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被壮男高潮喷白水 啊~嗯去浴室里做h

男生们问:“上什么课?爽射的课?”

女生们:“《觉得自己快射了就要及时掏出来,别弄脏了裤袜》课。”

男生们:“有道理。”

然后他们开始调情说起荤段子。

白芷在旁边听着脸蛋燥热,偷偷摸向腰后,沾上了老师一些精液的布料。

有些担心又有点愧疚——老师会不会因此丢脸,在学生面前丧失威严?

……

而今天,陈流扶她腰扶着扶着,忍不住光明正大的磨着她,以示惩罚。

听到她怨他肉棒顶着她她才学不会,还想让他给她安排个搭档。

“还是老师的错了?你这小逼还想夹着谁的肉棒磨?嗯?跟老师说说。”

白芷不敢说了。

“说啊,想跟谁搭档?好好说。”陈流被紧身裤绷出形状的硕大龟头用力镶进她的花心,隔着布料去旋转的磨、插,带着一定的威胁。

白芷娇吟一声,“老、老师,不要……”

“不要什么?不要我的肉棒还是不要搭档?”

“都、都不要!”白芷有一种直觉,敢指定了搭档她肯定会完蛋。

“不要搭档可以,但老师的肉棒不能不要。还没罚够。”陈流话落,遒劲的手臂捉住她双臂,重重的顶着嫩极的地方。

这一动作,紧实的小臂肌肉迸发出十足的力量和线条。

白芷呜咽,“老师要怎样才能罚够?……”

“让老师射出来先。”陈流低低喘着。

“让老师射出来先。”陈流低喘着,扣她腰的大手松开一只。

熟练扯下黑色的练功袜裤,掏出了紫赤色的欲根。

白芷没回头,她先是感觉到一个滚烫炙热的肉柱,从她身后的腿缝挤进来,散出来的热气,严严实实烫着她腿间娇嫩的肌肤。

接着,从镜子里,她看到硕大龟头从她腿间露出来,深粉色的光滑,顶端的马眼口在激动的一张一合。

然后前段的棒身,一截一截的映入她眼帘。

她愣住不动,傻傻地盯着。
娇妻被壮男高潮喷白水 啊~嗯去浴室里做h
“好看么?”

磁性带着电流般的嗓线钻进她耳里。

陈流咬着傻了眼的姑娘的粉嫩耳垂。

白芷回过神,转过脸看他,摇头,“老师,不行,我们不能这、啊!……”

毫无预兆的,男人忽然恶劣地重重往前顶,整根阴茎插进了她腿缝,  她绵嫩敏感的花唇被快速摩擦了一下。

隔着一层丝薄紧贴的舞蹈裤。

圆黑硕大的精袋也‘啪’地打在她挺翘圆润的臀部上。

她的腿缝包住他分身的根部,即使这样,还有一半的前端,穿出她腿间暴露在空气下。

尺寸和长度都可观,非常可观。

白芷猝不及防,惊呼出声,声里带着明显娇媚感,她又赶紧咬住唇。

她眉眼下耷、眸含水波、小嘴儿微张的惊慌模样,实在很像叫床的骚。

一丝无误的落入陈流的眼里。

“你用你嫩逼磨我的时候,我可没说学生你要自重,不能对老师这样。”陈流的语气,似乎是‘你对我这样那样的时候,我都包容你了,怎么轮到我要这样那样你了,你却不懂得回报同样的对待’。

白芷气得要死,她明明是无心之举!

“那个动作本来就是那样的!其他女孩儿也会……那样对舞伴啊!”

“你也知道就是那样的?那你每次躲什么躲?一躲就他妈出错!”陈流有些暴戾。

那个姿势,如果她每次都一遍过,就不至于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可她敢一遍遍的、每节课都出错十几次。

每节课就40分钟,她敢蹭他肉棒20分钟……!

非要蹭得他气息不稳,十分暴躁,甚至想当着全部同学的面,狠狠操她一场再说。

这个想法,在课堂上被她撩得欲望极深的时候,想了几次。

后来就TM成为惯性了,下了班回到家都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在半夜,一遍一遍在梦里上演,各种姿势。

想操这个叫白芷的学生,成了陈流的执念。

陈流算不上正经人,出了校门,剥去教书育人的身份外皮,到了晚上华灯初上,去到灯红酒绿的场所,也是不折不扣的食色动物。

但他还是有底线,知道学生是不能碰的。

衣冠时是衣冠,禽兽时是禽兽,衣冠禽兽就是人渣。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8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