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撞了我八次高黄/ 伸进她的短裙里揉捏

看到对自己超好的泰妍欧尼,给人欺负的瞬间——哪怕只是一张没有生命的“纸片人”,张元瑛都难受的不行。

跟阿姆“护短”一脉相承的张元瑛同学,表情开始逐渐生气。

待看到她们偷偷拿起了一包人物卡,兴奋的交换了眼神,似乎真的想要做这种缺德事的时候。

她直接二话不说,不计后果地冲了上去,直接就是怒斥道:

“呀,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做?不会觉得太过分了吗?!”

带头那个女学生,自知理亏,待一时被戳穿的慌张过去后,不仅聪明还很敏锐的她,不经意间看到张元瑛手里的烟盒打火机,眼睛一亮,计上心头。

拿出手机,就想拍下照片。

“呀,张元瑛你敢抽烟?我要告诉老师nim,你死定了!!”

“我才没有!”

“多管闲事就是你犯贱!我刮她的卡片关你什么事,有病啊你?啊哈哈,还没有?!呀,你跟老师nim解释去吧!wuli大家都是证人!”

架子上的专辑被推翻,张元瑛拼命反抗,想要逃开,却被抱着双臂的高大男孩,一脸戏谑的挡住了路。

最后被一群不怀好意的女学生们堵在角落里,但一心只有偶吧的张元瑛,第一时间想起了今天跟自己来的最爱的人。

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危险,扭头望去,死死看着慌张无措的亲故,被捂住嘴的同时,她只能拼命打着眼色。

「宥真报警!还有,偶吧他…」

安宥真已经彻底慌了神,第一次读不懂亲故眼里的言语。

她的眼神时而懵懂,时而恐惧,有面对这种情况的惊恐,和被少年瞬间转换的气质所惊惧。

颤抖的小手,想要靠近他,又缩回来。

“姜…时生偶吧…nim,你?不要乱来,太可怕…wuli报警?”

“报警?搞笑呢,我没这习惯,更何况,等那群喜欢迟到的正义人士来了,我这个反派哪里还有戏份?”

他笑容轻狂而不屑。

自己从没怀疑过,人性的复杂和肮脏。
在车里撞了我八次高黄/ 伸进她的短裙里揉捏
也许她看到的姜时生,只是他其中的一面,就想人有两面性,只是藏的太深,或许不是她心中最完美的,但永远是鲜活的。

“可怕吧?我,内!其实胖圆说得对,我就是不正常,恶劣的人,安宥真,如果,你是因为稀里糊涂的新鲜感,亲近我,那你最好赶紧离我远远的,给大爷滚远点!”

他冷冷道。

能把“离我远点,小心会伤到你。”这句话用——

“给爷滚远点!”来总结的,只有阿姆了。

用力将手里的啤酒罐子捏的扭曲,他想了想,又往里面塞满了很多的软糖。

面对着不远处的众人,阿姆眯着眼睛,照着一个躲在后面,露出脑后门,抱着双臂看热闹的高大男学生,就是用力一甩。

伴随着碰撞的声音,还有一声哀嚎的痛呼声。

“啊!!”

被偷袭,脑袋挨了一记重击,愤怒而惊吼的男学生,捂着脑袋,脸色狰狞地四处张望。

“啊西吧!!疯了你?乖乖待在那!等我过去,你说,需要我在你身上开几个洞?!”

很快就看到了向自己走来的,戴着鸭舌帽,脖带挂着梨坠的冷漠少年。

“安宥真。”

“胖圆是你的亲故吗?”

任何与自己立场,选择不同的人和事物,阿姆都会选择与之敌对。

“内。”

“我是个烂人不假,但记住,亲故,亲人和爱人,是要一辈子心疼保护的人,因为只有这些帕布,才会没有理由爱我这种烂人,所以,我一向都不喜欢讲理。”

“时生偶吧!”

“没关系,你要是不确定的话,就跟我慢慢来。”

小小年纪的少女,一入耳,视线范围内能触及到的,是惊艳,是感受到了少年身上独有的,浓浓的反叛味道。

“不怕…不怕元瑛是我的亲故!!!”

感受到衣角被重新拉住,阿姆的脚步一顿,露出了一抹旁人难以理解的笑容。

见了血,仗着人多势众。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0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