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哪的回忆录阅读 – 快穿男主的前妻

羽儿瘪着小嘴,用力摇头。

贺斯荀一时有些不解,“是哪里难受了吗?”

羽儿大眼睛里立马蓄起了泪水。

这倒是把贺斯荀紧张坏了。

“爸爸,妹妹是讨厌舒秘秘。”咘咘充当了翻译的角色。

“羽儿,是这样吗?”贺斯荀问羽儿。

羽儿用力点头。

贺斯荀抬眼看向了唐司宴,这段时间羽儿可是一直待在贺家,难不成舒秘书对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大哥,舒秘书一直对羽儿很好,这我可以保证的。”唐司宴立马接话道,羽儿可是家里的宝贝疙瘩,谁敢动她一根毫毛,不死也残。

羽儿攥起了小拳拳,说了见爸爸后的第一句话:“坏!”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已经把贺斯荀高兴坏了,他的羽儿开口说话了。

“羽儿,舒秘书欺负你了?”唐司宴震惊了,谁给了舒心狗胆?可舒心在贺家可是口碑极佳,没有一个人说过她有不好的地方。

羽儿委屈巴巴的重新趴在了爸爸的胸膛上,小手手揪着爸爸的衣服,那样儿别提有多可怜了。

现在让贺斯荀把全世界灭了讨宝贝开心都在所不辞。

“阿宴,羽儿是不会说谎的,不用让舒秘书过来了,把她辞退吧。”贺斯荀直接发话。

“大哥,舒秘书跟了你这么多年,说辞退就辞退会不会太不近人情了?”

“羽儿是我的女儿,她算什么东西!”贺斯荀轻轻拍着女儿的背安抚着,他都舍不得让宝贝女儿掉一颗眼泪,一个小小秘书竟然敢如此做,没要她命都不错了!

“大哥,至少给舒秘书一个解释的机会吧。”

“不必了,有能力的人多的是,不差她一个,就让她正常离职吧。”贺斯荀亲亲羽儿的发顶,宝贝女儿可只有一个。

唐司宴了解大哥的性子,他做事一向雷厉风行,不讲人情的,羽儿的一句坏,注定了舒秘书这辈子很难再有翻身机会,谁让他大哥是个女儿奴呢!

贺斯荀刚康复训练完,身体很疲倦,即使再想多抱抱儿女,体力也跟不上。
慢哪的回忆录阅读 - 快穿男主的前妻
唐司宴见状,也告辞了,他得回唐家一趟。

即使他不情愿,但干妈发话了,他会顺从。

咘咘带着妹妹去看他的小宠物。

两个小家伙脑袋顶着脑袋,在画板上涂涂画画。

“妹妹,麻麻对你好不好?有买好吃的给你吃吗?”咘咘羡慕得不得了。

羽儿拿着画笔在画板上涂鸦。

很快就画出了一个女人的画像,别看才三岁半,却很有绘画天赋。

当看到羽儿拿笔在女人的脸上点了好多个点,咘咘小淡眉都打结了。

“麻麻脸上才没有这么多难看的点点呢!”咘咘要去擦。

可羽儿不让,小指头指着自己画的像:“妈咪。”

咘咘眉毛都要倒八字了,他看到的妈咪明明好看得要命,妹妹在黑妈妈,不是好妹妹。

“妹妹,你今天和妈妈都玩什么呢?”咘咘打算不揪这个问题,妈妈在他心中永远最美。

羽儿好一番思索后,才奶声奶气说道:“赚钱钱。”

“妈妈缺钱钱吗?”

羽儿继续画她的画。

咘咘坐在边上,小大人似的拿手指摩挲下巴,他看过电视,钱钱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可以买好多好吃好玩的。

妈妈缺钱钱就不能买好吃好玩的。

“妹妹,咱们送钱钱给妈咪。”咘咘有了主意,喊来了斯斯。

咘咘把羽儿的芭比娃娃拿了出来。

芭比娃娃身上的每件首饰都是真宝石,都是曾外祖父送的小礼物。

在羽儿同意下,把芭比娃娃手上的五六个戒指摘了下来,咘咘把戒指捆在了一起,然后绑在了斯斯的身上。

“让斯斯送去给妈咪。”咘咘被自己的聪明劲儿得意坏了。

羽儿摸摸斯斯,斯斯开心地用蛇信子舔她的小手手。

“斯斯,去找妈咪,别让爷爷发现。”

斯斯带着一堆宝石笨重地朝外游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两孩子视线里。

帝昊来的时候,咘咘正拿着故事书,讲故事给羽儿听。

书都拿反了,咘咘却说得很起劲。

羽儿也认真听着。

两小宝贝可把帝昊这个爷爷给萌化了,他也没打扰兄妹俩,轻轻带上门离开了……

一早。

姜意意睡得正熟。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9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