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着睡| 日老女人逼

拉开一开始敌对,下一秒却是战友,一脸懵懂无知的安宥真,他双手交叉,作出防御的搞怪姿势。

仔细一听,依稀能听见:

“阿拉索…我,我就是个帕布,跟你们倾诉果然是错误…的决定,我先了结你们?嗯…然后再去坐牢好了,反正我未成年…出来的也早!!!”

“莫呀?你哪来的棒球棍,胖圆同学xi?!”

“元瑛啊…”

“啊c,俩个都别想跑!!”

生活是枯燥的,少女们则是美好的。

生活就是一遍遍枯燥的重复,少女们喜欢的就是偶尔美好的新鲜感。

“不生气,好不好啦,元瑛?”

“嗯嗯~wuli元瑛,kiyo的元瑛,笑一个嘛~”

安宥真亲昵地抱着张元瑛的胳膊,一路哄着生闷气的亲故。

也许她不知道,自己撒娇的能力有多强大。

真挚的道歉,似午后夕阳下的薄雾,氤氲着润泽,在心上划开一道温柔的涟漪。

张元瑛下垂的嘴角,过一会就忍不住微微上扬。

仗着青涩的美好,就能肆无忌惮,不害怕后果的挥霍。

不一会儿,俩人就和好如初了。

玩闹了一会,她才看向还未被自己原谅的大坏蛋,她觉得大度的自己,也该给一次机会给他。

嗯,张元瑛zzang!

单纯的小姑娘,上一秒难过,下一秒却开心得很,甚至突然想来个三百六十度的仙女转。

“咳,偶吧,你呢?”

「啵,啵啵…」

泡泡破裂的声音,汽水味的夏天。

阿姆正低头吹着气泡水,听到有人对自己说话,他也没抬头,而是用着绕绕的调调,轻声应了声:“莫~”

“诶呀,就是你的理想型呢?”

“嗯~没想过。”

“这不公平,wuli都说了,偶吧你也想想嘛~”
插着睡| 日老女人逼
阿姆停下了嘴上的动作,只是轻轻咬着吸管,歪头努着嘴,努力想了想。

其实自己喜欢的东西,好像从来没有定性。

但是拗不过执着的张元瑛,和求知欲堪比猫儿的安宥真,他只好随意扯了些。

“嗯~如果有喜欢的人,她能喜欢穿布鞋最好,因为不伤脚,能为我掐烟,没我陪伴的话就失眠,我可以陪她做美甲,但她必须陪我一起打过游戏的关卡,再多的就没必要了,莫~贪心点?那就穿着小吊带用手替我挡风点烟吧,嗯,最好不过了。”

“偶吧呀,好浪漫啊~”

“浪漫?”阿姆眯着眼,眺向远处的山脚,那里有个拉着手推车卖幸运物的干瘦女人,目光悠远而迷离。

“你的泰妍欧尼,就是金泰花那小富婆说过,浪漫俩字在夏文里,都有水的暗喻,陷得深会淹死的…”

至于她后来说的,「如果是和姜宝一起落水死,因为自己有钱,买得起全州的两块最好的墓地。」这句话…

对着俩小姑娘,阿姆死也说不出口

说实话,当时,他真的很想踹全州小富婆下水去。

“怎么说呢?理想中的意中人,哪里能轻易得到呢,理想意味着完美,但是现实,其实看谁都差点儿意思。”

慵懒又低沉的沙哑嗓音,忽远忽近。

独特的釜山方言,说着极度浪漫的话,让人真的很上头。

俩个少女愣愣看着身旁,仿佛变了个人的釜山大坏蛋。

很奇怪,他已经开始左右聆听者的情绪了,姑娘们,眼神逐渐温柔。

当“姜时生”暂时丧失表达力的时候,有俩个小姑娘,温柔的接住了他的疲惫。

安宥真不敢多瞧一眼这样陌生的少年,怕目光夹杂其他东西,所以不敢看。

张元瑛则是心疼得不行,自己的小酒偶吧这幅模样她不喜欢!

她努力换了个话题,因为知道,这绝对有效。

“偶吧,你和昭妍欧尼吵架了?”

提到最不愿意想起的人,阿姆忧郁冷漠的表情就瞬间一变,变得像是纠结,其实更多的是难以抑制的生气。

“呀,偶吧没错,错的是田小娟!”

“小狐狸?欧尼她一定也不喜欢被人取外号的啊,偶吧,就是你错了!难道你没有被人取过难听外号份时候吗?”张元瑛大声问道。

其实她知道,一直自喻昭妍欧尼“老父亲”的偶吧他呀,最不喜欢,也是最讨厌昭妍欧尼去当偶像的。

怎么没有?!

田小娟的亲故,“生姜”亲故xi突然不想说话了。

“偶吧,为什么不说话?啊~我记起来一件有趣的事了,泰妍欧尼,好像养了一只叫‘姜zero’的狗狗,噗嗤,偶吧呀?”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0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