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美妇,耸动,娇喘 夜里我的奶头 摸

沈羲和心口一紧,面前这个渊渟岳峙的年轻储君,在这一刻展现出了帝王的铁血与刚毅。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了那种她不喜的抗拒。她知道他是对的,路也是步疏林自己选择的,摆在步疏林面前的只有这条路,他们的确可以用私情来给予步疏林更多的维护,可这样一来,萧华雍断然不会重用步疏林。

不会将她的安危交托给步疏林,因为步疏林不值得他信任。

萧华雍第一次见到在沈羲和脸上流露出那种类似于逃避的情绪,他叹了口气,将她揽入怀中,小心翼翼拢着她,有些自责:“呦呦,你的心……变软了。”

刚入京都的时候,她是何等冷硬与理智?凡事权衡利弊,不将情分。那才是合格的帝王之人,现在不知是因与步疏林出处了情分,还是她刚为人母的缘故,她的锋芒锐减。

若他能一直护在她身侧,站在她身后,这样的温软,令她多了烟火气和鲜活感,他自然是乐见其成,可目下他却不喜这份温软,他宁可她还是那个冷硬果决的人。

“人非草木……便是养只狸奴也能生出情意,更遑论是往来交心的挚友?”沈羲和目光穿过窗棂,落在院子里纵身跳跃扑蝶的短命身上。

她也发现自己开始有人情味儿,有了就是有了,是利是弊她不知如何衡量,但她不排斥。

“小九追了去,小八也派了小十二前去,我亦遣人跟着,我们能做之事已然做完。”萧华雍执起沈羲和的手,缓慢而又坚定将之包裹,“静待结果吧。”

为今之计,也只能静待结果了。

沈羲和只盼着步疏林与腹中胎儿都能够安然回到蜀南。

“殿下,步世子安然出京。”就在这事儿,传来天圆的禀报声。

也算是稍稍安抚了沈羲和忧虑的心。

回到步府的步世子,整装上马,他将萧闻溪亲自送回长公主府,以萧闻溪刚刚查出有孕为由,便是陛下也没有办法命萧闻溪与步疏林一道启程。

萧闻溪若是随行,只怕凶多吉少,等到步疏林真的回了蜀南王府,再接安好胎的萧闻溪回去,也算名正言顺,毕竟还在孝期,儿媳去陪着守孝,哪怕陛下也不能阻拦。

至于日后萧闻溪铲下来的孩子,是否送到京都为质,也得先等生下来是男是女再言。

出京都之前,是安全的,谁也不敢在京都地界动手,这无疑是栽赃陛下,给陛下抹黑。

其实若萧华雍不考验步疏林,就在京都利用萧觉嵩的人安排一场刺杀,既能让陛下抓不到把柄,深怀忌惮,引导舆论,让陛下之后不但不敢截杀步疏林,甚至还要为了堵住悠悠之口,加派人手护送步疏林,只要萧华雍愿意,再推波助澜一把,陛下定要派遣绣衣使护送。

如此一来,陛下若执意暗杀,就得牺牲掉绣衣使,要么战死要么落得一个护卫不利之罪,步疏林死了,这些护送的人也得陪葬才能安抚蜀南大军。

这就是萧华雍能够给予步疏林的康庄大道,萧华雍问过步疏林,路是步疏林自己选择。

选择了这一条,步疏林安稳回到蜀南,却再也得不到萧华雍的重用,情分今日用尽,他日无论是萧华雍上位还是沈羲和掌权,都将会对蜀南公事公办,蜀南被慢慢削权势在必行。

步疏林的担当促使她哪怕身怀有孕,也选择了第二条,成为萧华雍得用且重用之人。

出了京都,步世子的人马就遇上了埋伏,站在沙盘之前的萧华雍,面前的墙是一张巨大的舆图,这些年他走遍每一寸国土,收益最大的莫过于这一张一张舆图。

每一处,都是他亲手绘制,他哪怕站在东宫,也能将看尽天下每一寸,陛下的人可能在何处设伏,其余要插手的人极大可能在何处设伏,他都能料到一二。

出了京都便遇伏,是恰好埋伏在了陛下的人之前,距离也是有讲究,等到陛下的人接到消息,赶来想浑水摸鱼时,这一场看似激烈的厮杀,已经结束,步世子早已下落不明。

“殿下,八名替身悉数散开。”天圆将地方传来的消息递上,“陛下的人也分散狙击。”

灯光摇曳中,萧华雍唇瓣划过令人惊心动魄的光泽:“先暴梁州再露利州,将他们的人引入山南西道。”

那里,有陛下心心念念的前太子逆臣等候他们。

自京都离开,入梁州转道利州接入山南西道就能顺着长江而下,直达益州,蜀南王府就在益州!

这是最快的路,是人人都会认为步疏林最有可能选择的路,只有这条路才能缩短行程。

步疏林遇袭,下落不明的消息,祐宁帝与萧华雍是几乎是同时收到,刘三指低头道:“陛下,步世子方出京都便遇袭,此刻人去无踪。”

“出京便遇袭?”祐宁帝伏案在批阅着奏折,头也未抬,“倒是个好法子。”

他要截杀步疏林,步疏林知晓,只怕整个朝堂无人不知,他的几个好儿子也不会错失这个良机,步疏林能否安然回到蜀南,关乎着蜀南王爵的袭承,关乎着蜀南数万大军的掌控权。

不仅仅是对他的威胁,因着步疏林明着倒向沈氏,举凡心中对他臀下这把椅子有点心思的好儿子都不愿乐见其成。

若非步疏林回蜀南关系重大,不能掉以轻心,他都想完全不插手,看一看他这些好儿子翅膀到底有多硬。

在京都之外就动手,只可能是两人所安排,一是步疏林自个儿,二是沈氏。除了这二者,无人会越到他的前方来吃力不讨好,此一举可让步疏林暂时大隐隐于市。

“岐州、凤州、梁州、金州、商州、邠州,神勇军分六路人马围剿,皆以守住入口。”刘三指又禀报。
侠女,美妇,耸动,娇喘  夜里我的奶头 摸
这样的法子,祐宁帝早有所料,他养了一支骁勇善战的神勇军,不怕没人使唤,这留条路恰好包裹着京都,岐州与商州更是在京都两侧,压根不是步疏林出的京都大门。

邠州更是在京都之北,与蜀南是两个背道而驰的方向。

那又如何?祐宁帝从未自持过高,不认为他养出来的人舍不得绕点路,更何况还有个沈氏,他可是在沈氏这个小丫头手上吃了三个闷亏,宁可广撒网,也不容步疏林能够逃脱。

“名人明日早朝奏报。”祐宁帝不打算这么早公开来处理这件事情。

蜀南王世子在京都城门外被伏击,人此刻下落不明,会很快传到京兆尹,再由京兆尹递到侍中手中,卫颂在拿到急报的第一时间,就爬起来深夜敲响宫门求见。

宫中传来陛下偶感风寒,喝了汤药歇下,卫颂知道这是托辞,陛下这是要拖延时间,在暗地里先摸清步世子逃走的方向,这才不急着处理。

若这消息是递到崔征或者陶专宪的手上,哪怕陛下真的染了风寒不适,十万火急,二人也会执意求见,可他是陛下一手提拔,这个恶人只能他来做。

他体贴陛下,便拿着奏疏折回府邸,却再也无法安眠,坐在书房等天明,等早朝。

早朝的时候,卫颂才将消息递上去,御史台当下就站出来指责他不分轻重缓急,此等大事竟然搁置一宿,若步疏林有三长两短,他也难辞其咎。

卫颂无话可辩。

祐宁帝自然要护着自己的人,他咳了几声:“昨夜朕不慎染了风寒,卫卿连夜来奏,是忧君之心,此事是朕耽误了,传令下去,举国上下,各路官道,调派人手,寻步世子。由州至县,乃至乡镇,分发步世子画像,无论如何都要竭力寻人,寻到则奖。”

奖什么?帝王没有说,但宫廷画师着实忙活了起来,开始绘制步疏林的画像,分发下去。

“陛下这是明暗夹击。”沈羲和听到之后,面色仍旧淡然。

 

她昨日忧心步疏林,可步疏林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就无可更改,她再忧心下去,也于事无补。陛下要令步疏林回不了蜀南之心,人人皆知,有这样的举措,他们半点也不惊讶。

暗地里陛下派的人沈羲和不用猜也知道不在少数,明面上现在又一道看似着急寻找步疏林的圣旨颁发下去,是让步疏林根本无路可走,但凡有人见到她,只需要告向官府,就能泄露她的行踪。

“步世子早一日出京,陛下的人察觉已晚,便是在京都之外的六州布下天罗地网,也拦截不到人。”萧华雍低声安抚沈羲和,“至于陛下的圣旨,宫中画师笔触精妙,定能将人画得惟妙惟肖。”

越像越好,只可惜步疏林身侧有萧华雍的人,步疏林不但换回了女儿身,还扮作商妇,穿上钗裙,露出初显的小腹,模样也易了容,便是大摇大摆走在街上,也无人能够认出。

沈羲和望了萧华雍一眼,旋即收回目光,步疏林暂时是安全的,等到萧华雍开始用往四面八方逃窜的替身来为陛下乃至诸王反设陷阱之后,陛下与诸王都会反应过来,他们会重新审视一切,这时候步疏林绝无可能已经抵达蜀南,终究还是需要闯这一关。

“你欲先从何处动手?”沈羲和问。

“梁州。”萧华雍也不隐瞒沈羲和。

算着时间,在梁州先露个痕迹,接着就是利州,搅乱整个山南西道,看一看这一地有多少魑魅魍魉。

“阿林走的是哪一条路?”沈羲和又问。

“我不知。”萧华雍如实回答沈羲和,“她先走,在陛下等人尚未回过神来前,任意一条道都是安全,蜀南王府也有安排,她要学会如何脱困如何自保。”

派在步疏林身边的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传信给萧华雍,这人不肩负监视窥探步疏林的使命,真正盯着步疏林的是海东青。

这也算是给步疏林一些后路,若萧华雍的人时刻盯着,步府的底牌只怕全部都落在了萧华雍的眼里。

海东青不会言语,便是把一切尽收眼底,也不能转述给萧华雍。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46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