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姿势撞击律动h| 被老头强吸出奶水

前台一路小跑去接了两杯水放在俩人面前,又小跑着去通知负责人去了。

coco左顾右盼见周围没人了,才伸出手擦了擦额头因为紧张的汗。

“江姐,吓死我了,你突然间画风突变,我还以为咱们是来砸场子的,幸亏我反应快,接上你的话,不然就露馅了。”

不是她胆子小,是本来今天这事就太突然,一向合作的工作室在紧要关头直接赔违约金,撂摊子不干,刚刚在车上江茴的一番分析让她觉得天都要塌了。

本来是过来求人的打算,谁知道一进门江姐就连踹带砸,这谁能顶得住啊?

江茴抿唇,声音压低,后背却没有丝毫的松懈,事情虽然顺利的在按照自己的想法推进,但此时还没见到人,她不敢一下就放松下来。

“我们要是说自己是hoshi的工作人员,今天连大门都进不了,一会你记得把录音打开,什么话都别说,一切交给我来处理,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coco赶忙点了点头,江茴现在在她眼里就跟女战神一样,只觉得只要跟着她,什么事情都能解决,刚刚心底的那一份忐忑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说话间,一个身高不过一米七的男人走了进来,一身运动装,头上还戴了一定鸭舌帽,看着年纪不大,但眼神中的犀利目光去让江茴心里一咯哒。

苏哲刚刚正在工作室里忙着,前台的小姑娘就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说有两个来找茬的客人说是什么4亿珠宝没按时交货,要叫记者过来。

他左思右想最近除了hoshi的工作之外没有接什么私人定制,但为了避免真的有订单的遗漏,还是出来打算见一面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眼神落在坐在会议桌前的女人身上,苏哲一下子就认出来这是hoshi的工作人员,顿时警铃大作,转身就要掉头走。

开什么玩笑,刚刚自己临时毁约才把违约金打到hoshi的户头,这才过了几个小时,人家公司的设计师就找上门。

他本来就不想掺合这档子事,要不是沈念亲自打电话过来,他绝对不会干这种败坏自己工作室名声,临时反悔的事情。

江茴一见男人的脚步一顿转身就要走,知道应该是认出自己来了,赶忙上前一步死死的后背会议室的门,挡在男人面前。

“不好意思,麻烦您给我几分钟时间,让我详细和您谈一谈关于这次hoshi委托您的走秀珠宝成品设计。”

她因为动作太快一时间有些气喘吁吁,但还是丝毫放男人离开的意思。

这好不容易用手段逼着正主出来,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他走?

苏哲去路被挡住,有些懊恼,今天这事无论是怎么样都逃不过去了,果然帮沈念没什么好事,他在心里暗暗的骂了沈念一百遍。

还是点了点头,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离江茴十万八千米。

他知道眼前这位是新晋的hoshi副设计师,也是沈念这次让自己解约的主要原因,自然不想离***太近。

“对于今天解约的事情我很抱歉,但违约金我也已经按照合同打到了你们公司的户头,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希望我们能尽快的将这件事对接好。”

苏哲看了看手表,说话语气也是有点急躁。

江茴抿了抿嘴唇,示意coco打开录音,随即快步的搬了椅子,抵在门口,一屁股坐了上去。
各种姿势撞击律动h| 被老头强吸出奶水
刚刚男人的举动更加让她确认了今天这事绝对和沈念有脱不了的干系,大概也是因为那只归还回去的玉镯让他震怒。

为了防止苏哲再次逃跑,她只能也是豁出脸皮,也要把今天这事妥善解决。

苏哲却看着女人的动作,嘴角不禁一抽,这女人今天这架势,看来今天这事不好处理。

“苏设计师您好,我是hoshi的副设计师江茴,我们刚刚收到您的通知,说是打算违约,不和我们公司合作,我能问问是因为什么么?”

其实不用苏哲回答她也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但coco那边的录音在录着,她只不过是想让苏哲亲口说出实情。

“不因为什么,因为我很累,你们hoshi的订单太急时间也太赶,我没那个能力在合约时间到之前给你们赶工做出来,还不如直接违约。”

苏哲这话说的自己脸上都是有点挂不住,咳嗽了两声,才勉强维持住自己的冷静。

他不能直接说是沈念和你们hoshi有矛盾,帮我出了违约金吧。

江茴有些好笑,这理由太站不住脚了,hoshi的订单从四五个月之前就已经交付到他手上,样品这边都已经拿过去三四波,现在这不过是仅剩下细节上的改动就可以出成品。

撒谎也不会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这苏哲虽然是在设计上很有天分,但却在某些方面明显幼稚的很,说出的话也是傻乎乎的。

“但据我所知,前几日彩排走秀的时候您才送了最终样品去hoshi不是吗?您的理由是不是不太能站得住脚?”

她换了个姿势,身体也一下子放松下来,眼中却是带着笑意,苏哲比自己想象中的好对付。

“再说了,就算是按照您这种说法,也不至于连我们的沟通电话都不接,前台都不让hoshi的工作人员进,甚至于一见我就跑,是吧苏哲设计师?”

她目光幽幽的定格在男人脸上,哪里还有刚刚在车里的忐忑和紧张。

现在的主动权从她坐下抵住门的这一刻起就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上,她一定也不害怕苏哲撕破脸,或者说她要的就是苏哲撕破脸。

苏哲听了这话,手猛的攥紧,瞳孔一下子骤缩,脸色也变得有些奇怪。

他不懂什么人情世故,和hoshi合作了这么久一直是相安无事,但是今天这事猛然落到自己头上,他也知道自己临时解约必然会爱业界内自己的口碑下滑。

但自己从出道开始,沈家就一直在背后默默扶持,他才走到今天这步,沈念开口了,他自然不能拒绝。

只好蒙上头大门一关,编出一套瞎话来应付应付面前的女人,没想到江茴不是什么笨蛋,不但利用手段把自己骗过来,还当面直接把他禁不起细琢的理由点了出来。

苏哲心里暗暗咂舌,今天这事看来是真的不好办了,碰上硬茬了。

他这时候也只能是心一横,硬着头皮解释了。

“最近的压力太大,我能力不够,做不了你们公司的活,你们有时间跟我在这儿掰扯,倒不如赶紧去找找别的工作室看能不能给你们赶工赶出来,别影响秋冬发布会的进度。”

“那还真是压力太大啊。”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0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