,他承认,他把这根独苗苗宠得过分了些。

娇妻再次挑战3p 岳的下面没有穿内裤

但什么时候,他以为的只是有些调皮捣蛋的独苗苗,竟做出这么多骇人听闻的事迹,而他还……闻所未闻。

“……至于冯笃,为了争取最大利益,也曾多少使用过不光彩的手段……但罪不至死……只要把一些地下产业依法查封即可。”小队长还在继续汇报。

他的声音,在冯笃的意识海中渐渐远去,最后,泯灭于一片绝望的黑暗。

转眼几天匆匆而过,到了竞赛选拔赛开赛的日子。

官网开放了“学无止境”的a下载渠道,根据规则,无论是否报名,都可下载这一应用。

应用开放的第一天,下载数便突破八千万。

各国家地区均设有的排名,也因此新鲜出炉。

左以敛端坐在办公室里,他兴致勃勃地点开a,看了眼排名。

他的手滑得很快,是以很快发现,总榜上前十全是别的国家,并没有华国。

左以敛脸上的笑意淡了些,心里隐隐起了不舒服的感觉。

熄掉手机屏幕,他打算晚点再看排名。

刚放下手机,门外响起敲门声。

“请进。”

林笙笙走进来,她懒懒打个哈欠“老师,你找我什么事?”

“哦!差点忘了!”左以敛一拍脑袋,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草稿,“我想问你一道题。”

林笙笙一手搁在膝盖上,一手撑着桌面,半坐在办公桌上,扭身低头看草稿“……公式不是已经写出来了吗?”

“是啊。”左以敛苦恼地抓抓头发,“就差最后一步了,可是……嗯……卡住了。”

“让我看看。”林笙笙拿起草稿,直起上半身,仔细看了一会儿。

约摸半分钟后,她抓起旁边的笔“唰唰唰”地写了起来。

“喏,好了。”林笙笙把计算好的草稿拍在桌上。

左以敛看了眼推算出来的答案,继而倒着回去看步骤,他眼睛越来越亮:“我说呢,原来是这样!哎呀,也不知道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啧啧啧……”

林笙笙耸耸肩:“也没那么夸张,你就缺了这一步而已。”

左以敛心情复杂,他摸摸日渐稀疏的头顶:“想来我只是差你这一头浓密的头发……”

林笙笙忍不住笑,笑完后她问:“老师,还有其他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回去睡觉了。”

每天的乐趣不是睡就是吃,你是猪吗?左以敛没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29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