吮着她的花蒂尿: 女同学帮我囗交

划过遮挡冷气的帘子。

少年身穿一身白色衬衫,淡淡的薰衣草香,让擦肩而过,平日大胆的龙江女生们脸红不已。

阿姆懒得搭理周遭学生们震惊的目光,两手揽住两个拼命捂脸的漂亮少女,旁若无人,进门就是打开冰柜,拿了一罐罐装啤酒。

从排在地上的大袋大袋,半人高的零食袋里,匀起一小袋搭配的花生,取走一包海盐味的下酒菜。

戴着黑色的脖带,挂着梨子坠的少年,对着身穿清凉吊带的小背心,迷人还性感的老板娘,扯起嘴角,邪魅一笑,说:

“啊嘎西,麻烦结账。”

这里如往常的浪漫不凑巧,一群绵羊堆里跑进一只藏着獠牙的狼。

“你是学生?”风韵犹存的老板娘,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特别嚣张”的学生,于是忍不住将丰满的身材压在木柜上,朝着三人,其实是对那个毫不畏惧的少年笑问道:

“没见过你呢,喔莫,什么时候龙高出现你这种级别的男神了?我竟然不知道,姐姐失败的很,真是消息闭塞呢~”

“好女孩上学堂,坏男人走四方,没见过也正常。”

漂亮阿姨试探的张口,釜山少年老练的逗弄。

“噗嗤,好有趣啊你,就是说呢,浪漫的年纪何必那么无趣嘛~釜山小男神,能告诉姐姐我你的名字吗?”

天知道,性感迷人的老板娘,轻轻咬着嘴唇,撒娇起来的模样,到底有多撩人。

嫉妒到发狂的男学生们,偷偷咽了咽口水。

“内,初二12班班长,姜zero(治愈),她们,喔,她~我的童养媳安元瑛,她~是我指腹为婚的张宥真!”

“偶吧?!”

“姜时生偶吧nim?!”

简单,直接,粗暴。
吮着她的花蒂尿: 女同学帮我囗交
明知胡说八道,但惊世骇俗的言语,用魔性的釜山方言说出,哪怕是见多识广的老板娘小姨子,都有瞬间的愣神,更别直接惊呆了周围无数围观的学生。

少年的霸气,就像一碟油炸花生配上烈酒。

热烈,不腻,有味,还西吧的带劲!

“西。”掏了掏钱包,发现没钱了,阿姆“啧”了一声,也丝毫不觉得尴尬。

而是在老板娘忍俊不禁,以及男学生们目瞪口呆,极度佩服的目光中,伸手向低头当鸵鸟的俩少女讨钱。

“俩位漂亮的阿嘎西?你们懂的。”

“呀…丢死人了…”

“偶吧呀?!”

他嘴角微微上扬的可恶样子,明明很好看,可又恼人的很!!

无视眼神越发感兴趣,甚至想留自己联系方式的老板娘,懒得开口说话的阿姆,甚至没搭理她可以拿“手机号抵债”的暧昧暗示。

丢下少女们数不多的零钱钱,结完账,就被脸色通红,想“杀死他,致郁我”的俩少女急忙拉着飞奔离开了商店。

“噗嗤,太搞笑了,我的肚子!”

“啊~好丢脸!”离那家永远不会再去的商店老远,安宥真就双手捂住通红的脸,蹲在地上。

她的小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

“哈哈哈。”挨着姑娘的某人,无良地仰头大笑。

“还笑?!丢死人了偶吧!”张元瑛也没好到哪里去,差点儿又抽出自己的棒球棍。

没有pdnim,作家姐姐们的摧残,没有善良的刘大神打心底爱护,但又令人稍显窒息的管束。

恢复了些许性子的阿姆,挺开心。

陪着俩姑娘,慵懒的逛着,享受久违的惬意时光。

不仅是因为廉价,又好吃的美食,更因这里能让少女们,满足成年人世界边界的好奇探索欲。

比起写满知识的书架,姑娘们更喜欢去逛平价商店,买一串路边支起摊上卖的辣炒年糕,必须变态辣。

在摊子前,她们手里拿着两串鱼糕,挨了一顿揍的阿姆,想点起一根烟却发现打火机不见了,没发现是张元瑛伙同安宥真,连同他的烟盒一并一起藏起来了。

于是不言一语,偷偷离开。

姑娘们一回头,发现消失不见的少年这一事实。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