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大好浪夹得好紧h 爸爸不要啊

也有不少并非他教的女学生,暗示邀请过他,他明确的冷漠,让她们心思放在专业上。

更何况是自己的学生,更下不去手。

是以他一直忍着,并不打算付诸行动。

她做了什么呢?

磨上瘾了是吧?是不是非要操死她才听话?

“你说别人也会那样磨舞伴?白芷,别人的逼可没有像你这样,软软绵绵的包住老师肉棒,蹭上半节课。”陈流在她耳畔,隐隐咬牙。

他手移到她下身,狠狠揉了揉那两瓣,被贴身袜裤紧裹出形状的花唇。用力之极,手臂青筋都在鼓动。

呵……

软绵肥厚。

嫩极了。

刚摸上,身子就像过了电,颤栗,弓着娇柔的腰背,像是要高潮。

太阳落下,只剩下一点点余晖,天空暗红的昏。

白芷一脸失神的回到寝室,室友们都已经洗好澡,准备去食堂吃饭了。

还问白芷想吃什么,给她带回来。

白芷摇摇头,被欺负哭得红红的眼角垂下来,小嘴也忍不住撇下,她立即转过身,面向墙壁。

不饿,没胃口,吃不下,好恶心。

室友们知道白芷被留堂训练,见她这幅模样,只以为被陈流骂的,毕竟陈老师真的挺严肃,所以没有引起她们的怀疑。

不过她们还是有点愤愤不平,白芷性子慢,内向,话不多,没有很要好的朋友,但因为她是跳级上来的,年龄是她们班上最小的,也乖乖的一副激发人类保护欲的无害五官。

陈老师怎么凶得下去!

可又想到陈老师禁欲清冷的模样,被他凶也很幸福啊……特别能满足抖M的心理。

一时间,她们不知道该嫉妒白芷,还是给白芷打抱不平。

算了。

室友刘画给了她一瓶酸奶,“你不想吃饭就先喝瓶酸奶垫垫肚子吧。”

还贴心的撕开,递给她。

不给还好,一给,白芷看到那白白滑滑的粘稠液体就掉眼泪了,小手拼命抹着。

刘画尴尬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惹得小姑娘难受。

另外两个室友拉了拉刘画,小声道:“算了,别管她,我就觉得她脾气怪怪的。”

好硬好大好浪夹得好紧h 爸爸不要啊

刘画倒没生气,她把酸奶放在桌子上,“不喜欢喝的话那就不喝了,你要是饿了我柜子里有点零食你可以拿来吃。”

然后三个人就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刘画关上门的时候,听到很小很小的一声谢谢。

*

寝室的其他人一走,白芷立刻抱着睡衣,冲进卫生间。

她解开绑在腰上当裙子的外套,这才露出芭蕾袜。

裆部位置的布料被撕破了,一道口子,羞耻的像条开裆裤,勒着腿部嫩肉,整个花户暴露在她眼下。

粉嫩嫩的肥唇,湿漉漉的水光,突起的花蒂硬得充血,不止,还交错着几道半干的白浊线条……

白芷立刻换下,扔进垃圾桶里,放水洗澡。

可一碰到自己的身体,浑身就颤巍巍,脑海里浮出一小时前的事。

她被迫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如何被老师弄得脸色嫣红,神情迷离。

腿间一根不容忽视的火热巨龙来来回回顶弄她十几分钟,细致而缓慢的磨人。

她胸前的紧身衣,早就被陈流扯下领口,两只兔子被他拨出来,大手握住,揉搓捏弄樱红乳尖,又被他身下顶得不停跳动,晃出一道道雪白的乳浪。

而那双修长大手,好厉害……胸口被揉的好舒服,下面也是……

身体变得怪异,敏感到轻颤不住,一阵阵酥麻和奇妙的愉快感节节攀升,掌控了她大脑意识和躯体。

白芷甚至不自觉的翘起小屁股去迎合他摩擦。

檀口微张,发出身体想让她发出的声音。

她仰着小脸,清秀的细眉蹙起,眉尾下耷。

小家伙显然动情了。耳边一道轻笑,“说你骚货还真是骚货。想要了?嗯?亲一下我,就给你想要的。”

陈流在她耳畔道,声声蛊惑。

白芷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老师好像知道。

只要亲了,老师就会给她。

陈流就和她耳鬓厮磨着,她侧转过脸,就能亲到他的唇。

白芷乖巧的啄了一下,正后退着。

就听见他低低夸了她:“真乖。”

然后她就被奖励追了上来。

陈流灵活的长舌含住她的唇瓣。

柔软唇面,被有点粗糙颗粒感的舌头细细舔舐着,染上一片水光润泽。

白芷有点喜欢这种温柔接触的感觉,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乖乖享受奖励。

忽然,探在她阴唇的指尖用力一按,隔着一层薄料,技巧性极强的疯狂打着圈儿的揉。

白芷没受住,咛了一声,唇自主的张开了,被陈流趁虚而入,抵进檀口,缠着她的舌头咂咂吮吸。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8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