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尺度到肉黄文 慢点进,你的太大了,疼

这份情或许比她自己所想得还要深重,才会让冷静理智如她,丢了最为保险抱养孩子来顶替的路,义无反顾要自己去经历这一场分娩之痛。

那日萧华雍提到假称怀孕,她断然否决时,都没有深想这些。

原来这就是心里装下一个人的滋味,只是看着他,就觉着心头溢满;只是感觉他靠近,就会忍不住嘴角上扬,只是与他目光相触,就会情不自禁满目温情。

沈羲和不排斥这样陌生而又新奇的感觉,哪怕是在知道萧华雍时日无多的前提下。她是个不贪的人,能够感受到,能够拥有过,无论弹指刹那或是天长地久,她都分外珍惜。

“我为何嗅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萧华雍将香炉碰到她面前,打开盖子嗅了嗅。

沈羲和也凑上前,闻了闻才发现这一瞬间属于仙人绦的气息格外明显:“我在香里加了些许仙人绦。”

她与萧华雍因仙人绦结缘相识,仙人绦一直由她保存,沈羲和仔细用了寒玉匣子放在冰厨,极少动用,现在仍是翠绿一片,甚至连粉色的花蕊也仍旧鲜亮。

极少动是很少从冰厨取出,但每一次取出,沈羲和取下的量都不少,自相国寺索要香料后,沈羲和就发现加入了仙人绦的香会更精粹,效果会更神奇,故此这次也加入了一些。

“是,是仙人绦的气息。”萧华雍只在假扮华富海去寻白头翁的时候见过仙人绦,闻到过它的气息,后来沈羲和派人将仙人绦送来,萧华雍直接又命人送回。

故此,记忆不深刻,不过沈羲和这样一提到,萧华雍就回想起来了。

沈羲和:“我总觉着仙人绦于你我是幸运之物。”

“呦呦说的极是,我亦有此感。”萧华雍执起沈羲和手,附和她的话。

夫妻两看向彼此,都忍不住甜蜜一笑,两人一路从东宫至勤政殿,并未乘辇,举凡是哪怕远远见到沈羲和与萧华雍的人,都会莫名觉着二人之间萦绕着蜜一般的甜意,路过宫内的大花园,竟然还有两只彩蝶尾随一路,直到出了大花园,才留在花园内。

接下来的日子,东宫夫妇的甜腻真是无处不在,见过的人只觉着本就鹣鲽情深的太子与太子妃之间好似更恩爱了。

直到一个月后,春日结束,夏日迎来,沈羲和在晨光微熹中,被一股压制不住的恶心给惊醒,转头就趴在床头干呕起来,惊醒的萧华雍面色大变,撩开床帐高喊:“珍珠!”

今日不是珍珠守夜,守夜的碧玉听到,立刻吩咐小宫娥去传唤珍珠,自己先奔进来。

就见披了一件外袍的太子殿下倒了一杯水递到沈羲和唇边:“喝口水缓缓。”

沈羲和就着他手上的力道喝了两口,才把那股子不适感给压下去,抬头对上萧华雍眉头紧锁的脸,她指尖轻抚他眉间:“我没事,做了个奇怪令我不适的梦。”

“梦?是何梦?”萧华雍忍不住问。

“梦见与你临湖赏景,忽而游来一群七彩锦鲤,锦鲤中藏着一条灵动耀目的金色锦鲤,这锦鲤好似识得我,径直朝着我游来,我忍不住蹲下身看个仔细,它竟然一跃而起,惊得我忍不住大呼,就在此时它竟蹿入我嘴里……”

想到梦中场景,刚压下的恶心之感顿时又有些反复,沈羲和忍不住又喝了两个温热的水。

这才顺了气,恰好此时珍珠推门而入。

看到了珍珠,沈羲和忍不住无奈一笑:“我无碍。”

“珍珠既然已经来了,便让珍珠探探脉,我与她们都能安心些。”

沈羲和无法,只得乖乖伸出手腕,珍珠半跪在脚踏前,指尖搭上了沈羲和的皓腕。

萧华雍将沈羲和拢在怀里,就扯了扯被褥,仔细将她果严实,以免着凉。

大概几息的功夫,珍珠先是一惊,旋即又仔细为沈羲和探了脉,她才忍不住激动道:“殿下,殿下您有喜了,小殿下已经有一个月。”

十日前她给沈羲和探脉,也没有探出一点端倪,没有想到现在这么明显。

一个月,沈羲和忍不住看向萧华雍。

萧华雍的一颗心也扑通扑通好似要跳出来,这会儿他什么都来不及多想,满心的喜悦让他忍不住用额头抵上沈羲和的额头:“呦呦,我们有孩子了。”

“嗯,我们有孩子了。”沈羲和唇畔含笑,黑曜石般幽亮的眼瞳却泛着水光。

她此刻的心如风浪之中的海水澎湃着,她固执地想要一个属于她和萧华雍的亲生骨肉,是因为她希望如此之好的萧华雍,能够在世间留下更多令人记住的点点滴滴。

得偿所愿的她希望腹中骨肉是个男孩,她一定要将他培养成为不世之君,千古称颂,只要提及他,就会想到他的父亲。他父亲没有时日去完成的,由他来。

虽则……对这个孩子有些不公,自出生起就不得不背负诸多,然而他选择了她与萧华雍,就注定不能平凡,这条路他必须走下去,走得风风光光,满地锦绣。

“太子妃腹中胎儿可安好?日后太子妃要如何将养?孤需要留心些什么……”萧华雍一连串的问题砸向珍珠。

珍珠在跟着白头翁那段时日,也照顾过孕妇,自打沈羲和准备怀孕起,她又格外重视这些医理,故而将备好的注意事项,结合沈羲和当前身子情况,一一告知萧华雍。

萧华雍听得格外认真专注,末了还煞有介事准备了一本小册子,将之一一记录在案。

也就是从这一日开始,沈羲和每日做了什么吃了什么,他都详细记着,说是等孩子日后长大了留给他看,让他知晓他娘为了平安生下他,让他更健壮都付出了多少。

沈羲和听了忍不住心头又暖又甜。

她怀孕了,这消息却没有公布出去,和萧华雍商议三个月后,沈羲和坐稳了胎,再去惊动那些魑魅魍魉,也趁着这两个月他们把所有能够防备的都先尽可能预防起来。

素来乾坤在握的萧华雍竟然变得谨小慎微,让沈羲和哭笑不得:“北辰,我希望我们母子不是你的负累。”

那样处变不惊,深藏如水的人,突然变得如此举棋不定,每一步都要仔细反复思量,曾经令沈羲和刮目相看的沉着冷静,杀伐果决消失殆尽。

“不是负累,亦不是我失了从容信心。”萧北辰伸手扶住沈羲和,“而是太过珍惜,容不得半点差池。”

若是多思量几遍,费些功夫,就能查漏补缺,将事情安排的更加顺利和周全,萧北辰愿意为沈羲和母子去费这些值得的功夫。

“我心中的北辰,是谈笑间定乾坤;目及处风云变;抬掌时遮天日的伟岸儿郎。”沈羲和转头看着他,大抵是因为有孕的缘故,她的目光变得格外柔和,“你现在的模样,我知晓你是由爱故生忧,可你这般,我亦会跟着变得不由自主警惕起来。”

这是一种难以掌控的情绪,受萧华雍的举动所牵动。
大尺度到肉黄文 慢点进,你的太大了,疼
萧华雍听了之后收敛神色,他从未想过沈羲和会受他影响,她太冷静与理智,圣人有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萧华雍只在沈羲和身上看到过。

不过心里柔软之处却彷如被羽毛轻轻刮过,有些痒有些忍不住唇角上扬的喜悦。

“原来……我在呦呦心中已经这般重要……”他小声地好似自己呢喃。

沈羲和却听明白了,她认真颔首:“嗯,至亲之人,至关重要。”

至亲之人,萧华雍还是有些不满意,她至亲可不少,他想成为她的挚爱,但想着沈羲和脸皮薄,都说过心悦他了,他也别非要揪着字眼不放,他自个儿换成挚爱便是。

这样一想,萧华雍心里就更美了。

笑得有些自我陶醉又有些在沈羲和看来傻傻的样子,沈羲和挑眉,不知这人又想到什么,定然是与她有关,才会露出这么不太正常的笑,沈羲和都习以为常了。

萧华雍自我填补的毛病从未向沈羲和展露,他不会告诉沈羲和,否则她指不定又用一言难尽的目光瞅他。

不过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能够牵动沈羲和的心神后,萧华雍心里开心的同时也重视起来,他将紧张的一面收敛,又变成那个万事云淡风轻,寻到机会就撩拨对沈羲和说情话的皇太子。

曾经沈羲和是真的觉着萧华雍那见缝插针的情话是油腔滑调,但现下也不知是不是听习惯了,每每听到都情不自禁唇角上扬,心里的感知由排斥到平静到现如今的喜悦。

夫妻两在东宫养了一个月,也无人得知沈羲和有孕,四月里步疏林大婚,沈羲和无论如何都要去,一则新娘子是长公主之女,也算是皇室嫁女,沈羲和需要代表皇家去观礼。

二则人人皆知她与步疏林交好,朋友成婚,她若不去委实说不过去。

结合了前面两点,她便不能寻借口推脱,反而会引得一直盯着她一举一动的人猜疑。

萧华雍也知道这一点,想要陪着沈羲和去,却被沈羲和拦下:“到底不是皇子公主成婚,你身为储君去观礼,过于隆重。且你在我身侧,时刻担忧我,反而会露了马脚。我去去就回,带着莫远和珍珠他们,绝不会出事儿。”

萧华雍只得依依不舍将坚定不允许他去的沈羲和送到东宫门口。

步疏林大婚是皇家按照亲王世子的规格由礼部主持,主婚人也是礼部尚书,寻常大户人家也及不上的隆重,长公主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十里红妆,场面声势浩大,比两个月前萧长旻成婚还要壮观。

余桑宁也随着萧长旻来参加婚宴,她是皇室长媳,与沈羲和同席,沈羲和居中,左右分别是李燕燕与余桑宁,这二人都与沈羲和有些不愉快,两人都不与沈羲和攀谈。

两人又不能越过沈羲和闲谈,一时间三位身份最尊贵的皇家媳保持着沉默,弄得近处的两位公主与几位宗亲长辈都有些噤若寒蝉。

直到一碗汤羹端上来,余桑宁掀开瓷盅,捂着嘴扭头就干呕起来,这才吸引了人的目光。

一位经验老到的命妇忍不住惊讶:“昭王妃莫不是有喜了?”

余桑宁干呕了几下,脸上浮上一缕红晕,有些矜持地颔首:“嗯,昨儿才确诊,月份尚浅,方才一月,不宜宣扬。”

一时间道贺的声音络绎不绝,也有人夸赞余桑宁有福气,成婚才两个月,就有孕一个月。

沈羲和默然抬眉,心里对余桑宁有孕有些意外,同时觉着挺好,多个人分散注意力。

皇家孙辈子嗣稀缺,唯二的两个都是昭王的孩子,现在余桑宁又怀上了,几乎是众星捧月,要知道皇嗣也是皇位竞争的砝码。

尽管现在陛下还年富力强,皇子们也相继大婚,皇嗣肯定不会缺少。但谁知道陛下会不会突然有个万一,历朝历代正值壮年忽然暴毙的帝王不在少数。

储君又是个短寿之人,届时有子嗣会成为宗亲偏袒的对象,兼之昭王还占了一个长。

有沈羲和在的时候,很多人还收敛一二,等到沈羲和观礼结束,提前离去之后,作为皇子长嫂的余桑宁就是万人簇拥。

“太子妃,昭王妃是个聪慧人,为何这么迫不及待就把有孕的消息放出来?”碧玉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就问沈羲和。

作为沈羲和的心腹,知晓沈羲和未来的路,她们这些左膀右臂,能够多懂一些就能多为沈羲和分担一些。

“为了正名。”马车上的沈羲和隔着影影绰绰的纱窗,看着街道两旁璀璨的烛火在夜风中摇曳,不假思索回答碧玉。

身边的丫鬟愿意讨教,愿意努力跟上她的步伐,她自然是细心教导。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4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