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让我来蹂躏你 饱满挺拔的双乳

“叫我来有什么事吗?”路念笙来到傅尊面前问。

傅尊起身,拉着路念笙的手,示意郭毅继续说。

郭毅点点头,道“是这样的,鉴于赵胜男这件事的影响很恶劣,所以公司决定发内部邮件给全体员工,来通报这件事。”

傅氏集团涉猎庞大,旗下分公司、子公司遍布全球,若是这样一封通报邮件发下去,赵胜男也基本不用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嗯。”傅尊微微颔首,“汪部长,你们公关部主意追踪下这件事的社会影响,实事求是就好,不要让事态扩大,更不能让总裁夫人和傅氏被冤枉,懂吗?”

汪部长连忙应声“是。”

“至于赵胜男的接替人选,让理查德先顶上,周三的会上再讨论下最终人选。”

傅尊接连又交代了几件事,才让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临走时,郭毅问道“赵胜男的事,要不要让法务部的人来追究她的责任?”

“不用了。”

傅尊今天心情好,大发慈悲,说道“她虽然可恶,但毕竟没有损害过公司利益,现在落荒而逃也算是惨淡收场了,不用再计较。”

郭毅点头,“是,那我先离开了。”

可傅尊不知道的是,就是他这一次的仁慈,给日后埋下了一颗祸患的种子。不过,此为后话。

办公室的门被关上。

房间里只剩傅尊与路念笙,路念笙问“所以,赵胜男的事就这么了了?那,我跟她的约定呢?我的实习考核还做不做了?”

“你不想做就不做了。”傅尊单独面对路念笙时,全然没了刚刚的冷峻,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我还是做吧,就算赵胜男不在,我也当成是自己给自己的考验。”路念笙自顾自说完,又问“理查德能接替赵胜男的工作吗?话说回来,最近没在公司看到他。”

路念笙刚说完,就莫名感受到一股压迫感,还没反应过来,腰就被傅尊环住了。

“理查德?”

傅尊抱着路念笙的腰,将她压到办公桌前,不停的靠近,“你提到他两次呢!他在不在公司,你很关心吗?”

路念笙的腰几乎向后折到九十度,艰难的回答道“什么啊,我就是随口一提,你想什么呢?”

“我能想什么?嗯?你跟他去公司食堂吃饭就算了,还这么关心他?”

傅尊用鼻尖亲昵的蹭了蹭路念笙的耳朵,故意哈出热气在她脖颈,“你是我老婆,我不许你提别的男人的名字!”

“你也太不讲理了吧?”路念笙笑着道“世界上这么多男人呢,我有好多男同学,还有男同事,怎么可能不提他们的名字?傅大总裁,你就算吃醋,也要成熟点吧?”

傅尊一听,手轻轻的捏了下她侧腰的软肉,道“谁说我吃醋了?”

路念笙痒得咯咯直笑,手软弱无力的拍打着傅尊的肩膀,断断续续道“快放开我……我,我吃醋了,我吃醋了还不行吗?”

“嗯,行。”傅尊话锋一转“不过,既然吃醋了,我就要惩罚你。”

“什么?唔……”

傅尊将路念笙压到办公桌上,倾身而上,堵住她的唇。

拥着她、抱着她的感觉太美好了,他恨不能二十四小时黏在她身边!他从未像现在这样‘不务正业’过,即便在严肃的办公室里,也想狠狠的欺负她!

俗语说的‘温柔乡、英雄冢’果然不是没道理的,他那些自诩的自制力不过顷刻崩塌,他也是个俗人而已,想跟自己心爱的人柔情蜜意而已。

……

几天之后,路念笙接到了路家的电话,让她回去趟。
把腿张开让我来蹂躏你 饱满挺拔的双乳
电话是齐姗打过来的,最起码表面上听起来是真的关心她这个亲生女儿。

路念笙正好有事找路琳琅,便答应下了。

“太太这是要去哪儿?”

下午下班的时间,郭毅看到路念笙要走,忍不住问了一嘴,“不等傅总开完会了吗?”

路念笙道“哦,我问过lisa姐,她说傅尊还要两个小时才能开完会,我先不等他了,因为我有点事回路家一趟,早去早回,说不定我回来他的会还没开完呢!”

郭毅说“那我送您?”

“不用,我打车过去就行,你快忙吧。”路念笙跟郭毅告别离开。

路家别墅。

路念笙从进门开始,就感受到了比以往要强好几倍的热情,用膝盖想也知道是因为那些新闻和采访。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傅尊对她的重视。

“念笙来了?快进来!热不热啊?”齐姗温柔的笑着询问。

站在不远处的路英博也别扭的露出个笑脸,“念笙啊,做了一桌子你爱吃的菜,快来吃!姑爷没跟你过来吗?”

姑爷?

路英博这称呼什么时候变的?

路念笙换上拖鞋,心里嘀咕,面上却不显,只说道“他在公司开会,我自己过来的。”

路英博嘟囔了一句‘可惜’,不过转而又说“没事,下次再跟姑爷一起来。”

“路琳琅呢?”路念笙问。

“她说不太舒服,不想下来吃饭,我们先吃吧!”齐姗笑着邀请路念笙落座。

“不舒服?我好不容易来一趟,她却生病了,怎么也算是我的妹妹,我上去看看她。”路念笙方向一转,就要上楼。

“可是……”

齐姗刚要说话,就被路英博打断了,路英博对上楼的路念笙说“琳琅她在自己的卧室。”

“琳琅明明说了,不要去打扰她。”等看不见路念笙的身影了,齐姗才纠结的开口。

“咱们的亲生女儿现在是什么光景,你难道不知道吗?她想去见谁,就去见谁!别拦着。”路英博将墙头草的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

齐姗看了眼路英博,只剩叹息。

二楼安安静静的。

路念笙穿过走廊来到路琳琅的卧室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

“要死吗?!我说了不吃饭,还敲门做什么?滚,给我滚!”

卧室里顿时传来路琳琅破口大骂的声音,还隐约伴随着乒乒乓乓的打砸声。

她的脾气向来不好,不过今天似乎尤为暴躁。

路念笙不是能惯着她的脾气,拧了拧门把,咔哒一下子打开了门。

“谁允许你进来的?现在没人看得起我了是吧?给我……”路琳琅气得大喊,然而在转身时看到进来的人是路念笙,愣住了。

“我有事找你。”路念笙淡淡的开口,目光扫了圈眼前这凌乱的房间。

“你能有什么事找我?”路琳琅穿着睡衣、散着头发、没有化妆,跟平时的精致截然相反。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3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