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进猛出激情动态图 沉浸式体验服务

“正名?”

“昭王妃还未祭拜过家庙,没有记上皇家的族谱,这若是放在民间,那就是未被承认的媳妇。”珍珠代替沈羲和解释,“死了也不能与丈夫同葬。”

若非是陛下赐婚,圣旨上写明是聘为嫡妻,连一声昭王妃都没有资格被称。

步疏林的事情,因为余五娘子的死而连累到了娘家,这是余桑宁始料未及的事情,现在她与娘家的关系十分紧张,整个余氏一族心里也明白她做的好事,自然也反对余项再宽待她。

唯一的依靠就是萧长旻,萧长旻这会儿对她很内疚,知道她是为了自己才落得这样一无所有,众叛亲离的地步。

但余桑宁聪明,聪明人就知道萧长旻的歉疚不能长久,所以她不能依靠萧长旻那点歉疚之心一辈子,她必须要快速寻找出路。

她这么快有了身孕,宗亲也会重视,不能让她的孩子以后低人一头,早些爆出来,就能早些正名。

也好趁着萧长旻对她愧疚未消的时候让萧长旻自觉补偿她。

明日萧长旻就会去游说运作,很快余桑宁就会获得祭拜宗庙上族谱的资格。

这就是余桑宁的目的,她有了子嗣,有人看到了昭王府的人丁兴旺,就会投诚,她稍加运作,让余氏的族长获些利,她又能重新被认可,而她有了娘家依仗,才能得到萧长旻更多的尊重。

沈羲和正要收回目光,却瞥见一个食肆的阁楼临窗屋子里,崔晋百仰头猛灌的模样,她当即吩咐:“停车。”

马车停到了一边,以免挡住过道,沈羲和隔着纱窗看了苦闷不已,借酒消愁的崔晋百好一会儿,才轻叹口气,转头对珍珠吩咐:“让莫远派个人看着,莫要出事。”

她观察了四周,崔晋百应当是没有带人,他只怕不想太多人此时看到他的伤痛与狼狈。

余桑宁的事情一如沈羲和所料,很快萧长旻就游说了宗亲族长去寻陛下说项,佑宁帝对此置若罔闻,宗正寺卿也不敢多言,但萧长旻没有放弃,他寻找了淑妃。

不知道给了淑妃什么好处,淑妃终究是让陛下松动了,陛下回复了一句:“胎稳后再折腾。”

尽管没有给出具体的日子,语气里也有诸多不满,但到底是传达了一个信息。陛下再不喜余桑宁,也要给自己的孙儿一个颜面。

“淑妃这是与昭王联手了?”步疏林成婚三日后,带着萧闻溪回门,顺便到宫里谢恩,自然少不得要来沈羲和这里一趟。

步疏林倒是不知道淑妃与沈羲和之间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只知道淑妃记恨沈羲和,现在淑妃处处帮着昭王,步疏林知道沈羲和聪睿,也要提醒一句:“你要当心些。”

“她不敢来招我。”沈羲和淡声道。

余桑宁本就有些惧她,绝无可能在怀着身孕的情况下来与她作对,余桑宁很清楚,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多金贵。

向往富贵的余桑宁,骨子里很清楚,她出嫁前的荣誉来自于父亲,出嫁后来自于丈夫。现在她想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她要做的是延长这份得之不易的尊贵,那就得依靠儿子。

既然沈羲和心里有数,步疏林也就不多言这些,她默了默才道:“呦呦,我是来寻你辞行。”

沈羲和蓦地看着她。

步疏林也回视她,有不舍也有无奈:“阿爹快撑不住了,用不了几日应该就要报丧,我身为独子,便是陛下也不能阻拦我回去为阿爹送葬守孝,且……”

顿了顿,步疏林的手抚上她的小腹:“我已有孕快四月,现在还能勉强遮掩,再留几日……”

想遮都遮不住,现在是初夏,步疏林总不能夏日穿厚重的衣裳,可她的小腹已经逐渐显怀,肚子会越来越大,早些离去是完全之策。

“陛下不会轻易让你回到蜀南。”沈羲和略有些担忧,“你可想好对策?”

“太子殿下已经为我想到对策。”步疏林道。

步拓海早早就将自己快不行的消息递给了萧华雍,就是希望萧华雍能够早做安排,将步疏林送回蜀南,步拓海主动告知了萧华雍步疏林是女儿身,就是让萧华雍知晓,他们步家是诚心投奔,只要步疏林回到了蜀南,蜀南就唯太子之命是从。

蜀南有五万大军,是无人能够拒绝得了的诱惑。

自然,萧华雍相帮,并不是看上这份投诚或者这些兵马,这些他想要有的是法子拿到手,他相帮是看重步疏林与沈羲和相交。

萧华雍亲自定下的对策,沈羲和的心就落定,夜里等萧华雍回来之后,她便问:“你要如何安然将阿林送回蜀南?”

步疏林还怀着身孕,就更加增添了难度。

“等蜀南王丧报递来,步世子必然要进宫辞行,将她留在东宫,派个替身回去。我这两个月寻了不少人,易容成他的模样,出了京都。我们先制造一场追杀,扰乱陛下的视线,亦让所有人失去步世子的行踪。”他们会发现很多人个步疏林往不同的方向奔向蜀南。

误导了陛下之人的判断,同时也分散了陛下的人力。

这倒是个极好的法子。

“你是安排阿林先行,还是随后?”沈羲和问。

步疏林进宫谢恩,至东宫辞行,就被留在了东宫,替身由东宫回到府邸也不可能当日启程。

中间就有了一个时间差,步疏林可以当夜启程,快于大部队。也可以随后而行,坠在后面。

两者各有利弊,先行很容易避开提前设下的埋伏,却也有一定的风险,不知埋伏在何处,会不会无意之间进入了陷阱。

后行则完全可以避开设伏,但人一旦发现不是真的步疏林,追杀的人很可能会更加谨慎,留下人守株待兔。

“让她先行。”萧华雍早有计较。侧首对沈羲和清浅一笑,“无人知晓她在东宫就掉了包,也就无人猜到她能先行一步,待到所有人都发现他们盯着的人是假的步世子,也会笃定步世子还在后面,或是选了旁的路,与他们行程差不多。”

另,便是猜到步疏林已经提前先行,也未必能够追赶得上。

至于沈羲和的顾虑也并不是能够完全规避,当真碰上了也只能道一声运道不好,见机行事便是。

猛进猛出激情动态图  沉浸式体验服务

沈羲和颔首,萧华雍安排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极其详尽与周全,离开了京都,剩下的就看步疏林的本事。

哪怕对挚友忧心,沈羲和也没有打算插手参与此事,一则人多越发容易暴露,反而弄巧成拙。

二则此事事关重大,步疏林要是自己迈不过这道坎,暴露了女儿身,他们的人再被查出痕迹,同样会牵连到他们。

此时陛下强盛,诸王虎视眈眈,萧华雍哪怕不惧与祐宁帝一战,这一战也可能是惨胜或者两败俱伤,最后捡便宜的必然是萧长卿或者萧长彦。

故此,他们还不能给祐宁帝对他们光明正大下手的理由。

三则,步疏林日后要成为一方统帅,她必须要拿出能力来。

否则,她不够资格让萧华雍为她损耗静心培养的护卫。

萧华雍自然可以强行派人,但若是牺牲太大,步疏林让跟随萧华雍之人觉着她配不上这样的牺牲,会损伤萧华雍的威信,同时动摇萧华雍下属的忠诚度。

“呦呦不用担忧,我虽不能派自己培养之人,但你莫要忘了我还有皇伯这枚棋子在手。”

萧华雍低声一笑,安抚沈羲和:“该放任的自然还是要放任,皇伯毕竟是反臣,若一开始便护着步世子,于蜀南便是灾难。”

只有等到步疏林生死一线的时候,萧觉嵩的人才能出手,陛下便是察觉蛛丝马迹,也不能扣一顶反臣同党的帽子。

相反,陛下还要及时安抚,觉着萧觉嵩是见缝插针,会升起与萧觉嵩争夺较劲的心思。

群臣这边也要给个交代,陛下一个处理不妥当,群臣就会人人自危。萧觉嵩想整谁,就刻意护着谁,有了步疏林在前,难道陛下还能差别对待?

“北辰,你当日走了一步妙棋。”沈羲和不得不赞叹萧华雍当初拿下萧觉嵩的高招,便宜了他许多行事,更是将他完美地隐藏起来。

“不过是有些运道,恰好皇伯命不久矣。”萧华雍觉着这件事运气的成分偏大。

一切都是刚刚好,他不是陛下的亲子,萧觉嵩深恨陛下,自己又无力再与陛下一争高低,才给他捡了一个便宜。

“机遇是能者的囊中之物。”沈羲和觉着萧华雍自谦了。

萧觉嵩哪有那么容易就放弃与陛下一绝生死?哪怕明知道是以卵击石,在命不久矣之际,他估计也顾及不了那些。

人死就什么都没有了,哪怕萧华雍真的让陛下死不瞑目,他也是见不着的,就凭这份不甘,寻常人就说服不了他。

萧华雍能,这就是萧华雍之能!

现在细细想来,萧觉嵩会把人留给萧华雍,未必不是让这些人盯着萧华雍,一旦萧华雍违背了誓言,他们或许也会对萧华雍不利!

“你当日是否对萧觉嵩有所许诺?”沈羲和急切地问。

“我只是给了他一些能够证明我身份的证据罢了。”萧华雍安抚沈羲和,“这些证据,他拿着不会轻易放出去,他指着我为他达成遗愿。倘若我失信,他也可以另外不得不与陛下殊死一战。”

一旦他身份暴露,要么皇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要么他将陛下扳倒,自己上位。无论如何,他所想终能达成所愿。

银辉凝聚,华光深藏的眼瞳泛着幽光,萧华雍唇角微扬,笑容极其老谋深算:“可惜,他对我知之浅薄。他将人交给我,为了效力不假,却也是盯着我,我交与他的证据,他转叫给了谁,我早已试探出来……”

原本这个人他不打算动手,人就在他的掌控之中,也避免这人没有了,影响萧觉嵩留下的人对他的忠诚。

可现下……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4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