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龙在都市秦风免费阅读 在野外自慰和陌生人做了

等到明汐坐下的时候,才刚刚翻看卷宗,就见那些官僚们一个个笑着走了进来。

“要我说还是陈记饭馆好吃些,那里做的饭菜地道极了!”

另一人反驳道“哪里哪里,我觉得富贵酒楼好!要是我有生之年能去趟富贵酒楼吃顿饭,那才爽呢!”

富贵酒楼里高朋满座,就连位子都要提前预定,更何况里面的价格更是昂贵惊人,像他们这些人根本吃不起,也没法进去。

说起富贵酒楼,有一人倏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我记得明侍郎不是认识那位萧公子吗?据说极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不知道长得如何?”

说到这里,众人将目光不约而同转移到明汐身上,明汐仔细回想了一下萧清寒的样貌后出声问道“你们前头不是还在问富贵酒楼的吃食吗?怎么下一刻就问到那位老板?”

众人笑道“还不是他太过神秘,我们哪里能见到他的真面目?据说就连整个京城里的人都很少见过他,故而有此一问。”

萧清寒不是一个爱出风头的人,这一点明汐心知肚明,她淡然说道“人生来不就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还有哪里特殊的?”

正当众人还要再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一直沉默寡言的白朗行开了口“好了,赶紧做事。”

话音一落,众人噤声,原本的热闹气息瞬间打破,一个个耷拉下脑袋跑回去做事。

这天下午明汐照样看了卷宗,尽管卷宗厚厚一叠,但一个个看过去倒也饶有趣味。

更何况她从这些卷宗里头发现了不少新奇的东西,那是以前从未见过的,让她对大渊国工部方面的发展更了解了些。

待到终于可以回家了,明汐认认真真将面前看完的卷宗一个接着一个整理完,等到临行出门的时候就听到白朗行叫住了她。

“明侍郎。”

明汐正要走下台阶,就听到了白朗行叫住自己,她轻抬眉梢望向他,眉眼之间盈盈若水。

此时天边晚霞流泻,仿若在尘世间披上了一层轻薄的纱衣,美好如画。

明汐轻声问询“不知白侍郎有何要事?”

白朗行顿了顿,缓缓问道“我想知道……你那些红砖是怎么做成的?”

白朗行神情自若没有丝毫异样,也没有一个男子虚心向姑娘家请教的羞耻感。

他的眼眸澄明如镜,无瑕无垢,倒是分外难得。

对此,明汐不由多看了他几眼。

“若是白侍郎想要知道制红砖的法子最好还是去制砖厂里看看,我若是口述的话也很难形容得出来。”明汐缓缓说道,“等过几日休沐了,白侍郎若是有空的话就跟我一同去制砖厂如何?”

白朗行自然没有异议一口应下。

接连几天,明汐已经渐渐习惯了在工部上班的日子,顺便将这里所有的文书都全部看了一遍,愈发觉得大渊国的方方面面都有待改进。

除此以外,李氏给明汐送了几次饭菜,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明汐让李氏多带一些饭菜,顺道将多余的饭菜分给了白朗行。

白朗行家境贫寒,家中还有个老母亲生着病,因为常年要吃药所以白朗行几乎将所有的俸禄都给自己的娘亲看病抓药,如此一来根本吃不上什么好吃的了。

李氏也是回去以后才知道白朗行家中的情况,眼看白朗行比明楼没大多少,整个人却瘦瘦巴巴像条竹竿似的,分外不忍心。

一来二去,饶是白朗行再怎么推辞都说不过李氏,再到后来他也只能接受李氏的帮助,只是平日里还会在公事上帮忙一二。

等到后来去了一趟砖厂,白朗行对明汐的钦佩之意难以言表,二人交往不由多了起来,也因此,关于两人的闲言碎语也变得越来越多。

皇宫的御书房,萧清寒批阅着手中的奏章,没一会儿常岩就带着几位老臣找了过来。

常岩先是像往常那般行了个礼,随后郑重说道“陛下,臣早就说过女子不可入朝为官,你看看那位明侍郎自从去了工部后天天和白侍郎眉来眼去,一整个工部都传遍了!”

另一人紧跟着续道“就是就是,陛下,您就应该将明侍郎撤职,女子就不应该当官。”

萧清寒将手中的折子放下,眼底划过一道幽暗的光泽,沉声问道“你们这么说可有何证据?”

常岩两手一摊,“这还要什么证据,明眼人一目了然,陛下若是不信的话大可亲自去看。”

若是萧清寒亲自去看,那他的身份自然会被明汐知晓,他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萧清寒淡淡道“据我所知,明侍郎一直都在专心做事,我问过宿尚书,他并没有任何异议。”

常岩没想到萧清寒居然会拿宿元白出来说事,他拧紧眉宇不悦道“陛下,明侍郎曾经受过宿尚书的指导自然他不会说什么,可在工部做事的其他人都看得真真切切。”

“就是啊陛下,就算明侍郎在制砖上的贡献再怎么优秀,可她到底是个女儿家,老臣以为就应该将制砖厂收回,不应该让她管理。”

萧清寒听后,心头划过一道嘲讽之色。

这些老狐狸啊,说来说去还是看中了那些红砖和水泥带来的巨大利益,所以才变着法子找茬。

眼看萧清寒面色沉沉,也有大臣明白自己说得太过,忍不住找补道“若是陛下觉得收回制砖厂不大好的话,那不如多赏赐明侍郎一些东西。”

此人话音一落,门外又进来了一人,那人正是宿元白。

他先是对萧清寒揖了一礼,面容闪过些许怒意,“你们这些老家伙就会盯着人家女娃娃手里头的东西看,怎么这么没脸没皮!”

他向来行得正坐得端,因此不惧这些人的身份直接将他们的真面目拆穿,冷冷讽刺着。

其余大臣们被这么说上一通面色很不好,他们想要反驳,却被宿元白森冷的目光骇得后退了一步。

常岩看了一眼宿元白,慢悠悠说道“宿尚书此话有失偏颇,臣等也是为了陛下着想。即便明侍郎是位女子,可她也是大渊人,这种利国利民的东西自然应该交给朝廷。”

宿元白简直要被他们的不要脸气笑了,这不就是明摆着抢么,这和强盗行径有何区别?
最强狂龙在都市秦风免费阅读 在野外自慰和陌生人做了
宿元白甩了甩衣袖道“原本臣还要说一说近日明侍郎又发现了新式制盐的法子,能将市面上的粗盐变成雪白无瑕的细盐,如此看来,这等东西还是莫要拿出来为妙!”

他这话一说完,转身欲走,却被身后的几位大臣们纷纷拦住。

“欸,等等——宿尚书,你方才说的什么盐,莫不是诓我们的吧?”

像制盐这种东西,从古至今都是朝廷掌控,哪怕明汐真的研究出新的来,这是肯定要交给朝廷的,毋庸置疑!

常岩吹胡子瞪眼冷声说道“呵,我看宿尚书就是诓我们,明侍郎不过一个女子,能想出造纸、制砖已经不同寻常了,怎么可能还会想出新的花样?”

常岩明显不相信,认定宿元白就是找茬的,直到宿元白冷笑着从衣袖中取出一个布袋,等将其打开后,竟露出白花花的一片,就像是天上的白雪,甚至比沙子还要细腻。

大家不由看呆了,个个睁大了双眼面容上写满难以置信。

许久,他们的目光迟迟未曾收回,常岩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看愣住,他不欲被宿元白看出他心中所想,气急败坏道“你莫不是随便拿出什么东西来糊弄我,糊弄圣上?”

萧清寒坐在龙椅上看着底下这群人说着话,抬眸说道“将东西呈上来朕看看。”

既然陛下发话,其他人不敢多说什么。

宿元白将东西恭恭敬敬放在案前,旁边的内侍颇有眼色地取过一金色汤匙递了过去。

萧清寒舀了浅浅的一点,神色未变郑重说道“确实是盐。”

什么,这东西还真是盐?

底下的人难以置信,纷纷露出难言的表情。

萧清寒摆了摆手,内侍手捧布包走到众位大臣面前,躬着身子。

常岩率先伸出手,其他人紧跟其后,等到众人一一尝过后,面色骤变。

宿元白得意扬扬地看着面前这群冥顽不灵的老家伙,心中落满笑意。

呵,这些老家伙们还想算计明汐?也不想想自己几斤几两?

有他和当今圣上护着,其他人哪能讨得什么好处!真是愚蠢。

宿元白眼睁睁看着面前的这些人脸色一个紧跟着一个布满阴云,他只觉得心头无比畅快,在他们未曾注意的时候顺道和萧清寒交换了一下眼神,又迅速收回。

“呵。”

宿元白不再搭理面前的这几人,冷哼了声转身欲走,

“宿、宿尚书,这事有待商榷啊!你可千万别急着走!”

他们一个个叫苦不迭,只觉得自己这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宿元白没理他们,不由加快了自己的脚步,直到身后传来一道沉沉的声音“宿尚书且慢。”

说话之人正是当朝帝王,他的声音清冷如泉,在这偌大的宫殿悠悠响起。

常岩等人瞬间松了口气。

既然陛下开口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宿元白停住脚步,身子不卑不亢,沉声问道“不知陛下有何要事?”

萧清寒淡淡说道“这等细盐必须交给朝廷。”

宿元白挑眉看向他,随后目光又从身边的几人一一划过“诸位大臣们都不愿意明侍郎继续做官,说是女子不可入朝为官。这东西又是明侍郎做出来的,这……”

话音落地,常岩等人的面色一个比一个难看,尤其是常岩,他一张老脸都快要丢尽了。

“明侍郎可是当世的奇女子,一等一的好官!”常岩迅速收敛神色,立即出声称赞道,“若是今后还有人不允明侍郎做官,老夫定要那人好看!”

宿元白笑意深深,目光落在另外几人的身上,“诸位觉得呢?”

另外几个大臣们一个笑得比一个难看“明侍郎功在千秋,尔等望尘莫及。”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43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