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差差: 看到湿的小说

舒听澜所在的宏正律师事务所是国内有名的红圈所,招聘要求一向严格,不是国内五院四系毕业的就是海外知名法学院毕业的,而且绝大部分是硕士起步,舒听澜属于另类,她毕业于森洲大学,虽属于双一流大学,但法学院不是森洲大学的强项,加上本科毕业时,因为经济原因急于工作没有考研,所以在宏正律师事务所里,她即没有学历的优势,也没有任何人脉的优势,来了半年,还属于小透明的状态。

在这之前,舒听澜虽没有律所的经验,但在企业做了三年法务,企业被收购时,所有的法律程序是她一项一项跟进配合。她当时所在的企业只有300多人,说是法务部,实际整个部门只有她一个人,还有一位兼职律师顾问,一个月来一次,有等于无。所以她想她的经历,已足够独挡一面。        今日宜偏爱

最初时,她找肖主任争取过,希望能把她指定给组里固定的一位律师,跟着做项目。

她记得肖主任当时只抬头看了她一眼,语气颇冷,一连串的质问:

“看不起跑腿的工作?”

“组里谁不是从跑腿的工作做起?”

“你在企业当法务的经验对我们没有任何用处,不管你工作了三年还是十年,在这里,你记住,你只是个新人,一切从头开始的新人,明白?”

“如果连这点熬时间的耐心都没有,趁早滚蛋。”

舒听澜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面红耳赤,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她是有些操之过急了,甚至没有摸清肖主任的脾性与喜好,就贸然跑来争取资源,只会给人留下浮躁不踏实的印象。

自此之后,她便不再提要进项目的事,踏踏实实任并购组律师差遣,磨练自己,等待机会。

肖主任讲着PPT

“我们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如何接触卓远科技。”

在座的律师,既没有与卓远科技的业务往来经历,更不认识卓禹安本人,也没有收到竞标邀请,凭空想去竞标,连标书递给谁都不知道。

“从媒体的一些采访上看,卓禹安这人不太好攻坚,谈技术谈产品时,可以侃侃而谈,但是涉及到别的方面,一律缄口不提。在业界也不曾听说他有来往的朋友。”

“受他的影响,他们的法务部门同样谨言慎行,至今还未跟任何律所来往。”

“据说卓禹安本人是偏向于海外的律所,毕竟卓远科技属于外资公司。”

舒听澜不停地听到卓禹安的名字,心跳得厉害,没等她多想,行动快过思考,在大家正一筹莫展时,她主动请缨

“肖主任,可以让我试试吗?”

整个会议室安静了,所有人朝她看来,眼神狐疑。

她解释:“卓禹安是栖宁高中毕业的,我与他同一届,可能有共同认识的同学。”

实际上,昨晚聚餐时,在程晨的反复要求下,卓禹安出示了他的微信码让大家加,她当时出于礼貌也加了。

“可以。”肖主任只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算是允许,只是未免带着点敷衍,压根就不相信她能联系上卓禹安。

别的律师同样没把她的话当真,现在人情淡薄,别说是高中同一届了,即便是大学同班同学,也未必肯理你。

舒听澜其实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也有些隐隐的后悔,毕竟昨晚两人有了另一层的关系,虽然她当时是抱着以后不会见面,只约一次的心态,但她今天便去找他谈业务,显得昨晚的一切都是她有计划,有预谋的,甚至是为了业务不惜出卖rou体的。

但眼下,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想在律所有所突破,能进项目锻炼。还有一点不足与外人言明的,她急需要钱。她从公司法务转到律所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经济原因,只是没想到,她来了大半年,没有接触任何项目,使得她有点捉襟见肘。

她是在下班到家之后,才给卓禹安发了一个语音通话请求,对方很快就接了,只是

“卓总在开会,请问您是哪位?”好听的女声传来。

原来聚餐时,他给的微信号是他的工作号,平时大约是助理在管理。也对,以他的身份,自然没有时间应对无用的交际。

舒听澜犹豫了一下回答:“我是舒听澜,可否转告卓…总一声,我找他有事。”

男女差差: 看到湿的小说

“好的,我会帮您传达。”对方像是敷衍,挂了通话。

舒听澜对此并未再报任何希望,她的行为在卓禹安的眼里或许就像纠缠,谁想被约睡的对象纠缠呢?尤其像他这样的男人。

未料,晚十点,在她快要入睡时,卓禹安的视频请求过来了,她心一慌,急忙接了。

“你找我?”他的背景是在办公室,窗外竟然是白天,原来出国了。

“嗯。”她忽然语结,一时不知是该起床去换一套正式的衣服再来视频,还是就这样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谈比较好。

“什么事?”他看似很忙,对着电脑霹雳吧啦在打字,只用余光看了一眼视频里的她。

“是这样,听说卓远科技要收购胜普瑞智能,但合作的律师还没有确定。我所在的宏正律所的肖君华肖主任有很丰富的经验,能否安排…”

“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事?”卓禹安打断了她的话,没让她说完,轻轻地把桌前的电脑合上,正色看她。

不知为何,舒听澜觉得他生气了,她急忙解释了一下

“你放心,肖主任之前有做过类似的项目…”

“舒听澜!”他连名带姓的叫她,再次打断她的话,然后继续说道

“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还是助理律师?”

“是的。”她点头,不知他为何问这个问题。

“所以,你所谓的肖主任让一个助理律师来找我谈?这就是她想合作的诚意?”他的声音不疾不徐,面无表情看着视频里的舒听澜。

舒听澜瞬间有一种无处遁形的羞愧感,她以为,她以为….

她以为什么?

以为卓禹安至少会给她一点点面子?

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尤其此刻,卓禹安穿着西装,打扮得一丝不苟,商业精英范儿,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而她穿着睡衣,睡眼惺忪。深深的羞愧感,挫败感围绕着她,她到底在干什么?

“对不起,打扰了。”她道歉,是她破坏了游戏规则,两人本就毫不相干,她怎么会因为昨晚的一时温柔而寄予不切实际的幻想?

天真,太天真。

卓禹安听到她的道歉,皱了皱眉,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也不挂视频,反而舒听澜扛不住心里的失落,先关了视频,手心已全是汗,很是无地自容。

卓禹安果然如外界所传是个极难相处的人,是她误解他了,只因昨晚的他太过于温柔,全程很顾及她的感受,看着她的眼神温柔如水,就像是认识许久,昨晚只为爱她。甚至在匆忙出门时,还替她把褶皱的床单铺平,凌乱扔了一地的衣服折叠放好,垃圾拎走,把她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她当时甚至感动,这个男人也太绅士了吧?

此时,想起来,他做这些应该是出于谨慎,不想在她家留下蛛丝马迹,毕竟他的身份摆在这里,倘若让约了一次的女方曝光或者相要挟,对名誉有损,总归是不好。

所以,她的狗头军师林之侽的话是对的:男人在床上的言行不要当真,听听就好。还有,她真的是一只菜鸟,玩不过别人,以后还是老老实实远离男人。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7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