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a胸是不是会变大 被糙塌的美人高HNP

为了不让这套官服看上去别扭,她没有像平日那般梳起女子的发饰戴着发簪,反而弄了个男子的发髻,随后簪了一支朴素的玉簪。

如此一来,看上去更为干净利落,只是她体态纤盈,就算是这样的打扮,但稍微明眼的人瞧上一眼也知道这是女儿家。

到了最后,明汐的手伸向了放在一旁的面纱上,她犹豫了一瞬,然后没多纠结将面纱拿了起来重新戴上。

今日的工部很热闹,主要原因正是圣上下达的那份旨意,女子当官,这在大渊国的历史上可是头一遭!再听闻这位女子正是隆宁乡君后,大家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隆宁乡君聪慧灵敏,更有奇思妙想,听说还是宿大人的高徒?”

有人耳朵尖,尤其是关于这些日子的红砖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便忍不住问宿元白。

岂知,宿元白悠悠笑了笑“你们错了,我可做不了她的师傅。这个小姑娘厉害着呢,鬼点子也多,我也没帮什么忙,一切都是靠她自己啊!”

宿元白此人刚正不阿,有一说一,甚少夸人,像之前的明承被他各种讽刺,然后现在这个明汐可是明承的女儿,居然被他花式夸奖?

要不是今天瞧着太阳是从东边升起来,单单听这些话,还以为太阳要从西边起来呢!

众人纷纷抻长了脖颈眼巴巴张望着,即便手中有事情要做,可是也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直到一架朱漆宝盖马车停在了工部官署门口。

马车上的人挑帘下马,瘦弱的身子如同玉兰一般纤纤玉立,她慢慢踱步走到众位大人面前,朝着他们作揖道“拜见诸位大人。”

“不敢不敢,乡君……哦,不,明侍郎里边请。”

离开了一个明尚书,来了个明侍郎,也不知道这明家的风水是怎么转的,都跟这工部杠上。

等进了这工部大门,明汐才觉得里面别有洞天。

整个工部的庭院很大,不同职位是在不同办事的地方,明汐是和宿元白一起,外加一个右侍郎。

这位右侍郎倒是个颇为沉稳的男子,瞧上去二十来岁,相貌俊朗,据说三年前得人举荐,随后外放过一段时日将地方县乡治理得井井有条。

没多久,当今陛下就将他调了回来,并将其升为工部侍郎。

这位年轻的男子名叫白朗行,瞧上去倒是颇为正气,只是看着明汐的目光并没有多么和善。

在宿元白让明汐跟着白朗行学东西的时候,白朗行一鼓作气将历年来工部的档案资料一股脑给了明汐。

只见他面色淡然,淡声说道“你自己好好看看,将这些工部书籍上的东西归档,要是有什么欠缺的地方另外再说。”

说完后,他不再管明汐是何反应,将东西一放转身就走。

他的态度让明汐不禁皱起眉来,他这是对自己不满吗?

不管明汐在心里是怎么想白朗行的,既然当初选择来了工部,那么事情都是要做的。

明汐将桌面上的这些卷宗一一放好,随后从最上面的一本开始看起。

这些卷宗将历年来工部的各类详细信息都记录了下来,看了一些后明汐恍然发现工部居然还另外分了好几个部门,例如建造部、水利部、林业部……

一通看下来令她目不暇接。

除此以外,工部之中任何制作出来的图纸、样物都需要和其它部门交涉,例如缺少人少需要问一问户部,官员调动需要问一问吏部,其中的复杂程度真是看得明汐脑壳疼。

不知不觉,一个早晨的功夫明汐已经看完了大半个卷宗,等到她听到周围响动的时候才恍然回神,这才发现居然已经到了晌午。

不少官员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笑着说道“走走走,我听说平安巷子新开了一家食铺吃食做得不错,要一起去么!”

这人生的身胖体圆,肚子前叠了一圈,想想就知道平日里伙食颇为丰富,再加上他肥胖的脸上笑意满满,倒是瞧着忠厚老实。

他呼朋引伴了一圈的人,明汐意外发现他竟然掠过了白朗行,最后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说起来差点把明侍郎漏了,明侍郎要不要和我们一道去小馆子里吃啊?”

他看上去热情极了,似乎真的极力邀请自己,明汐正要点头答应下来迎面就看到门口进来了一个妇人,妇人手中提着食盒满面春风,明汐定睛一瞧,不是李氏又是谁?

“娘,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明汐纳罕间,李氏已经噙着笑意走了上来“我这不是特意过来给你送饭来了么!来来来,我这些都是一大早让厨娘做好的,这些可都是你喜欢的菜色呢!”

李氏边说着边走到明汐的桌案前,将桌子上的文案挪开空出一大块地方,随后将食盒中的东西一一取出。

温热的菜香味扑鼻而来,直勾得人肚子里的馋虫都出来了。

先前热情相邀明汐出门的那位官僚一见到这样的场景忍不住笑道“我记得先前明大人在这儿的时候夫人可是一次都没来,看来心里头还是女儿比夫君重要得多啊!”

这一番打趣着实增添了不少笑料,引得大家哄堂大笑,明汐更是红了脸颊,心头暗想这若是让明承知道了还不得吃味?

调侃过后,那些人一一离去,也不在这儿多说什么了,谁让李氏拿出的饭菜那么勾人,他们都馋饿了。

“杳杳,你多吃些,这府衙可比不上家里,你要是还想吃什么尽管跟娘说,娘让厨房给你多做一些。”
rua胸是不是会变大 被糙塌的美人高HNP
那些人一走,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李氏搬了张凳子就坐在明汐的身边絮絮叨叨说着,明汐忍不住扶额叹息了声“娘,你这般做爹爹会不高兴的。”

一提到明承,李氏“哼”了声,傲然说道“他敢?他一个男人随便吃点什么就好,你可是女儿家,得精致些来。”

这一番话说得明汐哑口无言,就在明汐以为李氏就此消停的时候,突然就见她凑了上来笑着问道“你们官署里有没有样貌周正、还未有婚约的后生,若是有的话,也认真瞧一瞧。”

等等——

一说起这个,明汐手中的筷子瞬间停住,目光不由转向了正端坐在前方、身姿笔直的白朗行。

白朗行怎么没跟他们走吗?

明汐一直以为他已经跟着那些人离开,没想到居然还老老实实坐在这里,更何况离自己这么近,那不就是说刚刚李氏的那些话全被他听了个正着?

明汐的面色倏然一变,扶额叹道“娘,我是来这里正正经经做事的,又不是来找男人。”

说完后,明汐趁着白朗行背对着他们忍不住伸手示意了一下,李氏这才恍然过来这里还有个人,她原本还有些不自在,随后眼眸一抬,倏然一亮。

“哎呀,这位公子长得可真俊俏,不知年岁几何,可有婚约?”李氏笑着同白朗行说道。

明汐看不真切白朗行此刻的脸色,但见他耳根泛起一层薄红,浑然没有先前的冷冽态度,反而声色柔和了些许“我、我还有些事情,先出去一趟……”

说完后,也不等明汐和李氏二人反应过来,大步走出了门。

李氏错愕地看着那位公子离开,诧异对明汐说道“这公子好生节俭,我看他所用的饭菜都是最普通的吃食,居然没有一点荤腥。”

明汐听完后愣了愣,“娘,你的意思是他刚刚在这里用饭?”

李氏不明所以,点头应道“是啊,有问题吗?”

明汐倏然明白过来,为何先前那些官僚叫了不少人,却唯独忽略了白朗行,再细细回想自己刚见到他的那一幕——

衣袍的下摆似乎洗得发白,身子骨瘦削如竹,还有步履的前端也有些许磨破的痕迹。

只是他不是做官每个月也有俸禄吗?为何生活如此窘迫?

明汐不明白这是何种原因,但说到底也是别人的家事,眼下自己还有别的要事,自然不可能插手管。

李氏没留太长时间,等明汐吃完后她就将饭盒带走离开,等到正午时分明汐感到困倦,就在她想着自己直接趴在桌案上睡一会儿的时候,白朗行回来了。

他的面容冷淡如冰,仿若方才发生过的事情对自己并没什么影响,他的目光从明汐身上淡淡扫过,倏然出声道“侍郎有午间单独休憩的床榻,你可以去那里歇一会儿。”

白朗行说完后转身领着明汐过去。

明汐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等到了地方发现这个房间在官署里偏僻的角落,里面放着两张简单的床榻,除此以外还有一张木桌和木柜,其余的就什么都没了。

白朗行淡声道“官署不比家中,条件难免艰苦了些,外边这张床榻我曾睡过,你可以睡里面那张。”

他说一句明汐点头应一下,等听他全部说完后明汐对他道了个谢“多谢你,白侍郎。”

“不必,你记得将门关好,我不会进来的。”

说完此话,白朗行不再多加停留转身离开。

如此一遭,明汐倒觉得白朗行为人也不错。眼下自己确实太过困顿因此打了个哈欠听了他的话将门关上,随后就倒在床榻上睡了起来。

这一睡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等到明汐醒来的时候面对这片陌生的环境倏然一惊,她急匆匆起身朝着正堂而去,等看到正堂里空无一人的时候不禁松了口气。

白朗行端坐在圆椅上,仿若高山松柏孑然独立,他仅是听到动静并未抬头,只是轻飘飘说了一声“他们没这么早回来。”

一听这话,明汐顿时将那颗快要蹦跶出的心脏重新放回身体里。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4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