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闺蜜用震蛋折磨调教 岳的又肥又黑毛茸茸

这缘,也太孽了吧!

“你今天早上,e,很有范儿。”

“谢谢,哈,夸奖。”

叶秦无精打采,打了个哈欠。

“你看起来很累诶。”大甜甜抿抿唇。

叶秦大幅度地点头,抖了抖浴袍说“所以泡个温泉,找个人按摩,缓缓精神。”

“唔,要不要我给你按?”

“你?”

“我可会按了,在家都是我给爸妈按!”

大甜甜挽起袖口,露出白皙纤长的手臂,眼里充满着渴切“就当报答你邀请我参加电影节的谢礼!”

叶秦摸了摸鼻子,目光游移在中间的“混浴”,右边的“男浴”,没等他回答,手腕被大甜甜一抓一拽,不由自主地给拉进混浴。

热气腾腾的温泉池里,空无一人。

毕竟,混浴这玩意儿不常有人。

“坐好了。”

叶秦舔舔嘴唇,尴尬地坐进温泉里,脑袋向后微仰着,大甜甜的手随后就到,轻柔地按捏,力道有轻有重。

水汽氤氲,安静的环境里透着一丝暧昧且尴尬的的气氛。

不知不觉,脑袋一歪,眼皮子越来越沉,等再醒来,就感觉肩膀被轻轻地推动。

“唔?”

“你终于醒了。”

大甜甜笑眯眯地伸着长腿,脚踝没入到温泉里,调皮地玩水。

“我睡着了?”

“还打鼾呢!”

“是吗?”叶秦摸摸鼻子。

“你看起来真的很累。”

大甜甜头向下一低,瀑布般的长发向下一垂,嘴上挂着甜甜的笑“要不每隔两天,就在这里,我帮你按摩吧,一直到电影节结束?”

叶秦摆摆手“呃,这个嘛,我看……”

“嘻嘻,就这么定了,就当我报答你!”

大甜甜把腿从水里抽出,踩着拖鞋吧唧离开,根本不给拒绝的机会!

……………

11月8日,森大厦。

冯裤子、管狐等主创守在放映厅,等候着叶秦率领评委团到场。

“秦子,在霓虹又风光啦。《火星救援》首周末、首周都登顶票房冠军,多少人观影来着?”

“93万人次,13亿日元,折合美刀就是1000万!”

许清如数家珍道“看新闻,这个数据是他客串《星际穿越》同期的25倍(最终票房125亿日元),预估30亿日元,换成人民币,都有16亿!”

冯裤子感慨连连,嘴巴咧开“得亏早年我不糊涂,推了他一把《雪豹》,嘿嘿,欠我个香火情。”

“怎么滴,冯导,你今儿打算换个奖?”许清打趣道。

“想什么呢,这多金贵,哪能用在这儿。”

冯裤子飙着京片子的时候,叶秦一如开幕式的气场,犹如大魔王来临。

“秦子。”

冯裤子背慢慢地弯了下来,不像冲李一峰、马晗等人趾高气昂,老欺下媚上。

谄媚的样子,让李一峰大跌眼镜,在台前跟在富豪前,完全是两张不同的嘴脸。

这还是冯大炮?

管狐、许清以为常,视而不见。

而叶秦,对笑迎而来的管狐,也挺“视而不见”,客套地点个头,便正眼不瞧,一点好脸色都不想给。

丫的这货,拍《八佰》穿“jaan”的衣服,拍《金刚川》戴阿美利加的“navy”帽子。

没揍的都是风度!

管狐心里咯噔一下,犯起嘀咕怎么着啊,难道大小王的事让他知道了,不会把帐算他头上吧?

不禁缩了缩脑袋,一路“店小二”式陪笑地把叶秦迎到放映厅。

“秦子,叔啊这回是十来年以后再次主演,你这个奥斯卡提名的影帝,待会儿看完了,给叔提点建议,在演戏方面,你是我老师。”

叶秦一阵无语,此情此景,他不禁脑补出冯裤子演《树先生》

“秦子,刚人太多,叔给你跪下。”

落座在中间排,随后大批的影迷、影评人、媒体一波又一波地涌入,其中有粉exo的粉丝,人手一份马晗的应援牌。

冯裤子见状,鼻子冷哼一声,阴沉的脸色没入黑暗里。

叶秦控制脸部,忍住不笑,抬眼凝视着银幕播放《老炮儿》。

不到十五分钟,冯裤子跟许清的激情戏出现在画面,霓虹人立刻眼睛发光。

特别是冯裤子贡献出半截臀部,许清大胆地露出胸脯,然后来了长泽雅美最喜欢的知识。

可惜的是,冯裤子草草了事,一蹶不振。

前一秒感兴趣的观众,后一秒,大失所望,不屑,嘘声,嘲笑,大骂……

裤子啊,裤子都脱了,就这?

简单就一句话,冯大炮已老,尚能炮否,老炮儿的炮?

在叶秦的眼中,冯裤子的脸色越发阴沉,撇撇嘴。

《非诚勿扰2》装高雅,说“别老瞎拿那床戏勾搭自己,就是恶心”,转头又搞这么一出。

跟骂流量明星一样,他吗不还是用着,不知道哪货儿跟管狐一块说“这孩子干净”。

紧接着,就是冯裤子呵斥小偷,教育小情侣,教训城管,筹钱赎人,然后冰地械斗,举报贪官。

冯裤子问道“怎么样,秦子,你觉着……”

叶秦如实说“戏里的两个小年青都不在状态,冯导倒演的挺局气(守规矩不耍赖,豪爽大气)。”

“嘚勒!”冯裤子嘿然一笑,心里有谱。

“叶总,您觉得电影整体本身呢?”管狐打探道。

被闺蜜用震蛋折磨调教 岳的又肥又黑毛茸茸

叶秦笑而不语,只是当电影落幕,起立鼓掌。

“啪。”

“啪啪。”

掌声稀稀拉拉,没有如波涛一样的汹涌强烈,

既没有震撼,也没有意外,最后渲染的大决战也只是一笔带过,霓虹观众看得稀里糊涂。

冯裤子粗声粗气道“秦子,今晚有空吗,咱几人难得在霓虹见面,去一趟银座,也他吗地会会霓虹娘们?”

“不了,我跟人约了泡温泉。”叶秦摆摆手。

“谁啊,女的,男的?”

“来啦?”

叶秦坐在温泉里,缭绕的温泉里走出裹着浴袍的大甜甜。亭亭玉立。

她双手端着清酒小菜,每到晚上这个时候,俩人就默契地在私人小型的混浴间相会。

“今天的电影,有感觉不错的吗?”

“谢谢。”叶秦接过大甜甜递来的清酒,“不分上下,质量都很接近。”

“国产片呢,比如冯导的《老炮儿》?”

“准确的说,是管狐的。”

叶秦举杯碰撞,咂巴着嘴“有看点,但看的很浅,怀旧、反腐、亲情、友情、时代变迁,看似什么都拍了,又什么都没拍,最后的反腐,也是隔靴搔痒……”

大甜甜耐着心,既没有厌烦地打断,也懂事地不瞎打听,只是一味地倒酒,偶尔也喝几杯。

脸颊不知是热气熏红,也不知是醉得涨红。

“入围名单是不是这周四公布?”

“没错。”

“只有3天啦。”

大甜甜眨了眨醉眼,撅嘴道“那个,唔,这次我可以下温泉吗?”

叶秦一个激灵,赶紧爬出温泉池,“咳咳,你用吧。”

视线里,大甜甜解开浴袍,穿着严密的温泉泳装,宽松,保守,老式,露无可露。

她一改平日的端庄矜持,一跃入水。

扑通,鱼雷引爆!

叶秦躲到一边,只觉得口干舌燥,受不鸟,立马背过身,一个劲儿喝清酒,没有水,只能把酒当水。

呵呵,这玩意儿能醉?

我,叶秦,千杯不醉!

越喝越上头,清酒的瓶子东倒西歪。

“嗝,咳咳,大甜甜,没什么事的话,我到外面的休息室休息。”

叶秦方才站直,脚步踉踉跄跄,差点脚下一滑,往后倒摔进温泉。

“呼。”

长舒一口气,满是酒味,可迈出第一步,腰际就给人盘住,一个使劲立刻掉入温泉里。

“咕噜,呼噜。”

咦,这个温泉水,怎么有点甜啊?

“叶秦桑,电影放映结束了,我们该到会议室。”

经久松猛朗一提醒,叶秦如梦初醒,从昨晚到现在,从酒店到影院,精神一直在梦游。

就没想到大甜甜这么虎,把自己这个连喝十八碗的武松,生吞活剥。

完全是大甜甜倒拔垂杨柳,豹子头误闯白虎堂,统领亿万禁军的教头给杀得片甲不留,从零充变全充。

胡思乱想间,施南笙、布莱恩辛格、苏珊娜比尔、陈英雄等人投来关切的目光。

“骚瑞。”叶秦道了声歉。

“叶秦桑要注意休息,但好在今天观影已经结束,这两天,都是我们集体讨论提名与获奖名单的时间。”

久松猛朗打着圆场,招呼一群人坐在森大厦的私密的小型会议间。

叶秦强抱以微笑地点点头,主持会议

“咳咳,那么,我们就开始吧。首先,缩小奖项的范围,再确认最终归属,先从亚洲未来单元开开始,‘最佳影片’,以及‘亚洲中心特别奖’……”

工作人员应声把评价表分发到每位的评委手中,入围的每部电影片名的前面都有一个空白小方框。

很快地,全体勾选,打分,然后给出打这样分数的理由。

无论是从艺术层面,还是现实层面,从拍摄手法,还是故事结构……

“ok,经过讨论,一致认为最佳影片颁给泰国的《孤岛的葬礼》,亚洲中心特别奖,给华夏的《告别》。”

叶秦握拳,敲了敲桌子,气场十足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4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