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太深了好涨快点疼h 贵族少爷们的玩物NP文

李昊哲奋力一声大吼。

凌晨一点多的庭院,静的只有风声。

江帆站在路灯淡淡的光影里,凝视着儿子,往昔一幕幕场景变幻着从眼前拂过。李昊哲哀戚戚地望着他:“川少他们美其名曰康京离不了我,连千云山的小道士都去了爱妤岛,我是亲王可是没有太大的权限,川少与我电话、见面的次数都在骤减,你以

为……我傻吗?我感觉不出来吗?你还记得我们父子俩当初是怎么从B市被流放的状态又被带重新启用的吗?那会儿你怎么跟我说的?”

江帆迷茫地站在那里,心里有一束光,阴着倪嘉树的影子。

可是那束光好远好远,远到他再也触不到了。

欧洲的生活慵懒且富庶,温若棠的家人都待他极好,她家的亲戚也有喜欢吃喝嫖赌的,偷偷带着他去了,他就在那样的环境里飘了,忘乎所以了。

他觉得他还是倪少身边那个傲娇的小助理。

他想守着他的骄傲,却被温若棠的父亲跟弟弟发现他出轨,联手揍了他一顿。

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温若棠哭着跟他闹,问他为什么不遵守当初不会背叛她的誓言,他情绪失控地抽了她两个耳光,抢了儿子,不顾她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冲过了街去追,他毅然决然地遁逃

了。

他关了手机,切断了一切她可以找到的方式。

他在头等舱里望着啼哭的儿子,心情愈发烦躁,想着没事的,没事的,大儿子来接他,大儿媳妇会帮他带小儿子。

可是这会儿,站在骁王府的土地上,被沁凉的夜风吹着,被大儿子这样哀戚戚地质问,他的心一下子就慌了。李昊哲望着手足无措的父亲,眼中腾起泪光,一步步靠近:“爸,你本性不坏的,你现在的行径放在十年前,你自己回过头来看,你想不想抽你自己?你看看爷爷,因为一

步错、步步错到现在连家都没有了,你呢?你也要跟爷爷一样?”

江帆忽然就蹲下了。

他抱着脑袋,哽咽不止地哭了。

他忽然就希望时光能够倒流,倒流回他意气风发,不过十几岁的时候,屁颠颠跟在倪嘉树后面勇闯天涯。

可是时光啊,再也回不去了。李昊哲伸手抱住他:“爸,把温阿姨接来府里,你跟她好好道歉,好好赔礼。昊宇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让她如何会不心疼?如何又能割舍?你这样对一个深爱你的女人

,这样对一个深爱孩子的母亲,你不觉得太残忍?”

江帆哽咽着:“好,我跟她道歉,是我错,呜呜呜~是我错了,是我错了呜呜呜……”

江帆顿悟大哭。

然,管家忽然快速跑过来,凌晨的风骤然一紧,一支小分队冲了进来,对江帆父子进行了包抄。
老师太深了好涨快点疼h 贵族少爷们的玩物NP文
李昊哲目光一凝:“干什么你们!骁王府也是你们敢擅闯的!”为首一人,出列道:“殿下,李江帆先生用已经无效的宁都宫爵府家生子的玉谍非法入境,这件事情我们已经上秉了皇夫陛下,陛下着令我们依法处置,所以,只能先对不

住了!”

南英的皇室玉谍,已经被收走了。

但是洛天娇早年就为江帆,向洛氏皇朝求来了一块和田青玉的内家子玉谍。

后来江帆一再不懂事,洛天娇顾念倪嘉树的感受,也不忍轻而易举毁了自己从小养大的江帆,总想着给他一次机会,便一直没收回这块玉谍。

但是,洛氏皇族早已经将江帆这块玉谍内部的电子芯片,设置为待定了。

只要江帆再使用一次,洛氏皇朝的内务部就会接到信号,会复查他南英的玉谍是否恢复。

如果他南英的玉谍依旧没有恢复,就表示南英的皇室并没有重新启用他,那他洛氏皇朝的这块玉谍也会被设置为失效,并且取消这个人原本享有的一切玉谍特权。

李昊哲惊呆了,他猛地低头看向江帆:“爸,你不是买机票带着昊宇回来的?你没办签证?”

江帆咬牙:“当时来不及办签证,签证还要等两周左右才能批,我半个月前哪里知道我要马上回南英?”

所以……

所以他想起洛天娇为他求来的这块玉谍,还在呢。

所以他就用了洛家的玉谍回来了。

可洛家却是看在南英的面子上才允了特权,南英现在不用他,洛家自然视他如草芥!

江帆懊悔地哭起来:“我错了~我哪里知道宁都的玉谍监管系统如此严格……呜呜……”

李昊哲手脚冰冷地望着父亲被带走。

等了十来分钟,他猛地回过神来,跑回去让女佣取了厚实的被褥跟衣物,又马不停蹄给江帆送过去。

爱妤岛。

李萌琦跟陈绾绾就坐在沙发上,等了一夜。

两人私人号码的手机就平放在茶几上。

李昊哲也好,江帆也好,李斌也好,没人打电话过来。

天边投来一丝曙光,陈坚亲自用砂锅煲了海鲜粥端上来:“日出升起来了,川川他们都在看呢。”

李萌琦眼眶虽红,却也松了口气。

他们都很清楚,现在是江帆咎由自取,可如果李昊哲再打电话过来求情的话,就等于李昊哲也保不住了。

陈绾绾知道亲舅舅做了这种事,心里又生气又怒其不争:“我从没觉得夜晚这么漫长,它只要响一下,我的心就能跳出来。”

李萌琦熬了一夜,满脸倦容,体力有些不济:“没打来就好。吃饭,我一会儿还要补觉。”

他们坐在别墅的小阳台上,看着日出一点点升起来。而海边上,暮川、暮寒、赞誉、糯糯、百里栀柔,带着三小只以及Lily和贝贝,正在海边上一边欣赏日出,一边开心地拍照。

赞誉带着筠礼用沙子造出了长城,他们还造了大楼跟住房。

暮寒带着筠炎、子孺用沙子造了一台台的大炮。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5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