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们换个地方做.. 把珠子一颗一颗推入她的

实在宝如想不起他了,那他还能让宝如忘了赵晟,甚至他们一起把过去都给忘了,重新开始!

所以现在的妥协只是权宜之计,只要最后他能得偿所愿,只要最后笑的是他,其他都不重要。

再糟糕,难道还能比当初宝如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他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时候更糟糕?

至少他还能见到活生生的宝如,刚才这一面,也足够他撑很久很久了……

第二天傍晚回到家,顾笙第一时间便把昨晚裴恪去找她的事告诉给了赵晟,“他亲口说的以后不会再登门,也轻易不会再打扰我们,总算能把心落一大半回去了。”

至于剩下那一小半,怕是十年八年,乃至更久,都别想落回去了。

也只好真到时候,又再说了,总不能因噎废食吧。

赵晟先还不悦,裴恪竟然绕过他,开始单独去见笙笙了,那有了第一次,谁就敢说不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等反应过来昨天是裴恪的生辰,也算情有可原。

眉头这才舒展开了些,道“希望他能说到做到吧,毕竟真的牵一发而动全身。”

顾笙点头,“是啊,一个不慎,后果就不堪设想。那我这么乖的坦白从宽,肯定有奖励的吧?”

赵晟笑起来,知道她是有意哄自己,好让他把心里的不愉快给甩掉。

遂配合的凑到她耳边,低道“自然有奖励,就奖励你晚上采阳补阴吧。”

让顾笙啐了一口,“这算哪门子的奖励。我昨天看见有个姑娘戴了个珍珠发箍,很漂亮。我都问过她是在哪里买的了,她还说除了她戴的那个珍珠的,还有宝石的。你给我买一个吧,这才算是奖励。”

赵晟笑道“只要笙笙你晚上好好表现,珍珠的也买,宝石的也买,怎么样?”

顾笙哼笑,“暴露了吧,暴露自己又藏私房钱的秘密了吧?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好啊,那我等着了啊,笙笙你可千万别因我是娇花就怜惜我。”

“呸,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夫妻俩耍着花枪,直至柳芸香进来,才打住了。

柳芸香坐下便笑道“笙笙,过两天阿晟又要休沐了,你那天能不能中午就回来?我想着我也来这么久了,从亲家老爷到金掌柜、再到阿诀云舒和唐三夫人,都不是本人来过,便打发人送过东西来。实在对咱们家、对我都关照有加。”

“偏我又没有什么东西好回他们的,便想请大家来家里,好生吃顿饭,稍微表达一下谢意。你们之前不也说,刚搬新家能暖暖宅子,添添人气吗?正好两好合一好了。”

顾笙等柳芸香说完了,才笑道“早说要请大家来热闹一下了,可惜一直腾不出时间来,还是娘想得到。那我到时候中午就回来,权当给自己放个假吧。”

“不过天气还是有点儿热,家里自己整治酒席的话,也太累了。到时候就直接从酒楼叫席面回来吧,正好给周大姐她们几个放假了。”

柳芸香却是摆手,“叫什么席面,那还算什么暖宅子添人气?还不如直接去酒楼呢。就咱们自家做,这么几个人呢,还做不出两三桌席面了?我连菜色都和周大姐商量得差不多了,笙笙你就别管了,到时候等着吃就是。”

又不是银子多得花不完了,在事情能办得同等漂亮的情况下,她当然愿意选择花钱少的。
啊…我们换个地方做.. 把珠子一颗一颗推入她的
顾笙也猜得到柳芸香是想省钱,想着家里如今下人不少,的确也累不到柳芸香到哪里去。

遂点头笑道“行,那就听娘的,在家里做吧。我明儿跟唐三夫人送个帖子去,再把金掌柜请下。请老爷和阿诀哥他们的任务,就交给相公你了啊。”

赵晟笑着应了,“没问题,包我身上就是。可惜咱们家的桂花还没到开的时节,不然到时候就把席摆在芜廊里,就着花香吃饭,肯定都能多吃一点。”

柳芸香呵呵笑道“等回头桂花开了,又再请大家来聚就是了。”

娘儿仨又商量了一回请客的细节,周大姐笑着来说晚饭好了。

便先打住,净手吃起饭来。

次日,顾笙先打发安心去了一趟唐三夫人家送请帖,唐三老爷不便前来,唐三夫人母女却是无碍的,就看她们到时候得不得闲了。

之后她又把金掌柜请下了,“就几个亲朋聚一下,吃顿便饭。您到时候人去就是了,可别再带旁的东西,不然我可是要恼的。”

金掌柜笑呵呵应了,“顾大夫放心,我到时候一定准时到,一定准时到。”

另一边,赵晟也及时告知了容子毓和裴诀。

如此到了日子,顾笙早起先去医馆忙了半天,到得中午,正好与金掌柜一起回家。

至于医馆,大家都已经上手了,还不至于同时离了她和金掌柜,就不能转动了。

因不便请了大家都去家里热闹,顾笙中午还特地请了大家吃烤鸭和肘子。

一时到得家里,就见大家都已到了,在花厅里和院子里,分作了两拨,唐三夫人母女和曹云舒由柳芸香作陪,容子毓和裴诀则由赵晟作陪。

顾笙忙替金掌柜介绍了一回,“这是容老爷,这是裴大爷。这位是我们医馆的大掌柜金掌柜,人精明能干就不说了,对我还特别的关照。相公,你替我照顾好大掌柜,千万别怠慢了啊。”

金掌柜早知道裴诀身份尊贵,前途无量了,容子毓他心里虽只有猜测,但也看得出来非富即贵。

如今这大好的结识贵人的机会就摆眼前了,他当然不能错过了,忙笑得一脸谦逊的行礼问好,“容老爷、裴大爷,能得见二位,草民真是三生有幸。”

容子毓和裴诀因着顾笙的关系,对金掌柜也颇客气,“今儿来的都是自己人,金掌柜就别见外了。”

还有赵晟在一旁笑道“是啊,来者都是客,大掌柜就别客气了。快请坐,快请坐。”

顾笙见大家相处得挺不错,这才笑着进了花厅去。

唐三夫人正与柳芸香说笑,“……我早盼着这一天了,要是亲家太太真不请我,我事后不知道就算了,一旦知道,肯定要恼的。这不是拿我当不相干的外人呢?我可从来没拿宝如和阿晟当过外人的。”

柳芸香忙笑道“这不是想着夫人是大家夫人,日常忙得很,咱们家又只有这个条件,怕怠慢了夫人吗?没想到,夫人竟这般随和,比笙笙和阿晟说的还要随和,难怪笙笙第一个想的就是要请您呢。”

坐在一旁的曹云舒眼尖,先瞧见顾笙回来了,笑道“笙笙你回来了。”

唐三夫人与柳芸香便都看了过去,“宝如你现在可是大忙人,客人都到了,结果你这个主人家反而最后出现。不过谁让我们都是自己人呢,也只好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笙笙,金掌柜也到了吧?那我去厨房瞧瞧,可以准备开席了。夫人,我先失陪片刻啊。”

待柳芸香出去了,顾笙才笑着给唐三夫人行了礼。

又与曹云舒和唐三小姐唐五小姐打招呼致歉,“我这些日子实在太忙了,都没能在家里等着迎客。不过下午我已经全部空出来了,一定好生陪诸位贵客。”

曹云舒先笑道“我来这儿都跟回自己家一样熟悉了,还用得着笙笙你迎呢?”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3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