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岳的身体: 第章贵妇 妩媚 巨龙 玉足

这一天陈家村的人记得清清楚楚,陈老太太满脸笑容,虽然没有像往常一样露出豁牙,但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陈老太太的欣喜。

还是后背略有些佝偻,但整个人好像高了一截似的,好像无时无刻都在告诉大家伙儿,这老太太不容易,硬是将自己的女儿、女婿、外孙女都等回来了。

陈老太太一路与大家说着,村子里年纪大的都见过杨姝音,年纪小的也知道这位是广阳王郡主。

这一路走得格外慢,大家哭着、笑着,好像要将这些年的光阴,用这几步的功夫都回溯一遍。

回到院子里,陈老太太没让旁人跟着,自己进了灶房,一手拿着柴禾,一边跟灶王爷说话。

杨姝音站在门外,隐隐约约听到陈老太太说话的声音。

“多谢您照应着,阿音也回来了。”

“无论将来去了哪里,这灶台永远都不会换,我一辈子给您烧柴禾,日子好了,我还得将这灶台收拾得更体面,让您也得住的舒坦。”

“虽说心愿都实现了,您以后还得在这儿,保着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

“一会儿我给您蒸米糕。”

听着那动静,杨姝音的眼泪又落下来。

估计外祖母与灶王爷说完了话,谢良辰这才与杨姝音走进去。

“外祖母要做什么?”谢良辰道。

“做点米糕,”陈老太太道,“多做点,给每家每户都送去些,让大家都沾沾喜气。”

“我来做吧!”

谢良辰就要动手,却被陈老太太按住。

陈老太太正色道:“我与灶王爷都说好了。”

谢良辰不由地抿嘴笑,哪里是灶王爷爱吃,外祖母是觉得母亲爱吃她的手艺。

“我帮母亲做,”杨姝音看向谢良辰,“这里交给我们,你出去吧!去看看羡哥儿哪儿有没有旁的事。”

过年之后,陈家村还没有这样热闹过。

除了陈咏义、陈初二几个还没回镇州,村子里的其余人,都来到熟药所,大家各自从家中带端吃食,摆满了长长的桌子。

杨姝音坐在陈老太太身边,眼睛看到的地方都是欢喜。
一下子就弄进去岳的身体: 第章贵妇 妩媚 巨龙 玉足
陈老太太举起杯子:“今天阿音回来了,老太太高兴,拉着大家伙儿喝一杯。”

陈咏胜点头:“听大伯娘的。”从前以为大伯娘的一双儿女都没了,他没少从旁劝说,大伯娘就说:人都不在了,再难受我还能跟着去不成?我还得养活子庚,打听良辰的消息。

大伯娘这话说的对,如果不是一直往前看,能有今日?

杨姝音抿了一口酒,陈家村自己酿的米酒,微微有些酸,但更多的是甘甜。

陈老太太道:“米糕好吃吗?”

杨姝音点头:“好吃,还是从前那个味儿。。”

陈老太太脸上一闪笑容:“别看辰丫头的手艺好,但做米糕这些吃食,也没有我做得好吃,村子里没粮食时,孩子们全都靠我的糠皮饼才能活下来。”

杨姝音不禁一笑,在岛上的时候,每次做得太辛苦时,她都会想起母亲,母亲不管遇到什么,都是这样乐观,让身边的人也能跟着松一口气。

高氏道:“大伯娘做的是好,不过以后我还是不想再吃糠皮饼了,大伯娘还是做些别的吃食给我们。”

众人跟着笑。

这次回来,杨姝音发现陈家村变了个样,房屋都修葺的很好,村子里还铺了路,无论下多大雨都不会泥泞,村中家家户户的小仓里囤满了粮食,村民们忙忙碌碌,熟药所堆积了不少的药材,织房里的纺车、织机也不停歇。

杨姝音也是见到良辰之后才知晓,鲁王卖的那些货物许多都是出自陈家村。

光凭这个, 足够陈家村骄傲的。

陈老太太与宋老太太说话, 大家也都凑过来问杨姝音这些年发生的事。

大家关切杨姝音脸上的伤疤。

杨姝音道:“早就好了, 就是看着吓人些。”

“不吓人,”黑蛋道,“姑姑眼睛生得好看。”

大家不禁一笑。

谢良辰发现村子里多了两个男子, 问了陈玉儿才知道,是苗子贵带过来的, 都是在外走商的。一个看中了初二的姐姐, 另一个相中了孙阿爷的孙女。

陈玉儿下个月就要与苗子贵成亲, 苗子贵就像之前与陈咏胜说好的那样,在陈家村盖了院子, 以后就要与陈玉儿住在这里。

天色不早了,宋羡送宋老太太回府,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程彦昭。

程彦昭这些日子带着人四处跑, 宋羡不在北方, 他和秦茂行忙得团团转, 如今可算得了机会, 前去陈家村讨口饭吃。

看到意气风发的宋羡,程彦昭心里颇不是滋味儿, 到底是同人不同命,人家一家团圆其乐融融,凭什么他就在外披星戴月的“喝风”?

程彦昭酸溜溜地道:“郡主也回来了, 现在可是一家团圆了。”

宋羡没有应声。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39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