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黑舞厅呻吟 娶了非处的真实感觉

难怪百姓都说常岩这人是个老狐狸,如今看来可不是嘛!枉费他们先前跟着常岩,却没想到他竟然反过来算计他们了!

这些大臣们不会同意自然在萧清寒的意料之中。

萧清寒冷眼看着底下的这群人上蹿下跳幽幽问道“怎么,诸位大臣是觉得自己的儿孙们比不上那些出身寒门之人吗?”

怎么会?

对于这一点,自然有大臣立即提出反驳“臣……并非此意。”

萧清寒沉声说道“既然如此你们又担心什么?左右不过是一场考试,时间就定在一个月之后,届时由朕亲自出题,至于考试范围的话下朝之后公告天下。”

萧清寒冷冷抛下这么一句话转身离开,这姿态分明是不容辩驳,显然早已做好了决定。

这个皇帝真是——

手段越来越凌厉了……

刚一下朝,萧清寒就派遣周琦在全京城发布公示开放科举制度,除此以外,还将科举制度考试的范围标明,不单单是京城,每个郡县都有陛下的公示,此事一出,举国哗然。

“什么,科举制度?这意思是谁都能考吗?”

“贫寒学子也可以去考?我的天,那不就是只要能考得上不论是谁都可以做官了!”

不止一个人因为这件事情津津乐道,更为疯狂的还是那些寒门出身的学子们,他们苦苦求学多年亟待改变命运的那一天,而这一天终将到来了。

不少人喜极而泣,不少人疯狂地跑去书肆里温书抄书,还有的人朝着皇宫的方向跪下叩首感念陛下的恩泽。

一场悄无声息的大变革从这里开始,这是一场萌芽,正在悄然绽放着属于它的智慧光芒。

因为这次科举制推行的原因,明汐和萧清寒二人的书肆里挤满了人,还有人没有位子直接找了个空地坐下。

可惜的是明汐的书肆有开放的时间,就算不少人从早到晚看书也仍觉得看不够,因此不少人特意找到了工部,希望明汐能将书肆的时间推迟一些。

这些人找来的时候明汐正在工部看着自己手中的图纸,因为科举制度推广所以需要考场,而京城之中没有多余的房子需要盖个新的不同的房子,工部众人这段时间也在忙着这件事情。

“我看这个考场大概不够啊!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就算是一个个小隔间将众人分隔开来,也不够用吧?”

宿元白看了一眼明汐设计出来的图纸忍不住皱眉说道。

倒是白朗行看了一眼后想了想道“再多做几个临时的吧,能有张桌子让他们写字,这些学子们也是愿意的。”

是啊,这些人苦读多年,就算考场的条件再怎么艰苦他们也会咬紧牙关坚持下来,只要他们的辛劳付出能换来丰硕的果实就好。

明汐将他们的意见写进一旁的本子里,打算之后全部写下来让宿元白交给皇帝看,她刚写完就听到门房的护卫跑进来说有人找她。

“找我的?”

明汐一脸错愕,她分明记得今天李氏去上香,饭菜还是让丫鬟们送过来的,难道又是家里的什么人来了?

等她到了工部门口瞬间被面前的情况惊呆了下巴,只见一群身子削瘦青衣皂袍的学子见她出来后纷纷拱手行礼道“见过明侍郎。”

这么多人来找自己,明汐乍然吓了一跳,随后看到他们每人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她心头恍然。

“你们有事找我?”

见明汐一脸茫然的模样,站在最前面的学子抬手作揖朝着她深深一拜。

“明侍郎为国为民鞠躬尽瘁令我等佩服,说起来我们不应当再劳烦明侍郎,只是现在科考在即,我们别无他法,只能……”

说到这里,众人面色顿住,尤其是他们见到明汐以后才想起她不过是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娘而已,她为天下的学子已经做了太多,他们不应当再寻她帮忙。

思及此,众人倏然噤声,面面相觑后打算放弃这个要求。
娇妻在黑舞厅呻吟 娶了非处的真实感觉
岂料,明汐却拦住了他们,柔声问道“你们既然特意过来寻我一趟说明事情紧迫,你们不妨说说你们想做什么,只要是我力所能及不违反道义的我自然愿意帮忙。”

话毕,她悠然笑道“毕竟……也不好让你们白跑一趟。”

众人早有听闻明汐的美名却始终难得一见,又见她不像那些世家大族家的千金小姐高高在上反而从容不迫,姿态谦和,不知不觉间,众人对她的好感更多了些。

“明侍郎,事情是这样的,科考在即我等希望您的书肆可以多开久一点,不知道这个要求会不会太过分了?”

明汐的书肆里藏书颇丰,就算这些学子没日没夜抄书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也写不完所以他们更想争分夺秒将那些知识印刻在脑海之中。

明汐听了他们说的这件事情点头应了下来“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京城中有宵禁,我今后会在宵禁前一刻钟关门,至于早晨我会让底下的人早一个时辰开门,不知道这样的安排可以吗?”

这些学子们也只是抱着侥幸的心态过来求见明汐,并不奢望自己的要求能被答应下来,如今见到明汐想都没想毫不犹豫应下,他们自然是惊讶的。

惊讶过后,心头弥漫开来的便是无边无际的喜悦之色,他们一个个喜笑颜开同明汐道谢,眼底流露出的真心实意也让明汐感到舒心不少。

翌日开始,明汐答应下来的事情就得到落实。

在科考的前一个月,书肆每天都会提早开门推迟关门,即便每天只是多给出两个时辰,可对于广大学子而言这一个月下来不知多了多少的时间用来复习!

再加上书肆中不论是借书还是看书,价格都很便宜,分明就是为了百姓着想。

不少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还特意拎着家中饲养的鸡蛋或者是一小篮子青菜特意找上了明家。

只可惜明家并不收下这些东西,只说这些肉和菜还是拿回去给他们自己的孩子补补身子。

百姓们别无他法,只能拎着回去,可心里头想着等科考一结束,到时候送东西的话大概就不会拒绝了。

后来明汐回家的时候,在饭桌上李氏特意跟她说了这件事情,明汐听了一耳朵就过去,转身回房开始研究味精和酱油。

在这个时代是没有味精的,大家用得最多的调味料就是油和盐,后来因为明汐和萧清寒二人成功炸出了薯条也将番茄酱做了出来,但在灶台之上,番茄酱几乎不怎么用。

至于酱油,这里的酱油总有股杂质在里头,味道也不是很好闻,所以也很少用。

明汐想着若是能将这两种调味料做出来的话,那么对于改善大渊厨房的菜品也是不小的贡献。

鉴于明汐和萧清寒二人都是厨房小白,两人最开始找上了宫廷中的御厨说了这两样东西,岂知那御厨听完后笑了笑道“若是这两种调味料那么好做出来的话,古往今来也不知会多出多么优秀的菜品。”

明汐不愿意放弃,她开口说道“盐都能成功做出来,这两种东西怎么可能做不出来!不过这两样东西工部里头的人可能束手无策,倒是大厨你,我觉得很有可能。”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擅长的方面,就比如宿元白和白朗行二人擅长木工、建筑等等。

尤其是这一次建考场他们两人出力最大,关于细节的方方面面考虑得非常清楚,这是明汐远远比不上的。

毕竟曾经的工部哪里会出现明汐这样又是造纸又是制砖的,他们全部的心力都是放在房屋结构上,所以他们对于这方面的灵敏思考比明汐强得多。

关于调味料的话,明汐是想着从那些厨师身上下手,若是能够将这些有名的厨师都聚集在一起集思广益,也许会有不错的效果。

自己不是这方面的能手那也可以思路,让这些人帮着自己想办法。

一想到这件事情后,明汐就让萧清寒进宫去问问陛下能不能借几个御厨给她。

除了宫里头的御厨,她还另外找上了富贵酒楼里的厨子,前前后后的厨子加起来有四五个人。

明汐同他们说了,若是能将这两样调味料成功研究出来的话,银子是不会少的。

这些人的厨艺都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见多识广,他们只是厨子没有想到更多的事情。

最开始听到明汐的这个想法时只觉得异想天开,可等到明汐后来说的那些话后,瞬间将他们震慑住。

“你们的手艺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你们会做的菜色也就只有这些,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做出新的调味料开发新的菜式,到那时候你们就不再是承接父辈的荣誉,你们自己就是荣耀!”

这句话一落,振聋发聩,众人面色皆惊。

他们看着面前这位比他们小了二三十来岁的少女大言不惭地说着这话,此刻心中仿若卷起浩瀚波澜,将他们平静的人生掀起另一片巨浪。

读过书的人,尤其是明汐又在异世界待上许久学了不少东西,因此如今的她自然懂得什么样的语言最能打动人心。

这些厨师们的手艺并不单单止步于此,他们还有别的能力,只是因为无人支持他们才渐渐沉寂偏安一隅。

此刻,明汐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她相信以他们的能力一定可以做到。

毕竟,若是连这些在后厨炒菜做饭这么多年的人都没有办法,那么明汐更没有办法做到。

继细盐之后,明汐又开始写新的折子,她写得很认真。

直到面前落下一片阴影,她才恍然抬起头来。

“你在写什么?”

站在她身侧的正是白朗行,他长身玉立风姿绰约,冷峻的侧脸像有一层温润的光芒落在他的脸上,竟将他平常的冷漠柔和了三分。

明汐将最后一个想法写在纸上后,才抬头对白朗行说道“我想研制新的东西出来,这不正在写东西打算呈给陛下让他给我批个小作坊。”

说完后明汐将面前落满字迹的白纸递给了他。

少女的簪花小楷清秀工整,一目了然,白朗行瞥了一眼后神色微动。

“你竟这么快就有了新的想法?你这是要做调味料?”

工部向来都是做各种工程类的项目,都说君子远庖厨,像这种后厨方面的奇思妙想从未想过,更是未曾涉及。

面对白朗行的诧异,明汐笑道“都说民以食为天,有了新的调味料自然能让那些百姓吃得更好些不是吗?”

白朗行唇角勾起浅浅一笑“也不知道你这道折子陛下会不会批?即便批下来,那些大臣们恐怕也只觉得是件小事。”

明汐倒觉得无所谓“我做这些事情又不是因为大事小事才做的,是我觉得值得才做。”

白朗行听完这句话难掩震惊,他没想到这样的话竟然是从小姑娘的口中听到,他不禁失笑着,若是自己再不努力的话,恐怕连个小姑娘都比不上。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44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