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人妈的恶毒脏黄暴话 妖女诱僧h

赵晟嘴上抱怨归抱怨,心里和实际行动上,却是一如既往理解与支持顾笙的。

毕竟他最爱的,本来就是顾笙的举世无双,光芒万丈。

只有那些骨子里不自信的男人,才会觉得女人就该卑弱,就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相夫教子,然后妻凭夫贵。

而不能只凭自己,就干出一番事业来,只凭自己就名声显赫,名利双收。

事实上,这些日子赵晟也不是没遇上过在他面前故意含沙射影,阴阳怪气的人。

不管那些人是出于什么心理,是本身就迂腐,还是另有其他恶意的原因,赵晟都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所以有幸能遇上笙笙,与笙笙相知相守的人是他,而不是别人呢。

他的幸福与满足,那些人根本做梦都想不到!

顾笙也知道赵晟心里没真“怨夫”过,而是始终如一无条件的理解支持她。

她次日再工作起来,便越发浑身都充满力量了。

有那么好一个相公,还有那么好一个家做她坚实的后盾,她还有什么可担心害怕的,勇敢往前冲冲冲就对了!

一直到晚上值夜班时,顾笙都还精神焕发,觉得自己即便直接忙到天亮,压根儿不睡觉都没问题。

不过,至少现阶段,还用不上她直接忙到天亮,他们刚开张,知名度还有限,病人自然也有限。

何况京城是要宵禁的,入了夜不说各大城门了,连坊门都要关起来,出入必须有十分紧急的原因,这便又为九芝堂客观减少了一大部分夜间的病人。

可顾笙和金掌柜商量后,还是决定他们晚上也必须留人轮班。

生老病死这些可是不等人的,生孩子更不等人,他们既然一心做大做强,成为京城乃至全天下的业界标杆,以后让人只要一想到剖腹产手术,就立刻想到他们九芝堂。

当然就得为人之所不为,其他医馆要做的他们必须做,其他医馆不做、或想不到的,他们也要想在前头、做在前头了!

是以守到三更天,顾笙眼见实在没有病人送到,便交代过该班的学徒帮工后,往后面的值班室睡觉去了。

第二天坐诊时,她自然跟平时一样,丝毫看不出熬夜的恍惚与疲惫。

反而因着今天送来的病人比前两天都多,可谓达到了一个小高潮,越忙还越显精神了。

到得中午,一上午的忙碌总算暂时告了一个段落,大家都坐下,吃起午饭来。

赵晟就是这个时候,带着柳芸香来探班的。

还让安心买了二三十份甘草雪饮水来,分给大家解暑。

医馆众人一下子都欢呼起来。
骂人妈的恶毒脏黄暴话 妖女诱僧h
本来就认得赵晟和柳芸香的,诸如林大夫之类,忙都纷纷上前打招呼兼道谢,“好久没见赵相公……如今该叫探花老爷了。真是好久没见探花老爷和赵老太太了,您二位一向都好吧?”

“探花老爷真是我们全省的骄傲,我们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福,这辈子才能有幸认得探花老爷,能与探花老爷说上几句话,沾一沾您的福气。”

“探花老爷和赵老太太来就来吧,还特意给大家带饮子,真是太想得到了!”

不认得母子俩的大夫学徒们,则忙问起旁边的人来。

一问之下,也立时都恍然大悟了。

是一直知道顾大夫的夫君是新科的探花老爷,但终归没见过人,多少还是会觉得不真实。

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真神,还这般的平易近人,不拿架子,——他们这次能进九芝堂,可真是太幸运了!

新招的大夫学徒们便也都上前给赵晟和柳芸香道起谢来,“多谢探花老爷,多谢赵老太太,让二位破费了。”

“顾大夫,您和探花老爷可真是男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啊。我们能与您共事,能得您悉心指教已经是福气了,没想到还能见到探花老爷,还能喝到探花老爷请的饮子,回去一说,不知道都得羡慕我们成什么样儿了。”

见赵晟与柳芸香都团团笑着让大家别客气,顾笙少不得也跟着礼让了一回,“都是同事,大家就别见外了,快去吃饭吧,早些吃完了好休息,下午还有的忙呢。”

才让大家都笑着散开,各自吃饭忙碌去了。

金掌柜方呵呵笑着上前,要请赵晟与柳芸香去后堂落座,“今儿真是没想到,探花老爷和赵老太太会来咱们医馆,真是蓬荜生辉。我已经让人往酒楼叫席面去了,还请探花老爷和赵老太太别嫌弃,好歹吃了饭再回去,让我能趁这个机会,敬您二位几杯。那就是我和我们医馆莫大的荣耀了。”

赵晟笑道“大家都是老熟人老交情了,金掌柜您怎么也跟我们客气呢?我们已经吃过饭了,您就别费心了。”

柳芸香也笑,“是啊大掌柜,您还跟我们客气呢,那我们不是也要先谢过您对我们家笙笙的各种照顾了?我们真吃了饭的,阿晟带我去吃的烤鸭。吃完了想着正好不远,所以才决定过来瞧瞧。您快让人把席面退了吧,没的白白浪费了。”

“您要想吃酒,等过些日子去我们家里吃。本来打算今儿请一请众位亲朋的,但都不得闲,只好等阿晟下次休沐,或是下下次休沐,再请大家伙儿了,大掌柜您到时候可一定要早点儿到。”

顾笙笑着附和,“既然都吃过饭了,大掌柜真别客气了,还是快点儿把席面退了,去后堂坐着吃茶说话儿吧。您怕我娘和相公跟您客气,我总没有跟您客气的必要了吧?”

这才说得金掌柜让人追订席面的人去后,迎了赵晟和柳芸香去后堂落座奉茶。

大家分宾主落了座,金掌柜便笑着向柳芸香道起喜来,“探花老爷年纪轻轻就中了探花,别说搁咱们那儿了,就是搁全天下,一只手也数得过来。您老这福气真是太好了,往后就安心留在京里,等着探花老爷为您请封诰命夫人,以后当老封君吧!”

说得柳芸香满脸都是笑,“都是托一应亲朋长辈们的福,也是他赶上了好时候……”

顾笙见二人相谈甚欢,便低声问起赵晟来,“你和娘什么时候出的门?看娘心情不错,你们应该逛得还算高兴,没遇上不想见的人吧?”

赵晟见问,也压低声音,“我们吃过早饭就出的门,想着凉快,幸好今儿整体都还算凉快。逛了正阳大街、朱雀大街,还有旁边的几条小巷子,买了不少小玩意儿,娘一直都挺高兴的。”

“就是吃饭时,我先是带娘去的东来顺。谁知道,竟然遇上了郭家那个脑子有问题的女人,见了我和娘,就一副很惊喜的样子,上前要跟我们说话。”

“我本来就烦她,又怕她疯起来没个边儿,不知道会闹多大的笑话。就带着娘立刻离开,去了醉仙楼,幸好醉仙楼的鸭子娘也喜欢,不然我肯定要骂人了。”

顾笙见他说着就冷了脸,还当真那么点儿背,第一次带柳芸香出门就遇上了襄阳侯,或是襄阳侯府的人。

听得原来遇上的是郭宓,这才松了一口气,揶揄道“原来遇上的只是某人的桃花债,真是好险,好险……呵,我开玩笑的啦,相公你就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了。”

赵晟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哼道“什么桃花债,那就是个疯子。早知道,我就不带娘去东来顺,不然就早些去,或者晚些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36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