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面一颗一颗塞珠子 最爽的婬乱

叶秦皱了皱眉,“没错。”

“你怎么能投这样的电影,这不糟践喜剧吗!”

冯大炮果然是大炮,虽迟必到,还是开炮了!

叶秦勾勾嘴唇,“噢,糟践?”

喜剧电影有两类。

一种是视觉为主的动作类,卓别林、基顿是奠基人。

华夏里头,程龙的功夫喜剧是集大成,有不少模仿基顿,比如《a计划》的跳钟楼。

一种是听觉为主的语言类,像神经喜剧,用搞怪的情节和精妙的台词逗乐。

香江的无厘头,大陆的本山大叔、宁昊徐山争全是,冯裤子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的确有资格评点几句。

………………

“秦子,我也是打那儿过来的。”

冯裤子语气里透着一丝优越“照我的经验,这种小品电影也就影院里图一乐,解解闷,就像可乐,但高级的喜剧,跟冰棍似的,含着舔着。”

叶秦不以为然,心里清楚“喜剧出身”的冯裤子,已经叛变阵营啦!

以往的主流里,相同剧种的不同题材有一条鄙视链,悲剧>正剧>喜剧。

而演员鄙视链的最底端,就是小品喜剧演员。

合二为一,debuff直接叠满!

“小品是咱们华夏传统曲艺,跟西方戏剧融合诞生出的有特色的舞台喜剧。

把获得成功的小品影视化,跟畅销书i改编一个道理,现在华夏的喜剧电影的问题,是产量太少,《囧》系列、《疯狂》系列,还有什么?”

叶秦拍了拍冯裤子的肩膀,“知道为什么找冯导、宋旦旦、郭德刚、本山大叔参加《欢乐喜剧人》吗?”

冯裤子瞪大了眼,“哎呦,秦子,你这是挖掘华夏的喜剧演员,搞……”

“喜剧演员的基础是小品相声,这个您同意吧?”

“这个,的确,本山哥,旦旦姐,就是优优……”

冯裤子没法反驳,葛大爷当年报考总工会文工团,那也是演小品《喂猪》给录取的!

至于相声,《有话好好说》,章国师的“安红,我想你”,用的是相声的“三翻四抖”的包袱。

倍儿有喜感!

叶秦握紧拳头“好莱坞专搞r级屎尿屁的烂仔帮,华夏喜剧电影,当然需要华夏本土喜剧演员来振兴,你说呢?”

冯裤子哑口无言,两眼呆滞。

这小子所图者甚大,星爷、开心麻花、东北圈、德芸社……

这是要把华夏喜剧演员还有苗子一网打尽啊,这要干嘛?

一统喜剧,再造电影?!

毛骨悚然,改口道“嗨,我没说小品电影不行,不过这个故事,俗气,屌丝做白日梦,重生,穿越,还有科学吗,还有道理吗?”

咳咳,不好意思,站在你面前的就是重生者,还是自带外挂的男人!

叶秦翘起嘴角,争辩道“俗不俗,群众喜闻乐见最重要。”

冯裤子开炮道“可咱不能给垃圾观众看垃圾电影,这样他们只会捡垃圾,不懂欣赏好东西。”

所以,你的《北辙南辕》,不是垃圾?

叶秦反驳道“垃圾观众有,也是有一小撮,都是流量饭圈搞出的玩意儿,迟早要完,更多的群众,想看他们喜欢的,起码得接地气!”

当年《我爱我家》、《编辑室的故事》,全是家长里短,有滋有味。

《甲方乙方》,又何尝不是平民老百姓们白日做梦的幻想,不也挺乐呵!

现在,呵呵,小老百姓都不配当电视剧电影里的穷人,哪个穷人会领着3千的工资,住月租几千的房子?

冯裤子不服气道“真那样,咱的《1942》,不该输《泰囧》……”

叶秦摆摆手打断,然后语重心长地说起冯裤子,大致意思就是

刚子啊,听我一句劝,你丫的电影艺术水平就这个层面,别再装大尾巴狼玩高雅,这里面文化太高,你把握不住啊!

拍《1942》,纪晓岚他们这帮流亡的灾民,哪有饥荒的样子,史书上,“饥大年,人相食”,短短六个字,是很沉痛很惨绝的。

冯裤子弱弱道“秦,秦子,我正有这个意思,计划延续着《老炮儿》的末尾,拍一部半个喜剧的官场现形记,你看你来不来?”

《我不是潘金莲》,官场现形记?

要不跟《秋菊打官司》比比?

叶秦笑而不语,意思再明显不过。

冯裤子讪讪一笑,知趣地闭口,心里窝着一股窝囊气。

丫的,刚又不敢刚。

怼又怼不过,憋屈!

再聊了几句客套话,叶秦目送着冯裤子离开,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大甜甜的门。

“咚。”

“咚咚。”

然而,没有一丁点的动静。

如此重复两天,依然没有回应,而后,11月11日,东京国际电影节闭幕式召开。

……………

森大厦的顶楼影厅里,座无虚席。

“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得主,《地雷区》罗兰德·莫勒,以及《老炮儿》,冯裤子!”

在施南笙揭晓获奖名单以后,台下的冯裤子一下子蹦了起来,激动得不能自我,跟管狐几个紧紧拥抱。

脸色得意洋洋,嘴巴咧开得像一朵菊花,上台领奖的时候,走着外八,嘚瑟得不行。

“谢谢南笙姐。”
往下面一颗一颗塞珠子 最爽的婬乱
“要谢就谢叶生,评委们都是看在他的面子上。”

施南笙的话,冯裤子听的明明白白。

整个电影节,除了亚洲未来单元,华夏影片《告别》拿了奖,主竞赛单元,华夏入围的两部电影,没有这个“最佳男演员”,可以说,颗粒无收,全军覆没。

总该在闭幕式有一丝华夏的声音。

管狐也清楚里面的门道,心心念念着,不求颁个最佳影片,给个评委团大奖,不过份吧?

但当一个个奖项慢慢揭晓,土耳其电影《苦修者》获得最佳导演,最佳女演员奖给了巴西影片《尼斯——疯狂的心》,霓虹也拿了个“最佳艺术贡献”的安慰奖,他坐不住了,双腿一个劲儿地抖。

“冯哥,叶秦是不是对我那口子有什么看法?”管狐的妻子,梁晶疑惑道。

“嘘,没根没据的话不要乱说,这不有影帝嘛!”

冯裤子板着脸训斥,小眼看向站立在台上的叶秦,语气里透着谄媚“秦子,可是天生办大事的人,局气得很,最佳影片,评审团大奖都有咱们的提名,总会有一个!”

“是啊,是啊。”

管狐想起宁昊靠《无人区》拿到柏林金熊,那届也是叶秦在c!

这届,他可是评委团主席啊!

期望值顿时猛涨,起劲地鼓掌,欢迎叶秦讲话。

“来东京国际电影节做评委,跟在柏林不一样,最大的不同,是东京评委团是7人,比柏林少2个,所以争议会小一点。”

叶秦一边打开最佳影片的信封,一边说“作为主席,我一直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样的电影要让更多的人去认识到、感受到,我想这部《尼斯——疯狂的心》,就是我们这届评委团给出的答案!”

啊!

管狐如遭雷击,身体一软,靠在椅背,就见叶秦站在一块“tkkyo fil”的白色牌前,面带笑容,把他梦寐以求的金麒麟奖递了出去。

“恭喜。”

叶秦颁完奖,让出灯光、舞台。

久松猛朗凑了过来“叶秦桑,这些天真是辛苦你了,在离开霓虹前,请务必参加这届颁奖礼的酒会,哦呐该一西嘛!”

“我回一趟酒店,然后马上回来。”

“回酒店?”

久松猛朗疑惑不解,回酒店干嘛?

当然是再次敲响大甜甜的大门。

结果,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前台透露大甜甜没有退房,唯一的解释,不开就是不开。

叶秦灵机一动,不再叩门,反身贴墙。

“咔嗒。”

果不其然,大甜甜偷偷地打开门,透过门缝正往外瞅。

不等她细看走廊,就感觉门框一下子被粗暴地推开,一道人影嗖地像猎豹蹿入到屋内。

大甜甜惊得往后退,一直到后背撞墙,退不可退。

叶秦逼近,抬起一只手臂,霸总壁咚!

大甜甜捂住羞红的脸,“对不起,那天我酒后,我会负责的!”

叶秦00

这她吗不该是我的词的吗?

你说了,我说啥,我不需要你负责?

“我有女朋友。”

大甜甜听到叶秦说这话,神情一滞,缓缓点头,“我猜到了,所以我会负责的。”

叶秦感觉别扭,咋身份调换啦?

戏谑地调侃道“你想怎么负责?”

大甜甜霍地抬头,心里略有预感,倒没太惊讶,但她害怕,害怕接下来可能听到的话。

突然间,救命的手机铃声在叶秦的兜里响起。

“哥,哥!”

羊超越声音娇憨道,“你还没来颁奖礼的酒会吗,他们都在等你。”

叶秦简单地回复,轻松的笑意转瞬即逝,板着脸左看看大甜甜,右看看大甜甜,“回来再聊咱俩。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41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