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窄 粉嫩被粗大撑开: 花蒂被吸嘬的越来越大

西八,简直多的不像话!

无挑人的吉祥物,无挑人的爱称——“姜娜娜”面无表情,冷冷答道。

“真的?”安宥真仰头,看着突然失去笑容的少年,又看了看低头,正努力憋笑的亲故。

她很好奇。

穷得叮当响,却是“外号富翁”的阿姆,不仅不想说话了,他突然很想揍可恶的胖圆一顿。

单纯好奇的安宥真,清澈的眼眸里,满是探究和心疼。

“为什么要这样呢?这很过分呐,哪有给狗狗取你名字的,不是喜欢一个人才会给她取昵称吗?姜时生偶吧nim。”

她觉得被人取外号是件很难过的事。

比起“姜时生偶吧nim”这个奇怪到极点的昵称,已经懒得吐槽的阿姆,他对安宥真看向自己,毫不掩饰心疼自己的目光,更加不喜欢。

被善良的少女,无意间深深补了一刀的阿姆,沉默了片刻,才用沉重的语气开口道:

“就跟你们追星一样,喜欢分两面,在意喜欢到一定的程度,就会产生穷追不舍的偏执,去一探到底。”

“那不是好事吗?”安宥真扯了扯姜大爷的衣角,仰头问道。

因为先前“保护”她的行为,让她下意识亲近了他些,以至于动作带着一点独特的亲昵感。

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女,稚嫩,青涩,一切都洋溢着一份那还未长大的美好,阿姆眼神忍不住恍惚。

也许小时候,他做过最蠢的事,就是许愿快点长大。

他好一会都不说话。

只有在安宥真加大拉衣角的力度下,回过神来,他只好不动声色地收起了自己的情绪,恢复那不着调的性子。

下意识撩了撩脖环上的蓝色梨子耳坠,脱离那靛蓝色忧郁的思绪,阿姆痞痞的对安宥真笑着说道:

“可是私生饭就是这样形成的啊,看似疯狂,以至于这种喜欢也很脆弱易碎,很多时候总是被所谓的‘道听途说’,流言蜚语一举击败。”

“听不懂~”

“嗯——”阿姆看了眼也是不懂,却不断点头,努力装作感同身受的胖圆,笑了笑。

紧窄 粉嫩被粗大撑开: 花蒂被吸嘬的越来越大

“你问胖圆,如果有一天,有人跟他说偶吧拿(我)是个十恶不赦,无恶不作的大坏蛋,她信不?”

“信啊!你不就是…啊——阿帕(痛)!”

“西,剧本不对!wuli重新来过,咳咳!安宥真,你问胖圆,如果有一天,有人跟她说安宥真你是个小花蛇,专门喜欢勾引男生的坏女生,她信不?”

“谁敢?我打断她们的腿!偶吧你就算了,wuli宥真才不是这样的人啊!”

“阿西~多余的话就要说了!呐,看,最感人的,不是追随是深信不疑,这份宝贵,除了脸上的婴儿肥,才是胖圆和你身上最值钱的玩意儿,阿拉几(知道吧)?安宥真。”

安宥真懵懵懂懂的点头。

至于,张元瑛则是为了掩饰,那被自家偶吧夸奖的羞涩感,努力压下得意的嘴角,故作不屑一顾。

“虽然听偶吧扯淡很幸福,但是,感觉还是差了点什么,宥真呐?”

“嗯,拿度(我也是),啊!我的汽水!大坏蛋,还我!”

“wuli…”张元瑛张开眼侧头望去,看向红着脸、努力从姜大坏蛋手中,抢回草莓汽水的安宥真,轻声说道:

“呐,wuli要不一起去逛街?”

“诶一古,累死我了,嗯?”撩开被汗水浸湿的刘海,安宥真握着汽水,待听清楚后,眼神一亮,开心回答道:

“嗯,超好的。”

张元瑛元气满满地跳起身,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的色彩,她笑了。

安宥真也跟着笑。

思来想去,最后她们还是想要逛街,趁还有盈余的时间。

俩姑娘当即就拍下阿姆的大腿决定,趁着还有时间,不如逛一次街。

丝毫不顾及表情扭曲的少年,那发出的痛苦哀嚎声。

“阿尼阿尼阿尼啊!西咯(讨厌)~我不去!!”

安宥真和张元瑛相视一眼,皆露出灿烂的笑容,一人一只手,强行拉着浑身写满了抗拒,满脸不情愿的少年。

下山,离开龙山塔咯。

至于阿姆…

每次的现场发挥,他都是编的,所以满篇谎言,只能自食恶果。

背着最喜欢的书包,放着最好看的水杯,牵着最好的亲故。

试卷有些腻,喜欢的人却永远看不腻。

想泡在路边卖可乐炒冰的汽水里,度过半天慵懒的时光,上午还在数学题海里发上半天的愁,明媚的下午就与亲故们相互打闹,行走在西门村的每一个角落里。

聚在热闹的唱片店里,她们怀里抱着最近饭上的exo团的专辑,如抽到心仪的人物卡,互相尖叫,痴狂迷恋…

有学校的风云男神,在路牙边,支起小板凳,弹吉他,梦想有一天,试图引起大型经纪公司的星探,幻想能慧眼识珠,抛来橄榄枝。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09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