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好大* 同学把我带回家做那事作文

从肖主任那出来之后,舒听澜并未回自己房间,而是沿着酒店外的那条街漫无目的走着,多年没回这座城市,一回来,阴雨,空气,熟悉的感觉迎面扑来。不知不觉便走到了曾经的家楼下。她家临街,小时候推开窗,就能听见楼下早餐店熙攘的人声,或者深夜吃宵夜的嘈杂声。

她转身,往栖宁高中的方向走,远远地,看到从前常去的那家汤粉店还开着门,只是没有往常的热闹,三俩位顾客稀疏地坐着。这家汤粉店离栖宁高中不远,以前下晚自习后,一大班同学热热闹闹来吃宵夜,老板与老板娘人很好,能记住每个同学的喜好。

舒听澜喜好喝汤吃菜,不喜欢吃粉丝,老板则每次都放很多菜,粉丝只有几根做点缀。

程晨喜欢吃麻辣,但因为是宵夜,老板则每次都劝她晚上吃清淡点,即便程晨不满,老板也坚持少给她放辣椒。

陆阔大男孩,食量惊人,每次程晨吃不完,他也不嫌弃,全部倒进自己碗里,连汤都喝干净。

卓禹安,他也在?舒听澜此时忽然想起,卓禹安有段时间,每晚也会跟她们出来吃宵夜,但是他并不吃,只是安静坐在那等陆阔。

有次陆阔说,你不吃来做什么?

卓禹安说,等你。

陆阔讽刺一笑:等我做什么?我们家又不同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那时候舒听澜还想,他们感情真好,能多相处一会儿都是好的。

大约是卓禹安那时很安静,也不吃宵夜,所以舒听澜几乎不记得他有参与过,只是现在站在汤粉店的门口对面,好像当年有他的影子。

老板见有客人来,依然是笑容满面地问,要吃什么?

“汤粉。”她回答,顺利找到以前常坐的靠窗位置。

店里人不多,老板很快做好端上来,闲来无事与她聊天。

“姑娘不是本地人吧?”

老板已完全忘记她了。

“嗯,来出差。”

“听口音就不是栖宁人。不过你长得跟以前常来我们店的一个小丫头有几分像。那小丫头没良心的哟,高中毕业就再也没回来过。以前看她长得跟洋娃娃一样漂亮,我老婆每次都会偷偷给她加一个煎蛋放在汤粉最底下给她。我老婆念叨了好几年,说做梦都想生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儿,长大了,肯定比明星还好看。”

舒听澜一愣,才反应过来老板口中的小丫头就是她,原来那个煎蛋是特意送她的,而不是汤粉里本该就有的。程晨说她总是后知后觉,感受不到别人的好意。

“老婆,你过来看看,这姑娘长得像不像当年总来我们店的小丫头?”

老板娘闻声过来,还真的仔细看了几眼舒听澜,随后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五官是像,都长得好漂亮,但是不是啦,气质不一样。那个小丫头高傲得很对谁都爱搭不理的模样,这姑娘眉目平和,有亲和力。”

老板娘一针见血地指出区别。

舒听澜只是微笑,没想到多年后第一次回栖宁,还能遇到惦记她的人,并且是两位在她看来毫无交集,她也不记得的陌生人。只是老板娘对她是不是有误解?她高中时期并不高傲,只是不喜交际,所以说话少。

汤粉的味道一如当年好吃,只是少了碗底那个煎蛋,一时心血来潮,拍了一张汤粉的照片,还有刚才拍的小店的照片,发朋友圈,配文:一份小温暖。

她几乎每天都会发朋友圈,内容仅限于一日三餐的照片以及看到好看的风景。也没有特别想发给谁看,就当是一份记录。

很快,

林之侽评论:大半夜吃的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啊啊,好大* 同学把我带回家做那事作文

程晨评论:回栖宁了?

而后,对话框视频请求。

“什么时候来的栖宁?之前没听你说啊。”

“来栖宁出差,主任临时分配的任务。”

“还好吗?”大约是她多年后第一次回栖宁,程晨的语气透着小心翼翼。

“还好,工作任务比较重,恐怕这次没法跟你约见面。”

“刚见完,下次等我去森洲再见。”

与程晨又聊了一会,已是深夜12点了。

再打开朋友圈,才发现多了两条评论。

肖主任:别在外边瞎逛,我没空管你的安全问题。

ZYA:这家粉店还在?

ZYA?舒听澜反应了半天,才想起这三个字母是谁,卓禹安?不是前两天聚餐时加的工作号。

她什么时候加的这个号?当年她刚开始用微信时,QQ推送,通讯录推送了好多好友,她那时还不会用,便一一通过了,想必是那时候加的。因为平时也不整理通讯录,加上这个号从来不发朋友圈,她压根不知道有这个号的存在。

舒听澜没有回复这条评论,甚至很快就把ZYA这个微信号给拉进了黑名单,毕竟那天视频里,他的态度很明确,公事公办,她已有他的工作号,没必要再留一个私人号,不给自己留有幻想的余地,也不给对方贬损的机会。

她承认,她在人际交往上确实有点敏感,甚至清高。

程晨无数次跟她说,要善于利用人脉资源扩展业务,律师除了专业知识以外,还需要营销自己去拉项目。

道理她都懂,倘若她前晚没有满脑子黄色废料,没有与卓禹安发生关系,后来没有被他冷漠地严词拒绝,她想,她也一定会很高兴拥有他的私人微信,也会积极联系业务。

只是她现在不可避免会想起昨晚视频里,他隐隐含着怒意的声音

“一个助理律师来跟我联系,这就是你们肖主任想合作诚意?”

画外音便是觉得她份量不够。

当然,卓禹安说的没错,是她不自量力了。

回到酒店,嘉佳还在台灯下改文件,见到舒听澜回来,淡淡看了她一眼,继续埋头改。两人住的是标间,舒听澜洗完澡,躺了好一会儿毫无睡意,她睡眠一直不好,有一点声响便会失眠,嘉佳敲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在深夜里格外刺耳,大概是没改好,到了后来,明显烦躁起来,键盘声便更大了

舒听澜瞪着双眼,毫无睡意,索性起身走到嘉佳旁边

“需要帮忙吗?”

嘉佳双眼已熬红,转身看了一眼舒听澜,目光忽然盯在她的身上。

舒听澜随着她的目光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她的睡衣是林之侽送她的,怎么说呢?自己独居在家穿比较合适,出差跟同事住标间就显得过于性.感了。关键是,她的胸前还有前晚几处卓禹安留下的痕迹,此时这么近距离地看,格外明显,格外暧昧。

嘉佳噗嗤笑出声

“听澜,想不到你还挺开放。”

众所周知,她是单身,所以身上这些痕迹不言而喻。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7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