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抵在墙上狠狠撞击 用药玉就不疼了

“小一岁也是小啊!”

两个人叽叽喳喳的说起话来。

路念笙站在一旁没有参与,心里的那一丝丝疑惑也逐渐消失了。

她总觉得自己这个平日里看起来呆萌老实的小学弟,偶尔会透着些许的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成熟和贵气,应该是她想错了吧?

叮咚——

电梯到达。

柳思睿悄悄的松了口气。

三个人一起把行李搬进1001,又收拾了一番,才下去吃了饭。

关月的家,整整搬了两天才搬完。

为了庆祝自己找到这么好的房子,更为了艺术节成功举办的事,关月决定大出血请大家出去hay。

晚上十点。

觅会所的某个包厢内。

“天哪,月月你发达了?这里你都能来?”

“我可听说这里是香城最高档的会所之一了。”

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夸奖,关月的虚荣心得到满足,说“这个会所是出名的清吧,没有乌烟瘴气的,最适合我们学生来了。不过,这个地方是念笙让我来的。”

“路学姐?”柳思睿问了句。

“是啊,就是她。”关月说“不过她也是听傅尊推荐的,哎呀,总之就是,我们都沾了有钱人家的光了,但是既然来了,我们就要尽兴!来来来,我们一起举杯!”

一呼百应。

包厢里十来个人都站起来,举着酒杯,场面一下子热闹起来。

关月很会来事,是这边的学姐,有声望,又跟学弟学妹们的相处也很融洽,唱歌、喝酒、玩游戏,一晚上果然没让大家失望。

“好好好,慢点走哈!”

“送她回去,给我打电话,记得,一定要记得!”

凌晨十二点多,今天的聚会才散场。

关月站在会所门口,醉醺醺的跟大家告别,看大家都离开了才放心。

柳思睿扶着关月,叹息着摇摇头,“月姐,你喝太多了。人都走了,我们也离开吧?你回学校还是北苑?我送你过去。”

“我这不是高兴嘛!”

关月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我没喝多,你等等我,我去上个厕所再走。”

她说完,推开柳思睿,折身往回所里返回。

柳思睿本想跟上,可手机突然响起,他拿出手机皱了皱眉,只能接起电话。

哗啦——

关月在洗手间里洗了个把脸,清醒了清醒,然后才离开。

清吧的大厅里没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也没有推搡拥挤的人群,台下的人三三两两的坐着,台上只有一个吉他手坐着,边弹着一首伤感的音乐,边用性感的烟嗓低吟着歌词。

关月往前走着,眼睛的余光一瞥,却似乎看到吧台前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脚步一停,定睛看了许久,终于确认。

“学长?”

关月走到吧台前唯一的男人身边,喊了声,“秦子昂学长?”

男人面前的酒杯还满着,他却浑身的酒气,抬头,露着惺忪的醉眼,“关月?”

“还真是学长!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关月有些担忧的问。

“你怎么在这里?你在,念笙是不是也在?”秦子昂忽然激动的左看右看。

关月心底划过一丝失落,解释道“念笙今天没来,她突然有了灵感,在家研究香水的制作呢!”

秦子昂喉结上下一滚,所有的动作也尴尬的停住,“哦。”

他重新垂下头来,被一股阴郁的气质笼罩全身。

“这么晚了,学长还不回去吗?”

“嗯。”秦子昂漫不经心的应了声,端起酒杯,忽的将面前的一杯烈酒一口饮尽。

关月的酒都被惊醒了,瞪大眼睛,伸手就去夺他的杯子“你干嘛啊!”

“咳,咳咳!”秦子昂呛得咳嗽起来,酒水洒出来些,沾湿了他的下巴,“你别管我!”他推开关月,软趴趴的倒在了吧台上。

“你……”

“没用的。”这时候酒保走过来,对关月说“他最近几天,天天一个人来喝闷酒,上半夜来下半夜走,每次都点最烈的鸡尾酒,谁劝都没用。”

关月的眉拧成了一个‘川’字。

“今天他喝的尤其多,恐怕自己离开都成问题了。”酒保叹了口气。

嗯…啊抵在墙上狠狠撞击 用药玉就不疼了

听酒保说完,关月推了推秦子昂“学长?我送你回去吧?”

“不,不用!”秦子昂头都抬不起来了,却含糊的严词拒绝。

“那你难道睡在这里吗?你家里的电话呢?我给你父母打电话!”关月盯着秦子昂道。

可是秦子昂似乎陷入沉醉了,根本不再理会关月。

“月姐?你在这里做什么?”柳思睿久未等到关月,进来寻找时,发现关月竟然扛着一个醉酒的男人往外走。

“三儿,快,快来帮帮我。”关月气喘吁吁。

“这是谁啊!”柳思睿问着,却也不含糊,直接将秦子昂接过来。

关月大喘气着,说“我认识的一个学长,喝多了回不去,我打算带他去租的房子住一晚。”

柳思睿看了眼秦子昂,说道“不合适吧?”

“哎呀,先把他弄走再说!”关月催着,“让他住我的房子,我回学校就好了。这总合适吧?”

“你还真是……”柳思睿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热心肠啊!”

两个人废了好大力气,才将秦子昂送到了北苑的房子。

“哎哟我去!”

将秦子昂扔到沙发上,关月直接一屁股坐到了沙发前的地毯上。

柳思睿也气喘吁吁,“我去找点水喝。”

“给我来点。”关月的嗓子都要冒烟了,说完之后,转头,鬼迷心窍的看着秦子昂近在眼前的脸,很久都没有动。

他似乎,憔悴了不是一点半点。

想想也知道,肯定是因为念笙而伤神了。

唉,感情啊……

关月心疼的抬手,轻轻的替秦子昂拨开挡在他眼前的一缕细发。

然而,就是这轻微的动作,却让秦子昂忽的睁开了眼睛。

“咝!”

关月一滞,瞳孔骤然缩紧,吓呆了,手也停在半空中,不知所措。

公寓里,只有餐厅里亮着灯,其他都方都昏昏暗暗的。

可是黑暗中,秦子昂的眼睛却分外明亮。

关月被他盯得有些发毛,忍不住主动开口了,“那个……学长,你醒了吗?我没经过你的同意就带你回来了,你,你不会生气吧?”

她内心忐忑不已,说完之后静静等着,像是在等待审判的罪犯。

秦子昂微微蹙了蹙眉,说出一句让关月惊掉下巴的话“你,是关月?”他的眼皮有些沉重、舌头有些大,此刻显然是醉中短暂的清醒。

“……”

关月的脸都僵住,心好像被一下子扔到万丈悬崖之下,跌得七零八碎。

原来她所有的紧张和局促,都是一个人的自我感动,原来之前学长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是我。”

关月深吸了一口气,听到餐厅里柳思睿倒水的动静,撑着手臂就要起身,落寞的说“我去给学长你拿点水喝。”

别留在这里丢人了。

万一学长一会儿责怪她多管闲事,那她更加社死了!

哒!

可是,就在关月起身的瞬间,手腕却突然被人用力抓住。

关月一怔,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自己的手腕,然后,缓慢的如慢动作回放,疑惑的抬头,看向抓着自己手腕的手的主人。

“学长?”她不解的问。

“你喜欢我吗?”秦子昂眼里全是醉意,含糊不清的问。

仿佛全身的血液一股脑涌到脸上,关月的脸热辣辣的红,她根本搞不清自己是羞赧还是难堪,就这么直愣愣的盯着秦子昂,一句话都没有说。

秦子昂自嘲的哼笑了声。

他看着关月的脸,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用,忽然生出一种冲动。

下一秒,他猛地坐起身,抬手勾住关月的后颈,强迫她往前靠近了许多,然后低头,蓦然攫住关月的唇,深深的吻了上去。

嗡——

大脑一片空白,关月一下子瞪大眼睛,僵住身子、如同雕塑。

混杂的酒精味道,在两个人口腔中蔓延。

柳思睿端着一杯温热的水回来,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他的脚步立时顿住,眉头紧锁。

时空仿佛冻结。

直到,关月反应过来一般,用力的推开秦子昂,也打破了房间里凝固的气氛。

秦子昂被推得身子猛然晃了晃,然后,一头栽到了沙发上,不省人事。

关月双目圆睁,难以置信的捂住嘴巴,极力控制着扑通乱跳的心脏,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

“月姐!”

柳思睿见状跑过来,扶住关月,狠狠的瞪着躺尸的秦子昂,道“是这小子强迫你的?要不要……”

他刚刚以为两个人是自愿的,所以才没有上前阻拦,可现在这样一副场景,似乎不是他想的那样两情相悦、情难自禁。

“不要!什么都不要!”关月打断柳思睿的话,转身,跌跌撞撞的跑回卧室,用力的关上门。

砰——

一声巨响过后,房间里再次陷入死寂一般的沉默。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31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