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的紧张心情 哭着求饶羞耻喷汁双性

原本有些不耐的萧长旻,面色凝重起来,这种可能他没有想过,但却的确大有可能!

“依你之见,该当如何?”萧长旻问。

余桑宁顿了顿,才行了个万福礼:“殿下,此事人人都不乐见步世子顺利回京都,我们何必横插一脚?”

沈羲和太邪门了,她总觉得与沈羲和为敌绝不会有好下场,但萧长旻的野心,她心里猜到了几分。

别看她已经嫁给了萧长旻,对权势的渴望让她也想母仪天下,可她素来是个稳扎稳打的性子,就萧长旻的能耐,不是她轻视萧长旻,萧长旻根本没有可能!

且不说沈羲和站着东宫正统,就拿算太子殿下真的命不久矣,沈羲和也没有诞下嫡孙,文还有信王殿下,武还有景王殿下,暗中潜伏着的燕王殿下也不是泛泛之辈,这些人哪个不比眼前的人有能耐和倚仗?

偏偏也不知是谁以长幼有序给昭王洗了脑子,竟真的让他做起了春秋大梦!

在她看来萧长旻安安分分,日后一个亲王荫泽子嗣就好。这些话余桑宁现在自然不能对萧长旻说,只得循循善诱。

余桑宁要他作壁上观,萧长旻沉默了片刻后道:“你的话,我会慎重考虑。”

说完,萧长旻就转身走了,又把那些心腹招来商议,听到消息后余桑宁闭了闭眼。

她心里清楚,这些心腹里面就有一样坐着位极人臣大梦的人,就是这些人把萧长旻吹捧得看不清自己有多少能耐,这一次只怕萧长旻又要插一手,只盼着莫要因此招来横祸!

与昭王府比邻的信王府,在外练兵的萧长赢急匆匆赶回来:“阿兄,我们……”

萧长赢欲言又止,他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渍,可见他的急切。

萧长卿自己曾经为一个人痴狂过,他能明白那种忘不掉,放不下,一心只向着她,任何与她相关的事,都会管不住自己的心情。

故而,他没有斥责和劝阻:“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京都我会为你掩护好。”

萧长赢目光晶亮,压抑着兴奋,感激道:“多谢阿兄!”

说完,他脸上挂着笑,倒退着大步跑了。

步疏林很明显是沈羲和的人,步疏林能否平安回到蜀南,关系着沈羲和是否能拥有一大助力。

萧长赢与萧长卿都无心帝位,萧长赢自然一心帮着沈羲和,他不是嫡子,给不了沈羲和想要的名正言顺,所以哪怕沈岳山选择了他,他也被沈羲和给否决了。

他只想尽他所能,给予沈羲和他能给的一切,不需要沈羲和知晓。

萧长赢几步回到了自己的王宅,他身为亲王,又是投身军营之中挂职的皇子,没有陛下的旨意根本不能擅自离京,一旦发现就是重罪,故而他需要偷偷溜走。

无论是装病还是编织旁的理由,都不是长久之事,故此需要一个人为他遮掩。这个人若是他的兄长,他才能毫无顾虑。

“殿下,三娘子来了。”萧长赢的长史前来禀报。

正在收拾行囊的萧长赢顿了顿,起身大步走出去。

三娘子是陛下赐婚给他的未过门妻子——尤汶珺,他们还有三个月就要大婚。

尤汶珺是将门之女,不喜钗裙,日常都是一袭翻领袍,长发高束,眉宇间英姿飒爽。

“请殿下屏退左右。”尤汶珺行礼之后看了看萧长赢身侧的人。
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的紧张心情 哭着求饶羞耻喷汁双性
萧长赢挥了挥手,他身侧的人都退下,长廊亭子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三娘子有话直言。”

“殿下不能离京。”尤汶珺就依言直说。

萧长赢狭长的眼角眯了眯。

尤汶珺怔了怔,她原本只是猜测,萧长赢的反应却告诉她,他是真的要去。

他们赐婚之后,萧长赢就来寻过她,对她言明他心中有一人,此生大抵再难放下。

她当时心中涩然,要说对萧长赢有多深的男女之情,那绝不可能,毕竟他们才方相识,可他们已经订下婚约,他之于她到底是不同,未婚夫婿说心中有人,此生不忘,如何能叫她心中无波。

她永远无法忘记,那日艳阳高照,满园花香,彩蝶翩飞的院子里,他是那样坦荡与磊落对她说出那般残忍与绝情的话。

“三娘子,小王心中已有恋慕之人,只是小王贤良不够,难入她眼。故而与之有缘无份,但小王却已然放不下。今日告知三娘子,是不欲欺瞒。三娘子若不愿嫁入烈王府,小王自会悔婚,三娘子且安心,小王定不会让三娘子担污名,受牵连。”

悔婚?

刚刚赐婚,他就说要悔婚,他是那样直截了当,站得笔直像一柄长枪,挺拔得令人无法质疑他的话,她信只要她摇首,他一定会让婚事作废,也必然会让她全身而退,自己承担一切。

忽然间,她好生艳羡那位他心仪之人,她甚至觉着荒谬与好奇,到底是怎样的女郎,天家郎君,文武双全,俊美不俗,竟是看不上眼。

“殿下,你可知你我婚约因何而来?”尤汶珺忍不住问。

他们是陛下赐婚,是陛下对尤氏的恩宠与笼络,他要是悔婚,要承担的是什么后果,他清楚么?

“小王今日与三娘子坦诚相待,便是将选择权交于三娘子。婚约之意,三娘子大可不必深究。”他双眸明明有水一样的光泽,却毫无波澜。

不必深究?

尤汶珺是重武,却不轻文,她只是不耐那些繁文缛节,但她清楚地知道,她的婚姻是没有办法自主,尤氏想要更进一步,想要在东北不受陛下忌惮,想要表忠诚,她必须嫁给皇家。

她已经和烈王赐了婚,断没有烈王悔婚之后,就嫁与景王或其他皇子,只能嫁给宗室,陛下对宗室由来是敬着客气着,却不放权,嫁给宗室她也会被家族放弃。

天家皇子,才能如此骄傲地说出不必深究,哪怕是他承担了所有悔婚的责任,他依旧是陛下的皇子,过几年他再立功,仍旧会是陛下宠信的亲王,他们不在对等的位置。

尤汶珺没有开口,萧长赢大抵明白了她心中所想,便道:“三娘子若仍旧要为了尤氏嫁与小王,小王与三娘子也能相敬如宾,烈王妃的荣耀,三娘子一分不少。”

烈王妃的荣耀一分不少,旁的就不要痴心妄想对么?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4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