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被侍卫们灌得满满的 别动啊太深了H

她吃了男人的精液……

不对,今天整个下午,就很离谱了……

她怎么会这样……

白芷伤心的抹眼泪,揉的眼角发红。

“sorry,是我不对,没忍住。”陈流拿开她搓眼睛的手,把她脸上的精液给抹匀了。

是抽出来的时候,不小心甩了几股浊白在她脸上沾着。

白芷哭得背不过气,一把推开他,腿软着去了舞蹈室配的更衣室,打开她的储存柜,拿出外套,绑在了腰上。

可她今天传来的外套是薄纱外套,半透明的,一下就看出她那里破了,特别明显……

一具高大的身躯从后面拥住她,白芷转过身猛地打他,“都怪你!骗我两分钟!骗我不射嘴!”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陈流把自己的外套给她系在腰间,系紧了袖子。

男士宽大的外套,严严实实的像裙子盖住了她双腿。

他揉揉少女毛绒绒的脑袋,嗓线因笑意带了温度,“回去洗个澡,乖乖吃饭睡一觉,嗯?”

白芷居然被他诱哄着鬼使神差点点头。

离开舞蹈室,白芷跌跌撞撞的走回寝室。

脸蛋剔透的肌肤蒙着一层浅红,特别是眼角、眉尾和鼻尖位置,惹人怜惜。

经过操场的时候,有两个同班男同学看到她,想上前打招呼,但白芷连退好几步,低着头绕开了。

她害怕被闻到身上的气息,都是他的,好浓。

同学A看着她挠了挠头,“她怎么这么奇怪啊。”

同学B:“她裙子怎么有点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两个直男并没有意识到那是一件外套。
贵妃被侍卫们灌得满满的 别动啊太深了H
她什么也吃不下,洗完澡就早早爬上床铺了。

紧紧闭着眼睛,强迫自己睡觉,祈祷睡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忘了。

然而眼前一片黑暗,也总是想起下午那场荒唐。

他最后射的那一次,存货太多,视觉效果太震惊。

第一次看他射精是昨天,只有一条白线,第二次是在她腿缝,没看见,好像挺多的,但射的时间没这么长。

只有最后一次,又多又浓时间又长。

男人原来还可以这样的吗?每次都不一样?

还有,他浓郁的男性味道,好像还残留在她的口腔、舌尖、齿间。

她刷了好几次牙了,都还有那种感觉。

现在连吞口水都小心翼翼,甚至想控制着不分泌唾液。

可越是集中控制,唾液分泌的越多越快,弄得白芷久不久就吞一下。

吞咽的动作又一直提醒着她怕别人进来,二话不说就吞下精液的傻事。

“……”

白芷懊恼的翻身趴着,整张脸埋进枕头里呜咽。

哭累了,识海里不断浮沉,倒也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

结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梦里还延续着下午的阴影。

下午,陈流在她耳边说想在全班人面前艹她。

梦里,陈流在上课,忽然让她上去,给大家分享把阴毛刮得很干净的经验。

她说她不会。

陈流摇首,把她双腿掰开给大家看,说‘那你这里怎么没毛’。

班上的人凑上来观看,一言一语道‘好干净’。

她快哭了。

然后陈流说她不诚实,要罚她。

问同学们应该怎么罚。

大家建议:老师艹她!

白芷惊慌:不可以!!

然而陈流当着所有人的面,掏出那根可怕的分身,跪在她中间要插进来。

火热抵在她的穴口,烫得她浑身在抖。

‘陈老师,摸摸她奶子和骚穴!’

‘快艹进去,艹穿她子宫给我们看!’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一开始是班上同学,后来多了隔壁班的学生,再后来其他老师和校长也来了,越来越多人,围成一圈,中间是她和陈流。

陈流插进来的那一刻,白芷甚至感到真实的疼痛。

不要……

白芷哭着祈求陈流放过她,惶然抬眼看周围人的时候,居然看到了爸爸妈妈也在人群里看着她被老师……

白芷瞬间吓到丢魂,她猛地叫出来:“不要——!!”

寝室三个人被白芷吓了一跳,睡着睡着突然在床上坐起来大喊。

原创文章,作者:allne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8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