嬷嬷教规矩扒开臀缝 妖僧的浮乱之夜H

八月中,暖泉驿。

窗外雨雪交织,夜寒彻骨。

室内暖黄灯下,少女裹着厚软的白色狐裘,从裘衣下伸出嫩生生一只小手,捏着笔管,在黄麻纸上,一笔一笔,细致地勾勒着地形轮廓。

“……乌海东北一百三十六里……列漠海——”

说到这里,李穆停顿下来,看着她白得晶莹剔透的小手,微一蹙眉,道“这些我都记下了,不必急着今晚整理,待回了鄯州、或回中原再整理也不迟。”

“今天能整理就整理了,拖延着干什么?”唐小白头也不抬一下。

虽然没有继续往西,可折回这一路也收获颇多。

先前从鄯州出来的时候,只顾着赶路,没有怎么详细观察地形。

现在往回走就不一样了。

大军行路较缓慢,唐小白便每日在李穆的陪同下,轻骑简从,观察并测量沿途的地形。

李穆一开始还有点不得要领,但提点之后,就顺利取代了闻人嘉的位置,成为唐二小姐身边合格的测绘助手。

尤其他的记性并不比闻人嘉差,一天下来,记得的数据和细节总是比唐小白多。

这一个多月来,唐小白要记录整理地形资料,还是非常倚仗他的。

因此听到他想罢工,虽然下意识反对,但很快就重视起来,停了笔关切问道“是不是累了?”

“夜里字写多了手冷。”李穆道。

“冷了吗?”唐小白看了一眼他的手。

细腻红润有光泽,看不出冷啊……

“我不冷,是怕你冷。”李穆忙道。

“我不冷啊!”唐小白笑道,“这驿站就建在温泉眼上,我还刚泡过温泉,暖着呢!”

李穆看着她的脸,红扑扑的,隐约还有水汽未散,像刚出锅的胭脂糯米糕,直教人想咬一口。

他挪开眼看着自己的笔端,道“趁着刚泡过温泉暖和早些睡,等会儿又冷了怎么办?”

“冷了就再去泡一泡温泉呗!”唐小白说着,又低下头继续画图。

落笔时,目光专注,神色肃穆且虔诚。

李穆看了一会儿,问“你进职方司是认真的?”

“当然!”唐小白道。

“日后想正式出仕吗?”

唐小白一愣,抬头看他。

“你想的话,也不是不能。”李穆道。

她喜欢的话,怎样都可以。

“那倒不必,”唐小白笑着摇头,“做不做官是其次,我只是需要一个名分,可以光明正大绘制舆图罢了。”

李穆突然有点不是滋味。

从前他们一起读书的时候,她学什么,他都陪着学一点。

可偏偏最后她最用心的,却不是他陪着学的。

“为什么突然喜欢绘制舆图?”李穆问。

“因为你去河东剿匪啊!”她答得不假思索。

李穆一颗心顿时飞了起来“因为我?”

“嗯,”唐小白虽然没有抬头,但也听得出他语气里的雀跃,不由抿唇一笑。

“起初是因为你还有我爹、阿兄都要打仗,我总想着能不能帮上点什么,可是兵书阵法,你们比我熟悉得多了,我想来想去,就想到了舆图;”

李穆整个人都飘了。

她说因为他、唐世恭和唐子谦,她把他排在了她父亲前面……

“不过,我后来发现,我画的舆图也帮不上你们许多——”

“不,你帮了很多!”李穆道,“龙门山,还有太行山,你给的舆图比我们手里的详尽不知几倍,我能攻下龙门寨,就是因为你的舆图。”

她眉眼弯弯地笑“阿宵这么厉害,没有我的舆图,也会攻下龙门寨。”

李穆被她笑得心神俱软“黑骑军,都是从龙门寨匪众中抽调出来的,没有你的舆图和消息,我无法兵不血刃得到这样一支精兵,甚至后来,也无法带了人从狼群中救下你。”

唐小白被他夸得红了脸,轻咳两声,转移话题道“起初是想帮你们打仗,不过现在,我有了新的想法!”

李穆忍不住弯起唇角,静静看着她。
嬷嬷教规矩扒开臀缝 妖僧的浮乱之夜H
“舆图者,国之疆域也;昔日秦灭六国,集天下舆图以彰显一统,而外邦朝贡,献舆图也是最高规格的臣服,所以,我想绘制一份完整的疆域图——”

唐小白说到这里,拿起眼前刚刚画的地图,递给李穆。

“给你!”她说。

李穆怔忡地看着她手里的舆图“为什么……给我?”说出口,才发觉自己声音有些颤抖,像是被什么巨浪冲得无法平稳。

“我不给你还给谁?”唐小白笑吟吟道。

她自来到这里第二天,就遇到了他,此后朝朝暮暮,同进共退,这份感情,是谁都比不过的。

毫无疑问,他就是她在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人,没有之一。

“舆图,乃兵家之秘,显臣属之忠,彰君王之赫赫,”她将手里的舆图往他怀里一塞,“你说我为什么给你?”

“兵部本来没有吐谷浑乃至吐蕃的舆图,这次我们走了一趟,再加上闻人嘉那里将带回的,到时候,把这些全都画上去!”

“从前,这里或许是吐谷浑境、吐蕃境,但日后,终有一日,这里,还有那里——”唐小白说得自己也激动起来,起身挥指西北,“那些都将是我们的国土,是我们不可分割的疆域!”

唐小白习惯了将青海乃至更远的西北都视作自己的国土,可这一番话听在李穆耳中却是另一番滋味。

他握住她指向西北的手,极轻地道了一声“好。”

唐小白听着他语气有些异常,便转过脸看他,随即一怔。

少年眼尾桃红渐深,几个眨眼间,染得双眸水波靡艳,妖精似的勾人。

唐小白都看痴了,不自觉抬手抚上他的眼睛。

还没碰到,突然,腰间一紧,被他紧紧抱住……

……

透过半掩盖的门,隔了一个庭院,陶汾正坐在回廊扶手上,看呆了。

他本来是来一边喝酒一边欣赏下青梅竹马一起读书写字的纯洁美好,怎么突然就抱上了?

少年人呐……

陶汾“啧”了一声,笑着摇摇头,举起酒囊正要快意灌上一口。

目光不经意一转,却见唐小将军袍角猎猎,自外面走来——

陶汾瞥了一眼唐子谦,又瞥了一眼屋里,正看到小姑娘艰难地抽出一只手,在少年背上拍了拍,好像在安抚他。

这么美好的画面……

陶汾当机立断,拉开了嗓子“唐将军!”

唐子谦回头看到他,出于礼貌略一点头“陶兄!”

“唐将军来找二小姐吗?”陶汾明知故问,眼睛又往屋里瞥了一眼。

唐子谦是什么人?这点眼力没有?当即沉了脸,大步往妹妹住处走。

走到门口,正赶上房门打开。

小妹裹着白狐裘,俏生生站在门口,乌圆的眸子澄澈无邪“阿兄怎么来了?”

在她身后,太子殿下神情冷淡,眸色阴翳,似乎在责怪他的到来——

还责怪他的到来?

唐子谦脸色更难看了“你们在干什么?”

唐小白眨了眨眼“在整理舆图啊!”

不是每天晚上都这样?

一开始哥哥也总来巡查,跟个抓早恋的家长似的。

但她和小祖宗真的就只是整理舆图而已,顶多再聊聊天。

不然还能干什么?

就算刚才抱了一下,也是小祖宗太感动了,非常纯洁的一个拥抱而已。

唐子谦狐疑的目光在妹妹和太子之间转了两圈,从两人中间走过,走到书案前。

案头只有太子的手迹,没有唐小白画的图。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38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