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ao货水太多了好湿| 人妻用嘴帮我口

吴不畏去的快,来的也快,针具包很快就交到了杜衡的手里。

“范玉祥,你稍微忍一下,不要咳的太猛,我给你扎几针。”砖头看了王丽丽一眼,“把他的衣服解开。”

杜衡开始给针具消毒,一边直接问吴不畏,“不畏,现在扎哪个穴位?”

吴不畏楞了一下,他是跟着杜衡学习,可从来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被问,犹豫了好几秒才说道,“天突?”

“确定一点,治疗病人能犹豫吗?”杜衡说着话,手里的针稳稳的扎了下去,“天突,主治气喘、咳嗽等症。”

说话的功夫,杜衡却看着范玉祥的胸膛楞了一下。不过没有停顿,接着开始治疗,还不忘教吴不畏,“病人现在咳嗽的厉害,施针的时候,我们可以加定喘穴,这样效果可以更明显。”

吴不畏赶紧点头,很认真的观察者杜衡的操作手法。

不过心中还有点疑惑,以前的杜衡虽然也会针灸,可都是那种保健类的,像这种直接治疗病症的施针,这还是头一次。而且杜衡今天的手法,比起以前要稳重、老练的多。

最重要的是,效果好的出奇。

两分钟之后,范玉祥的肤色有了明显好转,咳嗽声也渐渐的小了下去,呼吸更是平稳了很多。

杜衡看范玉祥好了点,自己的脸色却是没有变化,取针的同时,还一脸认真的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范玉祥声音有点轻,不过已经能说话了,“好多了,能喘上气了。就是心脏不太舒服,一抽一抽的。”

杜衡点点头,再次诊脉后说道,“不畏,记一下,病人气促气短,心悸,舌红苔少,脉细,属肺虚气促,宜敛肺降气。开方,款冬花9克,五味子9克,甘草6克,白前9克,苏子9克,白果五枚打碎,水煎一剂。”

“记下了师哥。”

“赶紧去煎药。”

杜衡吩咐完吴不畏,看着范玉祥的胸口,沉思了一下说道“我再给你做个检查。”

范玉祥看杜衡的表情,还以为自己有什么大病,一时间心里有点慌,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下来。

呼吸困难,手指、嘴唇紫绀,桶状胸,两肺之间有干罗音。

杜衡检查完之后,心中就有了百分之八九十的把握。

他立马清楚了为什么张金莲治疗了六天都没有治好,反而出现病情反复的情况。
小sao货水太多了好湿| 人妻用嘴帮我口
简单说,没找对病因,药不对症。

“范玉祥,待会喝完药,我建议你转院去金州肺科医院仔细的检查一下。”

范玉祥被杜衡的严肃给吓住了,脸色有点苍白,“大夫,我这是什么病?”

“我怀疑是肺气肿,不过没有详细的检查,我也不敢给你打包票。所以最好还是去专业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

“这病严重吗?”

范玉祥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杜衡轻轻笑了一下,宽慰道“不是要命的病,放心吧。如果确诊是肺气肿,那你以后就只是不能抽烟、不能受凉、不能干重活,正常生活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杜衡收拾好自己的针具包,嘱咐范玉祥喝药之后,就迈步离开了病房。

而旁边的王丽丽和李娜婷则是眼睛里冒着小星星。

作为一名卫生院的护士,他们哪见过抢救这种事。而且只是简单的两步,一个吸痰,一个扎针,就把一个呼吸困难,面临窒息的病人给救过来了。

“杜医生这么厉害啊,以前没看出来。”李娜婷看这杜衡离去的背影,眼神里有着小星星闪动。

王丽丽也差不多,不过她到底年龄大一点,更多的也是赞赏和佩服,“那你可要抓紧了,杜医生还没有女朋友,而且有正式工作,很不错的哦。”

说到这个话题,李娜婷却是猛的摇摇头,“那还是算了。就算他有两把刷子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在卫生院拿死工资,一个月四千多,够干嘛的啊。”

说完,立马开始收拾病床前吸痰遗留下的杂物,好像刚才的小眼神只是一个错觉。

王丽丽有点失笑,“真现实啊。”说完也帮着开始收拾,刚才的话题也不再提起。

回到办公室,杜衡关好办公室的门,躲在门后兴奋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扎针急救这种事,放在以前,那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穴位的准确与否,扎针的深度,入针的方向,行针的手法,不论哪一个,只要出现偏差,都不可能做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而今天,就在刚才,只用了两针就解决了病人呼吸困难的问题,那种随心所欲、得心应手的感觉,让他觉得身处云端,整个人都是飘飘然的。

一个人躲在办公室胡乱蹦哒,乱发泄一通后,收敛心情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开始紧盯着下一个任务。

奖励妇儿科专精,杜衡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五万一个月。看着那四个闪着金光的零,杜衡觉得自己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可是1000例的治疗,让杜衡很是头疼。

卫生院作为乡镇一级医疗机构,人本来就少。中湖镇又是省会金州的下级附属乡镇,驱车一个小时,市里大把的大医院等着病人选择。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6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