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肉短文300字左右& 校花喂我乳我脱她奶罩图片

病人嘴巴微张,有声音发出,却听不清说的什么。

有点严重啊,话都说不了了。

李青德也惊了一下,赶忙说道“前面还能说话呢,这会怎么话都说不了了?小杜,你能治吗?”

“歪嘴风,西医叫面神经瘫痪或者面神经炎。能治,化瘀、通络就行。不畏,给针具消毒。”

杜衡的回答很坚定,走到洗手池边上洗手的同时问道,“院长,什么时候的事情?”又对着病人说道“来。你到这个床上躺好。”

李青德帮着扶了一把,“唉,中午的时候和我喝了点酒,睡了一觉起来就这样了。”

“刚才的事情啊,那这病情发展的有点快。”

接过吴不畏帮忙消好毒的针,杜衡思索观察了一下,就准备下针,不过他还是问了吴不畏一句,“不畏,你觉的应该怎么下针?”

吴不畏想了一下,“风池加人中。”

“不错,但不全。”

杜衡抬手在风池和人中下针,然后又在地仓和阳白两穴下针,“地仓透颊车,阳白透鱼腰,看的明白吗?”

杜衡头也不抬,认真的扎针。而吴不畏则是看到杜衡行针之后,脸上出现了恍然的表情。

李青德在后面看的清楚,有这样的医生在手底下干事,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中医如果没有带教师傅,新人是非常痛苦的。

现在一个愿意教,一个也很灵性,还愿意学,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去准备火罐和艾条,病人的病情发展太快了,这两个都给用上。”

李青德在旁边看的欣慰不已,卫生院再不好,病人再少,它终归还是一家医院,医生才是发展的根本。

“小杜,你这手法很不错啊,跟谁学的?”

杜衡专心的调整针具,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主要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李青德没有等到答案,也不恼怒,只以为是杜衡太专心,没有听到自己的问题。他便也不打扰杜衡,背着手在后面看。

忙碌了十来分钟,杜衡才把针取了下来,“不畏,火罐都弄好了吗?”

“师哥,全部弄好了,艾条我准备了六根,够吗?”

“够了。”

然后又是一通忙活,吴不畏在旁边认认真真的学。
车肉短文300字左右& 校花喂我乳我脱她奶罩图片
“明天再治疗的时候,火罐和艾灸,还有后面的按摩你来做,有没有问题?”

吴不畏有点犹豫,他觉得自己都记下了,但是不太敢。

杜衡斜眼扫了一下,“没事,我在旁边给你看着。”

“行。”这次回答的就很干脆了。

拔罐、艾灸,忙忙碌碌几十分钟,等到病人脸上把艾条清理干净之后,很明显的一个变化,就是病人不在流口水。

杜衡又洗了一次手,然后两手放于病人面部,“记住今天我按的这几个穴位,下关、地仓、人中、颊车,要重按,感觉到酸胀为度。”说完开始叮嘱病人,“别乱动,酸胀感是正常的,你要是觉得疼了,你就抬抬手。”

按完穴位,又采用揉法在病患处揉了10分钟。

这时候再看病人,虽然还是口眼歪斜,但是整个面部看起来柔和顺滑了很多。

李青德就这么陪了一个小时,此时也是呵呵一笑,“小杜,你看开点什么药好?”

杜衡没有说,反而把问题抛给了吴不畏,中医治病,能辩证是一方面,会开药也是重点,只有两个者结合,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中医。

“不畏,你来说,开什么药?”

吴不畏前面可听杜衡说了,这病就是化瘀通络的思路,立马说道“化瘀通络汤。”

杜衡不置可否的笑笑,“哪一种?”

哪一种?吴不畏又一次傻眼了。

“完事了,多看书,多背书。”杜衡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记一下,制白附子9克,全蝎粉3克,吞服。制僵蚕9克,广地龙9克,水煎服,每日一剂。”

说完,等吴不畏输入记录的时候,杜衡看着李青德和病人问道,“院长,是在这喝,还是回家自己煎了喝?”

李青德看了一眼病人,略一思量便说道“这病得治疗几天?”

杜衡在此观察了一下病人的面部,心里预估了一下说道“大概需要5到7天。”

“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只要配合治疗,不会有后遗症的。”

李青德了然的点点头,“那你给办个住院吧,让他住院治疗。家比较远,天天跑来跑去的也不是个事。”

杜衡点头应下,顺手就办了个住院,开了个住院单。

而李青德从杜衡手里夺过住院单,“行了,你们忙你们的,我带着去办就行了。”

杜衡也不扭捏非得帮着办理,李青德要办,让他去办就好了,“那行,院长别让病人乱跑,药待会煎好之后要直接喝。”

“嗯,我会叮嘱他的。”

李青德带着病人走了,吴不畏也往外走,杜衡叫住问道“你干嘛去?”

吴不畏理所当然的说道“去煎药。”

“别去了,让药房去弄就好了。”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6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