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受(H)肉 sm脚奴调教丨踩踏贱奴

毛小秋带着血液转身走进了药阁,假意做了一番检测,其实是直接送进了系统里,系统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又是一种剧毒,想要分解需要继续升级有毒物质回收等级。

毛小秋也是吓了一跳,想要升级,那就必须进行垃圾分类回收,也就是说需要收集更多的有毒垃圾。

这让她去哪里弄啊。

可惜了,药人谷那些药人了。

是的,毛小秋打上了药人谷那些毒人的主意,可惜现在是没机会了。

“前辈,这位夫人体内有剧毒,你知道吧。”

木先生的表情变了。

看到他的表情变化,毛小秋突然心里警觉了起来,“前辈,能告诉我这位夫人为什么会这样吗?只有找到了病源,才好治疗。”

话音刚落就看到木先生的身体微微颤抖,接着眼底一抹悲伤和后悔,还有一丝懊恼。

毛小秋也不急,正好趁机带上分类手套开始检查。

这一触碰,就发现了之前不曾发现的事情,这个女人居然也是个傀儡。

还是个活傀儡,就是被人还还剩一口气时,用特殊的药物保住了这口气,但是却成为了一个活死人。

看起来像是死了,可是却有一线生机,而这一线生机是她体内的毒吊住了命。

一旦解除了毒,那这个人离死也不远了。

毛小秋皱起了眉头。

收手后看向木先生,“前辈还不打算说实话吗?”

木先生看向了毛小秋,随后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你确定要知道这一切?”

听他这口气,毛小秋第一个反应就是麻烦。

“我只要知道她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就行了,至于你们之间的恩怨,还是不要告诉我了。”

木先生幽幽的看了一眼毛小秋道“你真的很聪明,跟她很像,若不是我知道她没有成亲生子,都要以为你是她的女儿了。”

她的女儿。

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难道这个女人真的不是外祖母?

可是为什么这样像?

“我第一次看到她时,她还是个懵懵无知的小姑娘,她心地善良,不谙世事,单纯的即便我是去杀她的,她也对我笑。”

毛小秋有种感觉,这个故事回给她带来很大的麻烦,她很不想听,可是现在有选择的余地吗。

显然是没有了。

“我是一个杀手,一个不懂感情为何物的杀手,对我来说生与死都没有意义,而我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听从命令杀人,或者被杀。”

“可是她没有,即便我将刀刺进她的胸口,她还在担心我饿不饿,痛不痛”。

“我以为她会恨我,可是她说,我是唯一一个跟她说话的人。”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美,我以为带她离开那个地方,我们就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可是后来我才知道那些人不会放过她,也不会放过我。”

“我们逃走,直到我身受重伤,命悬一线一线时,她出手了,我才知道原来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身份。”

“她救了我,可是我的伤太重了,她告诉我,要活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我成为傀儡人。只有成为了傀儡人,我才能永远活着……”

“我选择了成为傀儡人,可是代价却是她的生命,后来那些人又追了上来,我将所有人都杀了,带着她逃到了这里,可是她放弃了活,她说她太累了,不想继续下去了。可是她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丢下呢,不,我不能让她丢下我。”

说到这里,木先生已经有些癫狂了,毛小秋抽出银针朝他的穴位刺了一针,他渐渐平缓下来,毛小秋则开口道“所以你把她也练成了傀儡,可是你技艺不精,所以她成了现在这样?”

木先生苦涩的点点头,“我按照她的法子做了,可是却不对,我明明是按照那法子来做的啊。”

总受(H)肉 sm脚奴调教丨踩踏贱奴

毛小秋更加好奇了,“那寒冰城的其他傀儡呢?不会是你为了救她而开始自己研究傀儡术的吧。”

他没有说话,只是木然的点点头。

毛小秋想到了什么,突然眼神里一抹寒气,“药人谷的方子也是你给的?所以你才能只有出入药人谷,还有那个王花枝,她之所以跟着你,也是因为你才是药人谷背后的人?”

想到这里,毛小秋的怒火蹭蹭上涨,看向木先生的眼神也十分的不善,只要他点头,毛小秋必然跟他拼命。

木先生点头了。

毛小秋抽出了分类钳,狠狠的朝这个男人而去,都是他,是这个男人,害了公婆,又害了赵钰,还差点害死了孩子们。

木先生被动的躲避着,“住手!”

可惜毛小秋根本不可能,让她面对害了丈夫一家的仇人,怎么可能住手。

“我敬你是个世外高人,没想到是你害得我公婆和相公骨肉分离二十多年,害的我相公现在还生死不明。今天我要替他们讨回公道。”

木先生开始还能躲避,可是接下来他发现这个小丫头的实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尤其是她手中那个奇怪的武器,仿佛天生克制他一样,没打在他身上一下,他的内力就在消失。

甚至隐隐有种致命的危机感。

打到后面他不得不还手,这一还手毛小秋就发现了自己跟他的差距。过他似乎十分忌惮手中的分类钳。

毛小秋更加勇猛了。

木突然间收手,“我确实跟药人谷合作过,但我不知道药人谷的事,在我找到他们前,他们就已经在研究了。据我所知,他们就是当初追杀我和她的幕后组织。”

毛小秋的攻击已经到了他的额头,只要这样下去,他非死即伤,可是毛小秋却停下了脚步。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不需要你的相信,但是我知道你爹的毒是谁下的。说来也巧,当初我为了寻找到能过救她的药,到过东禹国的渝州,正好听到一个阴谋。”

毛小秋冷笑一声,“你觉得我很好骗是吗?且不说你这样的人不会去管闲事,就算是听到了也不会放心上的。”

“你说的没错,原本这种事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可是她们正好是我要找的人,手里有我需要的东西,我就顺便听了几句。”

“她们?”

毛小秋好奇的一问,竟然不是一个人。

“是的,她们一共五个人,都带着白衣面纱。”

“那你要的是什么东西?”

“傀儡蛊王。”

毛小秋心头一惊,他也要傀儡蛊王。

“你得到了吗?”

“没有,我后来才知道他们手里的只是普通的傀儡虫,想要用它来控制普通人。”

普通人?

原来在他的眼里那时候的爹居然只是普通人。

还真是讽刺。

不过这个男人确实有他傲娇的资本。

“你说你知道给我爹下蛊毒的人,那他们到底下的是什么蛊。”

木扫了她一眼,随后开口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

毛小秋愣了愣,随后恢复了正常,开口道“那你可知她们是什么人?”

“芈氏族人。”

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吗?

她也知道芈氏族人,可是现在那群人隐姓埋名,根本没有人知道。

等等,有人知道,布衣和西布雅都是他们的人。

突然毛小秋看向木,“你跟南疆古国的人都有联系,是为了寻找救她的法子对不对,因为药人谷也没有办法救她。”

木默认了。

毛小秋继续分析着,“你认识西布雅,看她的表情对你非常的尊敬,那就说明你的地位比他高,你说你是杀手,要杀这位夫人,那这位夫人肯定是一个不得了的存在,会炼制活傀儡,可是你说上官皇后是偷别人成果的人,这别人到底是什么人?第九氏?是第九氏对不对。她是第九氏的后人。”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35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