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不要好深* 我故意没有穿内裤坐公车让

时夜和前妻有个儿子,抱孩子也是信手拈来。

他接过孩子,不太放心的说:“少夫人,还是我去吧。”

苏默问他:“你们能将两个孩子抱过来,幕司玉的人肯定也被你们解决了,对吗?”

时夜点了点头,苏默继续说道:“现在岛上只有了凌墨寒和幕司玉两个人,很安全。”

时夜觉得苏默的话有道理,知道苏默的担心,也就没有再加以阻拦。

苏默回到了高尔夫球场,发现凌墨寒和幕司玉两人,还在专注的打球。

慕司玉仿佛一点也不担心凌墨寒会趁这个机会,让时夜去找孩子。

这一点让苏默觉得有些可疑。

幕司玉这么狡猾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大意呢?

苏默没有现身,而是远远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这时,身后响起一阵快速跑步声。

还有其它人?

苏默喉诧异的回头,就看见厉曼殊面色匆匆的朝这边跑过来。

苏默又朝凌墨寒的方向看了一眼,才快步朝厉曼殊的方向走去:“曼殊?你怎么还在岛上,我以为你已经和他们一块上船了。”

“少夫人,我觉得岛上有古怪,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厉曼殊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渗出来,很明显是快速跑过来的。

苏默面色一凝:“什么古怪?”

厉曼殊面色微变,眼里闪过一抹惧意:“我担心少爷还有需要我的地方,所以刚刚就没跟他们一块走,我下楼的时候,发现地下室里面……有炸药。”

最后三个字,厉曼殊很明显已经带了颤音。

苏默面色骤变,转身就朝凌墨寒的方向跑过去。

厉曼殊在身后叫她:“少夫人!”

此时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压根听不见别人的声音。

她就知道,不会这么顺利的。

她就知道,厉曼殊那个疯子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易的如愿以偿。
嗯啊不要好深* 我故意没有穿内裤坐公车让
刚把一杆球打进去,就似有所感的回头往身后看去。

“苏默?” 她现在不是应该在船上了吗?又跑回来做什么!

苏默已经跑到了凌墨寒的跟前,一脸警惕的看着幕司玉, 幕司玉偏着头看向她,嗓音轻快:“默默来了呀。”幕司玉面上是如沐春风的笑意,那语气神态,和苏默初见他时没有两样。

但苏默心里最清楚不过,幕司玉这副平静的面皮下,隐藏着的是一只长着獠牙的凶猛野兽。

他正蓄势待发的想要毁灭一切。

苏默深深的看了幕司玉一眼,转头看向凌墨寒,小声问道:“没事吧?”

“怎么了?”凌墨寒垂眼看她,握住她的手的时候,感觉到她的手凉得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手心里还带着**的汗水。

凌墨寒微微蹙眉,又朝苏默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并没有看见其它人。

这说明时夜已经顺利的将孩子带上了船,那又是什么事让苏默这么紧张害怕?

幕司玉伸手推了推戴在头上的棒球帽的帽沿,语气轻缓的问道:“孩子既然已经接走了,也该把厉曼殊还给我了。”

厉曼殊刚刚有机会走,但她并没有走,也跟着苏默走了过来,不过是落后在苏默身后。

厉曼殊径直走到幕司玉跟前,笑意盈盈的叫了一声:“司玉。”

“过来。”慕司玉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整个人看起来温和儒雅,不见一丝阴霾。

苏默趁着幕司玉的注意力都在厉曼殊身上的时候,抠了抠凌墨寒的手心,背对着幕司玉无声的对凌墨寒说:炸药。

凌墨寒读懂她的唇语,面上的表情并没有明显的变化,只有微微缩紧的眼阔,表露了他此时的心思。

很显然,苏默的话并没有让凌墨寒多意外。

苏默转头去看幕司玉,就看见他正含情脉脉的看着厉曼殊。

他握着厉曼殊的手,一句话没有说,却能苏默觉得十分动容。

或许在幕司玉疯狂的内心深处,只有那个叫厉曼殊的女人能让他平静下来。

“凌墨寒,费心了,她和曼殊一模一样。”幕司玉突然转头看向凌墨寒,面上的笑意越来越深:“六年了,曼殊一个人很孤独,我们该去找她的。”

幕司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异常的诡异和满足。

这时,凌墨寒突然大喊了一声:“走!” 话音还没落下,苏默就感觉到自己被凌墨寒拉着往海边跑去。

身后是幕司玉疯狂的笑声:“没用的,我在整个高尔夫球场底下都埋下了炸药,我们一起去找轻宁……”

后面的话,被爆炸的巨大声响淹没。

苏默对于幕司玉最后的记忆,停留在爆炸的尘烟里背影里,他面色平静,嘴角含笑的站在草地上的画面。 高尔夫球场距离海边明明分多远,在这一刻,却像是永远都跑不到尽头一般。

有泥土和草皮砸到两人身上,苏默一边跑一边说:“照顾好思默,不要管我了”

苏默的体力不如凌墨寒,在这种生死一线,用生命和时间赛跑的时候,她只能拖累凌墨寒。

轰鸣声就在身后。

凌墨寒依旧是面色沉静的模样。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0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