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和我妈\ 后仰 深喉 吞吐

“都这样了,明摆着瘫吧在炕,还去镇上有啥用。殷实的都怕去看病,药汤子哪里是咱家能喝得起的,我瞅白费银钱。”

顿了下,又吭哧出一句:“那不等德子啦?”

说这话时,几位堂嫂一听要去镇上面临花钱,又是一顿大嗓门七嘴八舌,恨不得吃了左小稻,满屋子乱糟糟。

给小稻气的不行。

大哥说的那是啥话。

虽说祸事是她男人惹的,可老爷子也是堂哥的亲祖父。不想着赶紧救人还惦记银钱花用,还要等德子回来再说,德子又不是大夫。

“大哥,你快去吧!”

说完,小稻转头就去灶房,趁着借车的功夫先给老爷子煮些粥,想招灌下去。

从出事到现在大半天过去了,老爷子本来在地里干活就水米没打牙,去镇上路又远,她担心老爷子肚子没食,情况会变得更严重。

左小稻煮粥的时候,住她们家房后的好心邻居来探望,先去探望躺炕上人事不省的朱老爷子,啧啧两声。接着不顾小稻那几位堂嫂拉住她让评评理,好心邻居也去了灶房,眼里有活还帮忙给打蛋花。

“德子他媳妇,德子怎的还没归家?我听说你要去镇上给老爷子看病?”

“是,胖婶,车来就走。”

“那得花多少钱,那可是去镇上。”

胖婶说话间,动作挺不自然的摸了摸腰间钱袋子。

她俩家关系一向处的不错,她男人刚才催促让借给小稻些银钱。

可她不想借。

小稻没注意到胖婶的动作,一边用木勺搅粥,一边头也没抬回道:

“多少也要去。镇上广药堂虽是看病贵,但我知晓那里的郎中有几分真本事。我爹去年摔断腿那次,咱附近几个村里看病的都说要不中了,让准备后事。到了镇上,我爹就活了过来。”

想起自个三岁的闺女,小稻这才扭头看过去:“对了,胖婶儿,麻烦你帮忙照顾下我家甜水。等赶车路过我娘家,我让我娘再去你家接甜水,成吗?”

那有啥不成的,只要不借钱,这些小忙不算事儿。

老公说想和我妈\ 后仰 深喉 吞吐

“你放心,甜水就在我家待着。还真就不能让孩子在这里。就你那几位堂嫂,我刚才瞅了,趁着德子还没回来,恨不得撕了你。孩子在家,不得挨掐?”

左小稻干脆让女儿随着胖婶先离开。

又给老爷子强喂进去半碗粥,这才回到自个屋反插门,掏炕洞子。

炕洞子里有块砖是活动的,小稻从里面掏出块红布包。

打开布包,赫然入目大大小小碎银加上铜钱,共计十七两之多。

其中十五两是她男人朱兴德在外面“鬼混”挣的,成亲第一日就交给她保管,嘱咐好些遍万万和谁也别说。

小稻应了,连朱老爷子都没漏过口风,只转头回门那日有偷偷告诉亲娘白玉兰。

去年爹的腿摔坏,小稻本想要动这笔银钱,是娘没让,说家里有点儿存项,还有田地能卖,不能用姑爷的让小两口隔心,真到揭不开锅再说。

至于多出那二两是朱老爷子零零碎碎给朱兴德的,怕朱兴德遥哪乱走,在外当混子再饿到肚子,留点儿零花钱买饽饽吃。

就在左小稻拿银钱时,外面终于传来了动静。

还是挺大个动静。

她男人带着人浩浩荡荡归来。

院子里,站着六七个朱兴德的小弟。

他们或抱膀,或蹲着,只等德哥看完祖父一声令下。

朱兴德身后跟着几位堂哥走进屋里。

土炕前,朱兴德的脸上,再没有往常的淡定模样。

他望着躺在炕上鬓发乱糟糟的朱老爷子,握住祖父的手,蠕动半响嘴唇才说:“爷,德哥回来啦,您能听见不?”

怪事,老爷子还真就睁眼了,用浑浊的双眼望向最疼爱的小孙子,发出一声模糊的:“啊。”

似在说:回来就好,爷没事儿,你别惦记。

只是啊完这一声,又重新陷入昏迷。

朱兴德当即红了眼圈儿。

再转回身时,“大哥二哥三哥,抬爷去镇上。”

大堂哥朱兴昌还是那句话:“四弟,去那有啥用,我瞅白费银钱。”

几位堂嫂也终于敢插嘴了。

“艾玛,德子你是不知道。”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79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