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开车& 娇妻呻吟

苏哲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单手扯下鸭舌帽,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心里的烦躁翻腾而起。

江茴语气虽然轻松,但说的话却像是一把架在自己喉咙上的刀,逼的他有些心烦意乱。

他当然知道自己在发布会前一个月解约会对品牌造成多大的影响,但他没有什么决定权,真正的幕后推手是沈念。

两头受气的滋味让他有些不好受,江茴的眼神像刀一样在他脸上来回打量,大有不说话就大动干戈的意思。

“你说的我当然都明白,我对于自己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对hoshi表示我的歉意,但除此之外,我想我没什么可以帮您得了。”

他是坡破罐子破摔,实在是被两边逼的没办法了。

江茴反而是舒了一口气,从苏哲的话中她多少也能知道这不是他自己能左右的决定。

虽然她不想走到这一步,让他为难,但相比较于一个人的为难,hoshi的发布会才是最重要的。

她抬头,和一旁默不作声的coco对上,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她把刚刚的录音全部放出来。

空荡荡的会议室里顿时回响起两人的对话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苏哲猛然抬起头,眼神中的焦躁一下子变成了茫然。

江茴录音了?

就算是录音也解决不了现在眼前的事情啊,自己根本不是做决定的那个人。

他转头看着江茴,疑惑的发问,“江小姐这意思是?”

江茴面带微笑,温柔的就像是一位邻家大姐姐,眼神从苏哲身上掠过,最后和他四目相对,语气轻松。

“我没有什么意思,既然苏设计师没有丝毫解决的意思,我们hoshi也找不到可以短时间之内给您收拾烂摊子的人,发布会也不能按时进行,与其只有我们单方面的蒙受巨大损失,还要面对业界内的质疑声,那倒不如破罐子破摔嘛。”

江茴起身,缓步走到男人面前,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有意无意的捏了一下,不像是鱼死网破的样子,反而是像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如何。

“我一会回去就召开新闻发布会,把这份录音交给记者们听一听,也好让大家都知道不是我们hoshi所有的工作人员能力不够,只不过苏哲设计师太累了,累的连仅剩一步的配饰都完成不了,宁愿解约也要让发布会开空窗,无所谓的嘛,我也理解,年轻人吃不了苦,相信大家也会理解的。”

肩膀上传来的轻捏此时却像是千斤重的石头,一下子压的苏哲喘不过气来,呼吸都是瞬间有些不顺畅。

江茴说话的语气虽然是轻松,但他知道这只不过是包裹在糖浆外的剧毒,这是在威胁他。

今天如果自己不是上了当,进到这件会议室内,继续大门一关当缩头乌龟,hoshi那边也没有自己的证据,就算是再怎么向媒体解释也没有什么说服力。

他就算是被少许知道真相的几个人在背后唾骂,都影响不了什么。
小黄文开车& 娇妻呻吟
但如果真的如江茴所说,拿着这份录音开了发布会,那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自己不说,甚至他在业界内的名声恐怕都要一落千丈。

这么多年的辛辛苦苦努力,才让他走到今天这一步,要是因为今天他主动解约的事情,所有累积下来的声誉和客源都毁于一旦。

那必然是得不偿失。

苏哲内心翻腾起一股绝望,女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和刚刚说话中的云淡风轻,就像是蓄势待发的弓,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

江茴说的都是真的,只要自己拿不出一个解决的方案来,她绝对会做得出来。

“江小姐,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我也不烦跟你直说,这件事不是我能决定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情绪,声音有些颤抖地开口。

“对于给贵公司造成的损失我很抱歉,但是违约金,我已经付了,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您提,我尽力满足您。  ”

这句话说出,他好像耗费了全身的力气,一下子瘫软在座椅上,面色上写满了沮丧。

江茴眼前一亮,她要的就是苏哲这句话。

自己当然知道苏哲做不了主,他在业界中的口碑也一向是好的,如果不是因为沈念在背后逼迫他,绝对不可能在这个紧要关头撂摊子不干。

男人的沮丧,江茴看在眼里,刚刚自己的威胁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她自然不可能将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的职业生涯毁于一旦,只不过是为了让苏哲主动松口,为了接下来的事情做铺垫。

她转身坐在男人身边,刚刚的狠厉和阴险全然不见,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手肘撑在桌子上,托着下巴,缓缓开口。

“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我也不希望因为我个人的一个举动,就让您的声誉受损。“

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的道理,她还是懂得。

逼得太紧也不过是狗急跳墙两败俱伤。

“我只需要您现在手头这份已经是半成品的配饰,这样我们公司才有可能在发布会之前另外找一家珠宝设计室,紧急的赶制出来,不耽误发布会的进度,当然,所有的费用还是按照之前我们跟你们定好的,一分不少。”

苏哲这时候才明白过来刚刚江茴所说的所有话只不过是为了他手上半成品做铺垫。

但录音还在女人手里,他现在才恍然大悟,也已经来不及。

这场谈判从一开始江茴就占据了,所有的主动权,表面上看起来他们才是更为着急的一方,所以通过各种手段才坐在会议室里和自己详谈。

但其实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放松警惕,表现出来的幌子。

先是示弱,再利用自己本身就有些心虚的心理,让自己编出一个一眼就能看穿的理由,再用录音和发布会威胁他,最后在他妥协了之后,才说出真正的意图。

苏哲一下子像站在了寒冬腊月的冰窟窿里,越想越觉得瘆的慌,一下子从脚后跟凉到了后脑勺。

这江茴从进门到现在,虽然一直都是笑着的,但早就给自己挖好了陷阱,等着自己去跳,这女人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温和简单。

沈念虽然让自己和hoshi解约,但是却没有提过这个半成品怎么处理,江茴连这一点都算到了,所以才早就打上了自己手头配饰的主意。

苏哲心里有些火大,但是又不能直接当场发火反悔,毕竟刚刚自己亲口说出会尽力满足对方的需求。

他舌尖抵住上腭,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

“既然你都把所有事情都考虑好了,那半成品你一会儿就直接带回去吧。”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0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