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被迫打开双腿 人与蛇妖h交小说

百里栀柔给李萌琦针灸。

因为五脏的病毒清的差不多了,只剩下身体余毒,所以这次针灸的部位改在脚底。

陈坚、陈绾绾、暮寒都在边上瞧着,见李萌琦双脚扎满针的样子,不由好笑。

暮寒:“萌姨,我可算明白什么叫做无处下脚了,你要是这时候在地上走两步、不,你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众人都笑。

陈坚:“可不是?她现在双脚就像是两只小刺猬,哪里能下地?”

陈绾绾能感觉到母亲的气色越来越好。

她打心眼里高兴。

可是发现母亲身上因为施针,布满了针眼,她又心疼不已,忙问百里栀柔:“柔柔,我妈妈还要多久才能不再施针?”

百里栀柔认真想了想:“我不敢停呢,至少要等到血液报告出来,足够安全再说。”

陈坚看向陈绾绾:“柔柔每天过来,非常辛苦,你就不要催了。”

陈绾绾生怕引起误会,无奈地笑着解释:“我没有催,我就是想知道大概的时间,心里总是着急。”

百里栀柔笑嘻嘻道:“我懂我懂!就是期盼着萌姨能尽量少扎一针,少扎一针是一针!”

陈绾绾:“嗯!”

暮寒眉眼间全是笑:“我们柔柔就是这样善解人意!”

拔了针,小叶子端来汤药。

陈坚忙上前接住:“我来就好,你现在怀了身子,最好歇着。”

小叶子红了脸:“我只是怀孕,又不是残废了,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可以做的,而且我会小心的。”

陈坚皱起眉头,哭笑不得:“你这孩子,怎么净说胡话?”

李萌琦笑起来:“现在年轻人说话都不喜欢忌嘴了,其实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只是慢慢上了年纪,就会变成唠叨的老太太跟老爷爷。”

小叶子走到陈绾绾身边去,微笑着:“爸妈一点都不养老!”

陈坚端着药,一勺一勺给李萌琦喂嘴里。

李萌琦往日被这样伺候习惯了,可现在有孩子们在,她竟然也不好意思起来,端了碗:“我自己来!”

暮寒望着他们,眼中流露出憧憬,下意识又看了眼百里栀柔。

陈绾绾等他们喝了药,微笑着:“那我先回去了,孩子们的拜师宴快要开始了。”

百里栀柔收了针,笑道:“暮寒哥哥,我们去看热闹去!”

暮寒宠溺地牵了她的手:“走!”

筠礼筠炎忽然要拜师,这件事情是暮川自己跟他们沟通的,其中具体,倪嘉树夫妇、陈绾绾已经听暮川说过了,为了筠炎的安全,他们便都没有再扩散去告知了。

季修璟原想着,在筠礼12岁之前,通过一些道术手段改变他的命格,帮他增补阳气。

但是百里烨明确地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
公交车上被迫打开双腿 人与蛇妖h交小说
因为筠炎是借命之人,借命之人本身就违背天道有损阴德,所以一般的道法根本无用,只能依靠筠炎自己不断积攒功德去抵消自身损耗的阴德。

而这种积攒功德的方法,只有一个:斩妖除魔、多多行善。

所以筠炎想要长久地活下去,就必须拜入千云山门下。

而百里烨从小被当做储君培养,如今不能重新坐拥江山,他也无所谓,只要妻女还能回来,对他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但是他一身才华也曾有鸿鹄之志,便觉可惜。

如果能将满腹才学教给筠礼,辅佐未来帝君,那他也觉得自己的抱负得以施展,便无遗憾了。

于是今日的拜师宴,格外隆重。

暮川在岛上的祈星大酒店订了酒席,还给筠礼筠炎订了小礼服。

时间将至,一辆辆豪车停在各个别墅的入口处。

司机们接了人,通过蓝牙耳机沟通汇总人数,然后有序地出发,开向酒店。

季修璟、千云山师兄弟们,全都换上了道袍。

百里烨也换了一身西装。

大家在宴会厅聚首,因为拜师宴是临时起意,所以没有提前准备司仪,小栋便主动站出来,要当两位外甥拜师宴的司仪。客套话说过了,百里烨端坐在太师椅上,筠礼端着一张小脸恭敬地上前,跪在蒲团上,先是恭恭敬敬地给百里烨磕了个头,然后起身道:“筠礼给师父磕头!筠礼给师父敬

茶!师父请喝茶!”

小栋端着托盘送过去,筠礼小小的手掌接了茶盏,缓缓置于头顶,送向百里烨的方向。

百里烨眼中满是赞许,这孩子眼神坚定、性格坚毅,非常优秀。他接了茶,喝了一大口,将茶盏放回托盘,从怀中取出一物,递给了筠礼:“这是我幼年时期,我父亲赠予我的白玉龙牌,跟了我上千年了。如今我将它赠与你,你切记随

身携带,如有危险,为师必会立即相助。”

暮川望着这一幕,忽然红了眼眶。

他能读懂百里烨眼中的遗憾与期许,更明白这块玉佩背后承载着的江山传承的意义。筠礼双手举高接过:“筠礼谢师父赏!筠礼必然会好好跟着师父学本事,定不负师父所望!”

百里烨见徒弟乖巧有志气,忙起身,将小小的筠礼扶了起来。

他满意地领着筠礼去了另一边。

季修璟笑呵呵地走上台,在一片掌声中,坐在了刚刚百里烨做过的太师椅上。

陈绾绾一瞧,只有一把椅子,忙喊着:“还有一把呢?还有师娘呢!”

季修璟老脸一红:“不用不用!”

师兄弟们都在起哄:“要的要的!”

暮川也跟着起哄:“要的要的!”

倪嘉树自己端着手机,一直在录像,边录边笑:“哈哈哈,要的要的。”

酒店又找来一把椅子,放在季修璟身边。

冠九秧红了脸走上前,坐在了丈夫身边,而小栋也赶紧多加了一杯茶,快步上前。

筠炎站的端正,走上前学着哥哥刚才的样子跪下:“筠炎给师父、师娘磕头!”

冠九秧:“不用磕头不用磕头……”

她都想站起来了,有点害怕,可是季修璟摁着她的手:“祖师爷的时候就立下的规矩,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要磕头的。”

筠炎给季修璟端了杯茶:“师父喝茶!”

季修璟接了,喝了。

筠炎给冠九秧端了杯茶:“师娘喝茶!”

冠九秧接了,喝了。

待他俩把茶盏都放回托盘里,季修璟也从口袋里取出一物,此物晶莹剔透,是一串漂亮的蓝晶石手链。季修璟拉住筠炎的手,将手链戴在他腕间:“这是为师根据你的生辰八字,寻得的晶石,其中有一颗可以打开,里头用为师的血写了一张辟邪符。你贴身戴着,关键时刻,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5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