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反派的古言 我成了班里的储精器

“那怎么行?”关月当即反驳,“我不跟男生合租。”

中介耸耸肩,“那就没办法了,你可以去别的地方问问。”

关月和路念笙失落的离开房产中介。

“累不累?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路念笙看了看时间,都上午十一点半了。

“也好。”关月身心俱疲,脸上微微渗出热汗,叹道:“这都转了一上午,看了四五个中介所了,连房子的面都没见着。”

路念笙想安慰,又不知道说什么。她自己也没钱,因为赚的钱好不容易给唐家还完了债,她不想更不能拿着傅尊的钱给月月,就算她同意,月月也不同意。

铃铃铃——

两个人刚上了车,傅尊就打来电话了。

“我先接个电话。”

“嗯。”关月有气无力的点点头。

“喂?”路念笙接起傅尊的电话。

傅尊的声音里都充满着笑意,“起床了没?”

路念笙回答说:“早就起了,我在外面呢!”

“在外面做什么?我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

“我不累的,我在陪月月看房子。”

“看房子?她突然要买房子做什么?”傅尊问。

路念笙嘴角一抽,这位傅大少爷是以为她们这样的穷学生都能买得起房?偏偏还说的那么理所应当,真是不懂人间疾苦啊!

“不是买,是租。”路念笙给傅尊解释了一通。

“这样啊,我帮你找找看,你们别在外面跑了,天热起来了,多累。”傅尊心疼的说。

路念笙惊喜的问:“你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傅尊嗤道:“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傅大少爷威武。

挂断电话,路念笙和傅尊也不着急走了。

五分钟后,傅尊的电话就又打进来了。

“怎么样?”路念笙问着,关月也忍不住凑过来听。

“北苑A区12号楼1单元1001,幸福花园5号楼802。这两个公寓都在你们学校附近,选一个吧。”傅尊废话不多说。

路念笙问:“这都是哪里的房子?”

“我自己的,年轻时为了躲父母买的,买的还都不是傅氏旗下的地产。香城大大小小都有我的房子,这里住两天那里住两天,现在都闲置了,不过有人定期打扫。”

傅尊道:“如果关月想住,随时可以过去。”

关月一听,捂着嘴巴,激动的不想让自己尖叫出声。

“你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路念笙也忍不住感叹。但心里却是高兴的,因为这位大少爷不懂人间疾苦,但是有人情味。

“房租房租。”关月小声示意路念笙。

路念笙问:“那房租……”

只听那头傅尊轻笑一声,“你们不是好姐妹吗?她的房租,你来顶如何?”

“啊?这怎么顶?”路念笙一时没反应过来。

“像昨晚那样……”

男主是反派的古言 我成了班里的储精器

“傅尊!”路念笙忽的明白了什么,脸色爆红的打断他。

关月趁机冲电话里的傅尊喊,“没问题啊傅总,就这么决定了!我同意了,谢谢谢谢,太感谢了,我和念笙都很感谢你!”

傅尊笑意加深。

路念笙红着脸挂断电话。

关月感叹道:“我突然感受到了傅尊的魅力!念笙啊,这波买卖不亏,两全其美!”

“哪里两全其美?你呀你呀,一点点小恩小惠就把我出卖了。”

“这怎么能叫出卖?”关月勾着路念笙的肩膀,贼贼的笑着说:“我得到了房子,你得到了享受,难道不是两全其美?”

“我,我哪有享受!”路念笙反驳都没有底气。

“难道不享受?”关月得了便宜,更‘不要脸’了,问:“念笙,你给我传授传授经验吧?什么感觉啊?傅总他,猛不猛?”

路念笙的脸如鲜血欲滴,气呼呼的喊:“关月!”

“诶,没聋呢!嘿嘿……”

两个人吵吵闹闹的看房子去了,最终定了北苑A区那套房子。

房子是三室两厅的,有一百三十平,而且是新区,各项设施完备,简直完美。

更完美的是,不需要房租。

房子放在傅尊手里也是闲置,给关月用着倒是物尽其用,也不用纠结钱的事了。

……

下午五点钟,路念笙回到了庄园,一进门就看到了傅尊和坐在傅尊旁边的年轻男人。

“把我叫回来做什么啊?”

路念笙进门便问,她本来是在学校的,被傅尊一通电话喊了回来。

看着家里的陌生人,路念笙有些疑惑。

“进来,他是我的私人律师,姓刘。”傅尊介绍。

“太太好。”刘律师点头致意。

路念笙也微微颔首。

傅尊拉着路念笙坐下来,对她说:“让你回来,是让你签一下婚内财产协议。今天你说关月租房子,我才想到这一点。”

刘律师将好几个文件夹摆到路念笙面前。

“这是今天我说的两所公寓的赠与协议,你签了,房子就是你的了,就相当于关月用着你的房子,更方便一些。”

傅尊兴致勃勃的给路念笙介绍,“这些都是我的不动产,看看还有没有想要的。”

傅尊手里的资料标记着多处房产,每处都是价值连城的。可他就像拿着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似的,任由路念笙挑选。

“我要这么多房子做什么?”路念笙失笑。

“不喜欢房子?”傅尊问道:“那喜欢什么?股票?基金?古董?黄金?”

路念笙失笑:“怎么搞得像是要分家一样?我什么都不要。”

傅尊挑眉,微微颔首道:“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些身外之物,但你第二专业学的是金融,应该明白我做这些财产分配的另一个目的。”

路念笙想了想,点了点头。

这样做,是给她留了条后路。

“乖。”傅尊知道她想明白了,就继续说:“我先把能办的让你签字,后续关于公司的那部分,我让刘律师跟你对接。”

“好的。”

路念笙一下午不知道签了多少次自己的名字,手都酸了。

……

“所以,你现在不仅是我的房东,还是一个超级大富婆了?”

第二天一早,路念笙来帮关月搬家,关月听说昨天的事,激动的比当事人还要兴奋。

路念笙笑着将衣服放进行李箱,“差不多。”

“唉呀妈呀!”关月一下子跳过来,扑到路念笙的身上,眼睛里都冒着小星星似的,“念笙啊,我简直爱死你了!果然还是你有眼光,知道傅尊这人靠谱!”

“哦,给我房子车子就是靠谱了?”路念笙故意撇撇嘴问。

“那当然喽,现在的人都多现实啊!虽然给你票子不一定爱你,但不给你票子,就一定不爱你!”关月的道理一大堆,她说:“傅尊他肯定是爱你的。”

“何以见得?”

“因为他给了你太多的票子。”

“……”路念笙竟无言以对。

关月笑着说:“你别以为我逗你玩呢,我认真的!他给你这么多东西,说明没藏着私心,他这是把他的家底都告诉你了啊,明显是跟你坦诚相待、完全信任你啊!”

坦诚相待?完全信任?

听到这样的字眼,路念笙的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神情都暗淡下来。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3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