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双腿疯狂进出| s怎么管教自己的m

二皇子在屋内走了几圈。以他对宋宛月的了解,宋宛月不会这么蠢,就算她投靠了老大,也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上门,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隐情。

“派人去老大门口等着,宋宛月出来就让她去宅子里见我,小心些,别让老大的人发现。”

大皇子、许衍和“宋隐”三人觥筹交错,宋宛月默默吃着菜。

这些菜里没有毒,她吃的很是欢快,大皇子府的厨子手艺就是好,比她做的好吃多了,且还有好多食材是用钱买不到的,她吃了这次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吃到这么珍贵的东西,不大吃一顿就是傻子。

眼角余光看到宋宛月吃的不亦乐乎,大皇子眼神闪了闪,笑道,“宋宛月不尝尝这酒吗?这可是千两一斤的好酒。”

宋宛月眼睛亮起来,伸手去端酒盏,被“宋隐”拦下,宋宛月举着一个手指头对着他撒娇,“我只喝一口。”

“宋隐”素来对她没有抵抗力,放开手,强调,“你说的,只喝一口,不许多喝。”

宋宛月重重的点头,低头喝了一口,酒香醇厚,甘冽清甜,这哪里是酒,分明是好喝的饮料,她讨好的靠近“宋隐”,大眼睛眨呀眨的,“一点酒味都没有,我还想再喝。”

“宋隐”还没开口,一旁被她发馋的模样逗笑的许衍先开了口,“确实没什么酒劲,你想喝就喝一些。”

舅舅都这样说了,“宋隐”只能答应。

大皇子松了一口气,如果宋宛月一直不喝,他还真不知道等一会儿许衍和宋隐两人喝醉了,他怎么下手。

假意劝说,“宋姑娘少喝一些,这酒后劲很大的。”

宋宛月应下,却似乎是喝上了瘾,几人喝的时候她喝,几人说话的时候她也偷偷抿一口,不过两刻钟,脸上就染上了红晕。

“不能再喝了。“

“宋隐”把她的酒盏拿走,宋宛月摇摇晃晃的举起一个手指头,“再、再喝最后一杯。”

话都说不利索了还要喝,“宋隐”哭笑不得,夹了一些菜放入她面前的碟子里,“你回去还要给大哥配解药,喝醉了就配不了了。”

提起宋思,宋宛月神情黯淡了些,没了喝酒的心情了,恹恹的拿起筷子重新吃起菜。

这酒后劲极大,宋宛月喝了好几杯,坚持不了多久,大皇子也不再劝,和许衍、“宋隐”两人再次喝起来。

许衍很快有了醉意,摆着手,“殿、殿下恕、恕罪,我、我们不能再、再喝了。”

“宋隐”比他好不了哪里去,只不过是在强撑着。

扒开双腿疯狂进出| s怎么管教自己的m

大皇子不再劝,吩咐人把饭端上来,还没等拿起筷子吃,许衍三人先后趴在桌子上。

“许衍?”

大皇子试探的喊。

许衍没反应。

大皇子又喊了宋宛月和“宋隐”,两人皆是没反应。

大皇子从袖中拿出一个特制的鱼皮囊放在桌子上,鱼皮囊鼓鼓的,显然是刚才的酒大皇子并没有喝进肚子里,而是借着宽袖的遮挡全都倒进了鱼皮囊里。

“来人!”

管家领着两个侍从进来,走到“宋隐”身边,把他头抬起来仰放在椅背上,几只手在他脸皮上仔细的摩挲。

大皇子的心随着他们的动作狂跳,隐忍筹谋了这么多年,他终于不需要再忍了,马上……马上他就会是太子了!

两名侍从将“宋隐”的脸仔仔细细摸了一遍,连颈部都没放过,却没找到丝毫破绽,两人对看了一眼,不死心,又更加仔细的摸了一遍,确实是真的脸皮,不是戴了人皮面具,两人面面相觑。

大皇子也察觉了他们的一样,心里的激动变成紧张,“怎么了?”

其中一名侍从躬身,“殿下,他没戴人皮面具。”

没戴人皮面具?

这怎么可能?

大皇子腾的站起来快走走到“宋隐”面前,手在他脸上和颈部一顿摸,没有什么细痕,只有光滑一片。

他踉跄着后退了一步,喃喃,“怎么会没有,怎么会没有?”

管家也傻了眼,不相信的也上手摸了一遍,确实没什么破绽,他脑中有些嗡嗡作响,吴进拼着最后一口气跑来报信,不会有假,可、可为什么“宋隐”是真的?

“殿、殿下……”

大皇子跌坐在椅子上,愣愣地看着醉的不省人事的“宋隐”……不该是这样的,宋隐就是楚云霄,他就是!可他为什么不是?为什么?

他此刻的样子有些吓人,管家和两名侍从都不敢吱声了。

饭厅里静的可怕!

啪!

大皇子抄起一个盘子狠狠的砸在地上,随后又是另外一个,再一个……

门外的下人听到动静,面面相觑后跑去禀报了大皇子妃。

大皇子妃快步而来,看到饭桌被掀翻在地,一地狼藉,大皇子站在这些狼藉之间,神色狰狞。

成亲数年,她还从来没有看过大皇子这副模样,抓紧了手里的帕子,“殿下,出什么事了?”

“不是,他竟然不是!”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1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