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老扒第三部& 摸醉酒教官的裤裆

他的棋艺一开始是跟着顾义学的,现在大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趋势,把宋隐逼的节节败退。

宋宛月看不过去,拿过宋隐手中的棋子落在棋盘上,惹的宋思不满。

宋宛月理直气壮,“谁让大哥欺负他。”

宋思,……

宋隐的嘴角扬起。

宋思看的碍眼,把手中的棋子扔回棋盘里。女大不中留说的就是月儿,这还没成亲呢,就已经向着宋隐了。

宋宛月完全没在意,笑嘻嘻地拿起一枚棋子把玩,“都过去一天了,二皇子那边还没有动静,显然是被吓到了,看来给他的消息一时半会传不出来了。”

当着宋思的面,宋隐忍下摸她头的冲动,“这事由不得他,他不出手,我们逼他出手。”

两日后。

京城流言四起。

“你听说了吗?三皇子不是死于意外,而是被人所杀,你们说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还能有谁,左不过是那两位皇子,除去了三皇子,他们当上太子的几率就大了一些。不过我听说大皇子正在调查,应该不是他杀的三皇子。”

“我也听说了,大皇子为长,按理太子之位就应该是他的,他确实没有必要去杀三皇子。”

二皇子将茶盏狠狠的摔在地上。

管家不着痕迹的退后了一步,避开喷溅过来的茶水,“殿下,现在外面的人都在议论,很快就会传进宫里,到时候皇上若是派人调查……”

作为府里的管家、二皇子的心腹,他知道三皇子是殿下派人杀的,若皇上真的派人调查,说不定会查出些什么。

“好,很好。”

二皇子咬牙切齿,他不想把老大逼上绝路,老大却想逼死他。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他不心慈手软了。

“去找几个可靠的人来。”

管家退出去,很快带了三个小太监回来。几人入府有三年了,十分机灵,也忠心耿耿。
翁熄系列乱老扒第三部& 摸醉酒教官的裤裆
“你们几个……”

一盏茶后,三名小太监换了寻常人家的衣服,从后门出去。

一个时辰后,又有新的流言传出,很快传遍了全城。

“殿下……”

大皇子府的管家白着脸匆匆跑进来,礼都忘了行,“出大事了!”

大皇子也听到了流言,正纳闷是怎么回事,看到管家慌张的样子,心莫名的往下沉,“出了何事?”

“外、外面都、都在传当、当年勤王谋逆的真相,说、说、说是因为皇上玷污了勤王妃。”

大皇子惊得站起来,“你再说一遍。”

管家额头的冷汗大颗大颗的滴落。

大皇子眼前发黑,踉跄着跌坐回椅子上。

不,不可能是真的,父皇怎么能做那样的事?天下美人那么多,父皇想要什么样的没有,怎么会对一个生了孩子的妇人起那样的心思,一定不是真的!

可若不是真的,勤王为什么会突然进宫刺杀父皇?他们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当初若不是勤王凭一己之力镇压了宫变,父皇也坐不上那个位置。

管家没有了以前的淡然,颤着声音,“他们还说,说是吴进拼着最后一口气逃出来告诉你的,想用这个条件让您保下吴家。”

轰!

大皇子脑中有什么炸开,炸的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嘴唇张张合合,好一会儿才挤出声音,“你、你再说一遍。”

“殿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京城已经传遍了,宫中很快就会得到消息,若是皇上认定是大皇子传出去的,大皇子就完了。

“扶、扶我起来,我、我要进宫。”

大皇子进了宫,一路跌跌撞撞的去了养心殿。

养心殿内,一片死气。

宫女太监跪了一地,各个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

“父皇,儿臣冤枉啊!

大皇子直挺挺的跪下。

皇上抄起书桌上的砚台砸过来,正好砸在大皇子的头上,鲜血混着墨汁顺着大皇子的脸颊流下来,滴落在地上。

大皇子头重重的磕在地上,“父皇,儿臣真的冤枉啊!儿臣什么都不知道,是有人想陷害儿臣。”

“陷害你?”

原创文章,作者:89路博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541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