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网站| 老师h文

“爸爸,奶奶也回来了。”咘咘的小奶音传来。

咘咘还没来得及冲到爸爸那,就被唐司宴给抱了起来。

“太一段时间没见,咘咘又重了呢!再胖下去以后可找不到女朋友的哦。”唐司宴开玩笑道。

“叔叔,你比我还大,都没女朋友呢!”咘咘朝他扮鬼脸,要从他怀里挣扎了下来。

唐司宴却还想跟他玩玩,不肯松手,斯斯却立起了前端,摆出了攻击的姿态。

把唐司宴给吓了一跳。

“斯斯,不能这样。”贺斯荀训斥道。

“挺好,很护主。”唐司宴笑容有些僵,把咘咘放了下来。

咘咘再次朝他扮了个鬼脸,这才屁颠屁颠的跑去粑粑身边,瞪着小短腿要爬上病床。

“阿宴,妈和羽儿呢?”

“和林博士在门口说话呢。”唐司宴走到了病床边,大概是有些顾忌斯斯,也没敢再靠近咘咘,“大哥,你的眼睛……”

“林仰说注射了新研发的药剂,产生的副作用。”贺斯荀把儿子抱在怀里亲了亲,斯斯又爬到了他的肩头,蛇瞳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

“林博士是真厉害,大哥伤得那么重,都把你治好了。”

“算我运气好吧,遇到了林仰。”

“刚才听陈医生说你要做康复训练,一会儿我陪你去。”唐司宴拿了个苹果削着,陪着贺斯荀聊他昏迷期间发生的事情。

贺斯荀的母亲是T国黑帮大佬的独生女,当年无意救了帝昊,两人相爱了,还玩了一出私奔,然后就有了他。

可她母亲毕竟在黑帮长大,而帝家却是百年豪门,豪门里的条条框框哪是她那个性子的人受得了的,最后还是闹得不欢而散,离婚了。

贺斯荀跟了母亲,作为一方黑帮大佬的唯一孙子,自然也是万千宠爱,父母虽离异,但也有个很精彩的童年。

直到四年前得了脑瘤,帝昊这才以治病的理由把他接了回来。

他父亲也没再娶,也就他一个儿子。

不管是帝家,还是贺家,他都是唯一的继承人。

可他毕竟精力有限,何况还得了重病。

从他回帝家后,都是唐司宴帮忙打理贺家的事情,也是给他分担了不少压力。

“对了,大哥,你有没有想过给咘咘和羽儿找个妈妈?”唐司宴故作不经意问道。

“以后再看。”

咘咘撅撅小嘴,臭粑粑,竟然一点都没想起妈妈!
小黄文网站| 老师h文
他玩着爸爸的病号服,好羡慕妹妹,一回来先跑去找妈妈了。

他该怎么躲开爷爷的眼线去找妈妈呢?

走廊处。

“阿仰,怎么我儿子一点都记不得梦境里发生的事情?”贺胜男压低声音问林仰。

林仰指了指脑袋,“应该是脑瘤导致。”

“不是已经切了吗?”

“是蛇王的血清治愈的。”

“那血清有这么神奇?”贺胜男惊讶道。

“当然,要不然帝家怎么会冒如此大的风险花费数十年的时间去研究这些,不过毕竟没有先例,有什么后遗症还不好说。”

“那你老实说,蛇王怎么样了?”

“死了。”

“那斯斯那条小蛇又是怎么回事?”

“伯母,具体情况我不能和您多说,您还是问帝先生吧,不过您放心,斯斯不会伤害咘咘的。”

“关于那女孩的事情,你做的很好,当伯母欠你个人情。”

“伯母,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也希望阿荀幸福。”林仰摆手,“对了,羽儿呢?”

“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去找她麻麻了。”

“那也好,羽儿这情况还是得靠姜女士帮忙。”

“我和你想的一样,咱们再疼羽儿,也不能代替妈妈这个位置,刚才羽儿见到她都主动说话了呢。”贺胜男想到这点就开心,就算那臭老头再反对,她也要认这儿媳妇,大不了以后他们就和儿媳妇过,让那臭老头孤独终老。

慕颜美容院。

“我说姜小姐,你第一天上班迟到也就算了,现在还带个孩子来上班,你是来上班呢还是带孩子呢?”打扮时髦的胖女人吊着眼,啧啧直摇头,身上的金首饰发出一连串清脆的撞击声。

她就是这家美容院的老板娘慕颜。

姜意意干笑了一声,怀里的羽儿把她抱得更紧了,像只受惊的幼兽。

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报警,她急切地想知道羽儿的父母是谁,可警察来了,见羽儿黏着她,又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只好暂时让她先帮忙带着,等他们找到孩子家长再来领走。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91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