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短文| 我和老妇们的乱

姜意意抱着小女孩走了没多远就遇到了宋鹏,她赶忙喊他过来帮忙。

得知她的遭遇,宋鹏很是惊讶,想帮忙抱小女孩,可小女孩就是不肯离开姜意意的怀抱。

“宋大哥,还好你刚才塞了瓶辣椒喷雾给我。”

姜意意闻着小女孩身上的奶香味,一下子就想到了咘咘,忍着手酸抱着孩子继续往家走……

此时路边一辆保姆车里。

豪华后座上,坐了两个人。

“干妈,就让她把羽儿抱走吗?”西装革履的俊俏男人正皱眉看着马路对面抱着羽儿的姜意意,他的手一直放在门把手上,随时都打算下车截人。

坐在他边上的是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女人,她剪着一头的利落短发,妆容精致,保养得体,气场强大,俨然就是一个干练女强人。

“你看羽儿什么时候这么粘过人,不愧是母子啊!”

“她就是羽儿的亲生母亲?”俊俏男人惊讶道。

“阿宴,你看不出来吗,羽儿和她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干妈,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挺像。”司宴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姜意意和羽儿,只是他拧了眉头,“羽儿和咘咘难道不是代孕生的吗?”

“是代孕生的,就是用的她的卵子。”

“所以林博士才会让她作为实验对象?”

“是我要求的,一家团聚,不是挺好的!”贺胜男望着抱着羽儿的女人,虽然出生不好,但人长得漂亮,重点还是她儿子喜欢的人。

“那为什么不直接把她接回去?”

“还不是那自以为是的老头,非要阻止他们相认,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嘴脸!好似全世界就他帝家门槛多了不起似的。”贺胜男轻哼出声,提到她那前夫,她可是没有半分好脸色。

“干妈,干爹他也是为了大哥好,您别生气。”
污污的短文| 我和老妇们的乱
“我不生气,这次阿荀醒了,也轮不到那死老头说话了。”

“大哥也算是否极泰来了。”

“是啊,阿荀这孩子从小多灾多难,总算熬到头了,不提这些,这次让你回来,不仅仅是阿荀的事情,你也该回唐家了。”贺胜男目光柔和的看向身边的养子,比起亲生儿子,陪在她身边最久的反倒是这个养子。

“我不回去,干妈,您是要赶我走吗?”司宴目光变得黯淡。

“阿宴,你始终是姓唐,你父亲就你一个儿子,这次他得了重病,纵使他做错了不少事情,你也该回去尽尽孝了。”

“从他把我送到贺家的那刻,我和他父子情就断了。”司宴桃花眼里带着怒怨,握着门把手的手攥紧,“干妈,我知道当年他把我送到贺家是为了给大哥当替身……”

“阿宴,干妈从来没想过让你做阿荀的替身,那什么替身消灾解难的都是迷信,这些年我一直把你当亲生儿子养着,你父亲当年也遇到了些事情,他把你送到贺家也是为了保全你。”

“您不必安慰我了,他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嘛!他私生子那么多,不差我一个,当年他为了攀上贺家这层关系,眼都不眨的把我送到了贺家,这些年谢谢您把我当亲儿子,其实我很乐意给大哥当替身,可惜这些年我什么忙都没帮上。”

“你这孩子……”

保姆车外传来了敲击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贺胜男示意唐司宴开车门。

一个捂着头的男人环顾了四周,快速上了保姆车。

“夫人,姜小姐可太狠了,你看我的头都被敲破了。”男人把鸭舌帽摘了下来,脑门上都是血迹,眼睛也是通红通红的,辣椒水可把他害惨了。

“秀啊,这是对你演技的肯定,赶紧去处理下伤口吧。”贺胜男看了下伤口,都替李秀觉得疼,不过姜意意这性子很合她胃口。

李秀还能说什么,只能认命去包扎了。

“干妈,那我们继续在这里等吗?”司宴问道。

“先回去看看你哥,之后你再回唐家。”贺胜男示意司机开车。

“那羽儿呢?”

“晚些时候再来接她。”贺胜男有她的打算,不容唐司宴再劝。

回了出租屋。

朱雅子也在家,她早上没课,留在家里备课。

看到姜意意去而复返,还带着一个小女孩,她都愣住了。

“好漂亮的小丫头。”朱雅子喜欢孩子,看到这么洋娃娃似的小丫头,眼睛都粘在了她身上。

姜意意快速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下。

“雅子,孩子的拜托你了,我得去上班。”第一天上班就迟到,这工作怕是要泡汤了。

可小丫头根本不肯放开姜意意,听到她要走,无辜的大眼睛立马蓄起了泪水,随时都要决堤。

“妈咪,不走……呜呜……”

姜意意和朱雅子面面相觑。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9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