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警察爸爸的大捷豹: 嗯~啊~哦~别~别停~啊黑人

“艾玛,还捎口信呢,是你大姑爷家出事啦。你大姑爷将人揍了,人家要赔五两银钱,啧啧,五两啊,天老爷!当场给那朱家老爷子气的摔大地里,抬回去就说不出话,哈喇子流老长,看起来像是不认识人了。这亲家之间,你快去看看吧。”

白玉兰心里一哆嗦。

她那不务正业的大女婿,二十啷当岁,宁可各村子乱晃都不下田的东西,全仰仗朱家那位老爷子偏心眼才能吃饱饭不受冻。

这位老爷子要是倒下,还是被她大女婿气的,大女婿那几位早就惦记分家的堂哥,能容他?

她可怜的大闺女啊,完了,要跟着大女婿一起喝西北风了。

白玉兰趿拉一脚泥才跑到地头想细问问,惦记问清楚好去杏林村给大闺女仗腰,村西边跑过来一位小伙子,见到她就挥手喊道:

“左婶子,不好啦,你小女婿被野猪拱,你二女婿为救你小女婿,双双摔到咱挖的壕沟里不省人事。”

听完这话,别说白玉兰,就是地里正听热闹的几位妇女也发懵。

太惨,就会勾起别人的同情心。

几位妇女热心帮忙打听,咋一回事?

心里也直犯嘀咕:左家这是犯了什么邪。

闺女爱往河里掉,女婿爱往壕沟里掉。

此时,白玉兰心里已经不是一哆嗦了,而是提到嗓子眼。

算天数,小女婿明明是赶考完归家,怎会被野猪撵。

二女婿在山上住,又怎会遇见小女婿。

这可真是按下葫芦起了瓢。

南面又来人。

看打扮和牵的骡子车还是外乡人。

“谁是白玉兰?将你娘领回去吧,我爹死了,俺们家不要她!”

白玉兰僵着身子望向远处。

她那位三嫁过的娘家妈,正拎着包袱微扬下巴四处张望。
吃警察爸爸的大捷豹: 嗯~啊~哦~别~别停~啊黑人
忽然,平地一声吼。

“岳母!”

左撇子拄拐,瞪着铜铃大眼不可置信望着老岳母。

当年偷他家银钱跑了的岳母,多年后居然敢上门。听那话,还是被休回来的。

白玉兰感觉天旋地转,直挺挺倒在地边。

“我那可怜的,闺、女、呀!”

冷不丁的一嗓门,将外乡拉骡子车的壮汉吓得胆突儿的。

壮汉对傻站在旁看热闹的弟弟紧着摆手。

快走快走,送回老太太就好。

多一句也别问别说,以防脱不了手。

这面送人归来的兄弟俩,趁乱调头就撤。

那面,只看,刚才喊那一嗓子的老太太,正挎紧手中包袱,健步如飞的状态,瞧上去比她闺女白玉兰身板还硬实。

左撇子的老岳母秀花同志,几步就蹿到女婿前面,率先奔到女儿身侧扒眼皮、掐人中。

一边忙乎一边埋怨:

“我闺女这是啥命,她这是累倒在地边儿啊。

为他们老左家开枝散叶就换来这么个下场。

白日要放下锅盖下大地,夜里缝补睡炕席,连条像样的暖和棉被都没有。

苦巴巴熬大半辈子。

到头来,要身板没身板,要银钱没银钱,我闺女苦啊,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她定是苦的挠头皮。”

场面太乱,本来不想吱声,可左撇子实在受不住了。

只张罗年轻后生帮忙背玉兰回家的功夫,岳母就开始胡说八道。要是再不出声制止,岳母更会瞎编排他。

那些瞎话听着太让人来气。

玉兰哪里有苦成那样。

今年,他是腿吃不住劲儿,还没好透,田里活需要弯腰撅腚,这才不得不让玉兰辛苦些。

往年五亩地,他只要干得动就没让玉兰干过重活。

再着,当着村里人面前提开枝散叶?

左撇子气愤至极。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7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