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吊起来拉开双腿 邢冉靳熠

她的拒绝被无视。

陈流手掌包住整张花户,来回抚摸。

他们这个舞系不用穿贴身衣物,练功服又薄,而且为了美感,私处的毛都是要剃掉的。

陈流跟没有什么阻隔的,能感受到那片有多光滑。

“这里怎么像块白豆腐似的,这么嫩这么滑?嗯?真想伸进去摸摸是不是真刮得这么干净。”

“下一次阴毛长出来的时候,别着急刮,留着先,老师请你上一节演示课,给其他同学看看怎么刮阴毛好不好?”

联想到她被他请上课堂,张开腿展示那里。

白芷红着小脸,结巴了,“你,你变态啊!”

“那不给他们看了,只给老师看,好不好?嗯?给不给我看?”

湿濡的热气钻进她耳蜗。

她低头,小声,“我、我……没刮,本来就这样的。”所以没机会,别想看了。

陈流眸光微黯。

她平时上课听讲内容,和走路的时候,都习惯低着头。

每每都乖巧到,让人产生想揉碎她的冲动。

“是吗?我看看。”

他说着,就要从上脱下她连体服。

她领口本来就被脱到乳房下缘勒着,很容易就能褪下。

“不行!”白芷剧烈挣扎着扭了扭,然后僵住。

她臀部压着的男根被突如其来的用力摩擦刺激到了,陈流猝不及防的抵在她花心就射了出来,浊白的液体浸湿她的,甚至有些好像穿透布料激射进甬道里,白芷感受到了,颤着身体,紧张道:“老、老师,好像,射进去了一点……”

陈流还硬着的龙身激动跳着,喘着粗气又射了一些。

白芷这下知道是真实的了,呜呜要挣开他的怀,“是真的,你快松开我……”

陈流死死扣着她的腰,不准她离开,喉间发着喟叹,“再等等,那里好暖……”

陈流缓了一分钟,男根射完不软反而更硬。

他没脱白芷的连体服了,而是直接撕开她的袜裤。

粉白的芭蕾舞袜的裆部被撕裂一道口子,陈流把她正身扳过来,蹲下仔细看着。

“啊!……”白芷交缠双腿,紧闭着不给看。
把她吊起来拉开双腿 邢冉靳熠
陈流不言语,颇为不耐的掰开她细腿,然后托着腿根,站起身,把她放在把杆坐着。

白芷背抵着冰凉的镜子,双腿强行分开,天然光滑粉嫩的阴户,充血成玫红色的花核,在他面前一览无遗。

他还有心思开玩笑逗她,“不是白豆腐啊,明明是粉豆腐,在流出豆浆。”

但陈流看到泛着水光的粉色花缝附近的白浊,还是蹙起了眉。

穴口是沾上了精液,应该也确实射进了一些。

“老师,我会怀孕吗……”白芷带着哭腔问他。她并非完全不懂。

“让你不听话。该。”  陈流看了她一眼,随后俯着腰,低着头埋进她那里,把穴口周围的乳白精液舔走,顺带卷起她的清液。

她和他的体液混在一起,味道还不错。

舌尖本想探进花道里勾出液体,但小姑娘受不了这种刺激,正咬着手指在哭。

半是屈辱半是爽。

“别怕。”陈流不忍,终于还是安抚了她。

灵活的舌头撩拨着她外面的敏感处,“别憋着,放松,让水流出来,流出来就好。”

那感觉,好像在尿尿,白芷才强忍着。

听到陈流的话,她深吸一口气,不让自己那么紧张的缩着那里。

把气呼出来的时候,流出的淫液多了一些。

都被他喝下,她还能听见他吞咽的声音。过了半分钟,白芷觉得水都要流干净了,可是一阵瘙痒的尿意正在涌上来。

“嗯……嗯……”她咬着手呻吟,“老师,可以……了吗……”

回答她的是男性粗沉的呼吸和舔弄的水声。

“呜……老师,不要弄了,我想尿尿……”

陈流磁性声音闷闷的含糊,“那就尿出来。”

下面不知道哪里又酸又痒,她快憋不住了。

“不行!……呃……真的……”  她想扭着逃走,但小屁股坐在把杆上岌岌可危,她被他锁得退无可退。

小脖子抻得长长的,像只优美的白天鹅。

舔着女孩私处的陈流抬眸盯着她,不放过丝毫她的表情变化。

“啊、嗯……老师……快尿了,放开我……”

“白芷,尿出来。”他命令落下,齿尖索性轻轻啃咬上花蒂,舌尖快速拨弄着。

好、好爽……女孩儿被情欲控制,无意识的夹着腿间的头颅,臀部小幅度的前后摆动。

没几下,娇小的身躯剧烈颤抖,意识模糊的柔媚喊出来:“嗯啊……呜呜……要尿了啊啊啊……”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85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