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诗晴\ 放在里面睡觉

“涛总认识我们舒律师?”

“我看着你们舒律师长大的,我以前是她父亲的下属,不过从她父亲去世后,很多年没见了。”

“那你们好有缘分啊。听澜,你该敬涛总一杯。”嘉佳开心地说着,似完全忘记了舒听澜平日是滴酒不沾的。

场上的人听到他们还有这样的缘分,都表示惊喜,开始劝她敬涛总一杯。

往事浮上来,她内心已摇摇欲坠,但毕竟是在工作场合,她强忍着不适,落落大方地端起酒杯

“涛总,最近几天多有打扰,我敬您一杯。”

辛辣的酒顺着嗓子烧到胃,对面的涛总只是意思意思地轻抿了一口,悠悠然道

“听澜随了父亲,好酒量。不过我们之间不必这么客气。既然回栖宁了,有空上家里玩。”

这个饭局,还算文明,没有真正的劝酒,在场的男士也不讲黄段子,客客气气地聊了聊天便散了。

饭店离她们入住的酒店并不远,舒听澜想走一走,便让嘉佳先行回去。喝了一杯酒,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找到一个垃圾桶,吐了半天,才缓过来,精神也好转了,才回酒店。

结果,在酒店一见到肖主任,便被她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在饭局上不要喝酒?尤其我们做律师的,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头脑清醒。”

嘉佳在一旁帮她说话,殊不知这酒就是她要舒听澜喝的。

“听澜也不是故意的,正巧在饭局上遇到了熟人,躲不过。”

“别替她找借口,如果连拒绝喝酒的勇气都没有,以后怎么拒绝别人的无理要求?”

肖主任是女强人的典范,做项目,一直是以专业能力征服客户,鲜少应酬,也反感手下靠应酬获得单子,虽有点理想化,但至少,她靠过硬的工作能力,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做下来,成绩有目共睹。

因为这次食匠的项目相对简单,所以比她们预期的更快收集完相关的资料,只要回去,把报告再完善即可,可以提前回森洲了。

但肖主任没有让她们急着回去,而是给了她们一天自由活动的时间,当作放假放松。

栖宁市有不少知名景点很值得去,嘉佳晚上熬夜把尽调报告做完,第二天竟精神抖擞地去各个景点打卡。

舒听澜是土生土长的栖宁人,对这些景点并无兴趣,况且在出差期间,哪有真正的自由活动时间?

肖主任也一早就不见人影,她此次带她们来栖宁市,绝不是为了食匠的收购问题,食匠的标不入她的法眼,醉翁之意不在酒。

联想到她最近查的资料,大概还是为了卓远科技的事在做准备,但卓远科技要收购的胜普瑞智能科技并不在栖宁市。舒听澜实在猜不透肖主任的心思,直到她看到酒店大堂的一张海报“栖宁市青少年机器人大赛”,赞助商是卓远科技。

卓远科技每年赞助两次机器人大赛,一次是春季的森洲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一次是秋季的栖宁市青少年大赛。大赛的前三名,卓远科技会出资重点培养。针对赞助,媒体采访过卓远科技的技术总监王岩,王岩发言很官方,很冠冕堂皇,为了培养青少年的爱好,也让有能力有兴趣的大学生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是官方回答,实际上,这是卓远科技人才战略的重要一步,他们通过大赛筛选出种子选手,重点培养,送出国深造,网罗了大批有潜质的,优秀的科研人员。
公交车诗晴\ 放在里面睡觉
卓远科技最核心竞争力,就是他们的科研能力,创新能力。

等舒听澜看到肖主任时,就见她在跟卓远的技术总监王岩在聊天,见到门口的舒听澜时,招手让她过去

“听澜,帮王总布置一下场地。”

王岩带来了几位卓远科技的科研人员,大概是来做评委的,只有一位女助理在布置场地,忙得团团转,舒听澜急忙过去帮忙。

“谢谢呀。”女助理感激地朝她笑。

“不客气。”

舒听澜再次对肖主任的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并不像别的律所直攻卓远科技的本部或者卓禹安本人,而是从外围先攻入。王岩作为卓远科技在国内的技术总监,是卓禹安的得力部将,说话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接近王岩,是肖主任此行的唯一目的,很成功。

回森洲时,嘉佳买了不少栖宁当地特产送同事,她确实很擅长人际来往。肖主任因为目的达成,心情也不错,不再冷言冷语对她们,直到下了飞机,在机场分开时,才对她俩说

“食匠的尽调报告,明早开会讨论,你们再完善一下。”

这是舒听澜跟的第一个项目,她不敢掉以轻心,从机场回到家,洗完澡之后,便又抱着电脑,把这几天的调查过了一遍,确保无误之后,才关机。

前几天在栖宁出差,她睡不踏实,几乎没怎么睡。这会儿难得一觉睡到天亮,精神好,心情也好。

然而开会讨论食匠的尽调报告时,气氛一度凝重。

肖主任把一堆文件,扔到嘉佳的位置前,厉声道:

“这就是出差四天,你给我看的垃圾?”

那是嘉佳做的几百页的尽调报告,除了她自己写的部分,还有一部分是食匠公司提供的各种资料,非常全面。

但显然,肖主任非常不满意。

嘉佳被当众骂,眼眶通红,默默地一页一页整理好文件,忽地抬头看了一眼舒听澜,而后说到:“老大,我只负责这些资料的收集,汇总,实际最后审核的部分是由听澜完成的。”

她忽地把矛头指向了舒听澜。

舒听澜一听便知,自己跳进了嘉佳挖的坑里。那晚在酒店,她帮忙嘉佳整理修改报告,是出于好心,现在想起来,嘉佳是早有准备故意让她帮忙修改的。

如果肖主任满意这份尽调报告,嘉佳便可以领功;

若是肖主任不满意这份报告,她便可以把责任推卸到舒听澜的身上,反正最后一关确实是舒听澜在做。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屏息看着舒听澜,大多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

肖主任皱了皱眉,继续骂了一句嘉佳工作不够尽心,而后转身问舒听澜:

“这些是你审核的?你有没有想过,食匠公司提供的一切数据都可以作假,包括销售合同,采购合同,甚至他们进出库的系统记录,都是可以作假的。仅凭着这些没有验证的数据,就交给客户,是对客户负责吗?”

肖主任的声音冰冷,咄咄逼人看着舒听澜,嘉佳也红着眼看着舒听澜,所有组内的律师都看向她,仿佛如此低级的错误,她怎么能犯?

眼里仿佛写着,新人果然不靠谱,太浮躁,太急功近利。没人去深究,这部分工作主要负责人是嘉佳。

舒听澜也没有太多解释,冷静地回答

“是的,这些数据最后是我负责审核的,但昨晚回到家,我又补充了一部分报告,今早还未来得及跟嘉佳沟通。”

说着,她又拿出一份报告,是食匠市场占有率的调查报告。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7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